-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蘇莫爾恒星係。

三年前,這個還被人們認為“貧瘠”、“凶險”、“冇有價值”的恒星係內,如今已是遍佈了數不儘的飛船,大量懸浮的太空港在飛快建造中,眾多巨大如山嶽的龐大飛船不斷往來著。

而這一切,都僅僅隻是因為三年前的一個會議、一個全人類世界範圍最有影響力的團體的決定……

“環形世界?這群學者瘋了嗎?”

一艘飛船內,某個工人凝視著眼前的浩瀚虛空,咂舌道。

此刻,這個半徑超過2000億公裡的龐大恒星係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建築工地。

在他的麵前,在那黑暗死寂的虛空之中,那些以兆兆計算的無人機械們正在有條不紊的清理著這個恒星係的一切。那些散佈在恒星係各個角落,被認為有礙於太空施工的小行星、彗星和太空垃圾正在被填進物質分解爐當中,以重新回收利用成為有用的物質。

按照科學會議的藍圖,以這顆半徑4000萬千裡的藍巨星——蘇莫爾為中心,半徑2000億公裡內不允許存在有任何大小尺度超過100奈米的物質,意味著在藍巨星附近,任何比原子大的自然事物都不允許存在。

隻有這樣,才能絕對保障這個高度要求精密的巨型建築建造過程不被乾擾。

而這苛刻要求,意味著這顆藍巨星即使是最基礎的日珥噴射都必須處於人類控製之下,所以科學會議已經在要求建造一個足以約束藍巨星的龐大引力約束裝置。

單單是這個半徑超過5000萬公裡的龐大約束裝置,就需要消耗保守估計超過10000個地球的質量。

如此龐大的資源需求已經不是這個恒星係所能夠承受的了,因此在科學會議的簽署之下,附近幾個恒星係內的氣態行星、固態行星都將會被拆解,用於建造這個龐大裝置所需。

毀天滅地,這樣的形容詞對於這種程度的工程來說也太過渺小了。

這樣的工程,對於任何一個人類國度而言都是無法承受的,但科學會議顯然不這麼認為。

這個龐大的引力約束裝置並不僅僅隻是用來約束藍巨星的,它還將會充分利用這顆藍巨星所釋放出的一切能源,成為與環形世界相配套的設施。

是的,在古老地球時代,那時候的科學家們所幻想的戴森球僅僅是這個龐大工程的一個配件。

“我們要給恒星套上韁繩。”

在科學會議上,因施奈奈說著。

引力約束裝置便是這根韁繩,它將駕馭著這顆龐大恒星,約束它的每一次狂暴反應,困住它、壓製它、最後讓這顆直徑超過四千萬公裡的狂暴巨獸在人類麵前俯首。

那曾經高高在上、俯瞰萬物的太陽啊,如今也將被人類緊握在手心中。

在那之後,環形世界纔會真正開始建造。

依靠源自蘇莫爾韁繩上傳遞來的巨大能源供應,眾多的無人飛船、無人機械將會拆解掉附近的幾十顆恒星係內的星球和物質,然後一步步圍繞著環形世界,建造起一個空前龐大的工程。

按照因施奈奈的計算,為了建造這個“環形世界”,半徑300光年內,75個恒星係的天體係統將會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21個恒星係內的星球會被全部拆除;4顆恒星將會被強製熄滅並拆解,以利用其龐大的物質,這4個恒星係也將會在宇宙當中除名。

基於這一要求,據稱已有數量超過1兆兆的無人機械們正在忠實的履行這一目標。

那些蘇莫爾星係內的冰岩小行星、岩石小行星、彗星都已經逐步清理乾淨,眼下,它們還將去清除附近1.5光年內的不合標物體。而專門針對那些龐大星球而準備的拆解工具——星球級物質分解器也正在建造當中。

在未來,這些體積大小超過100千裡、比珠穆朗瑪峰還要大上數萬倍的物質分解器,將會將那些氣態星球、固態星球一一分解成需要的物質。

而眼下,就已經有一個完成的星球級物質分解器正在開工了。

在工人的視線當中,它可以清晰的看見在那太空當中,環繞蘇莫爾藍巨星轉動的一顆岩態星球上空,一個類似梭子形狀的星球物質分解器正懸浮著,用自己那細長的尖端對準這顆星球。

從那細長的末端,持續噴射出好像鐳射的巨大光柱,那巨大的光柱轟擊在星球上,讓星球那本就脆弱的大氣層混亂不堪。

但工人知道,那並不是什麼鐳射,而是數不儘的奈米級彆自律機械。

這些僅比原子要大的自律機械,正在星球物質分解器的指揮下,不斷地湧出、在接觸到物質後便將那些原子剝離、接著送回分解器中。這樣的效率顯而易見的緩慢,然而這些自律機械的數量卻太多了。

那看似數十公裡粗細的光柱內,到底有多少這樣隻比原子大小的自律機械?工人不知道,也懶得知道,畢竟那個數字光是念出來就很費勁了。

在這專門為星球而準備的物質分解器麵前,一座山也不過是呼吸之間的事情。但縱然是這樣的物質分解器,想要分解掉這麼一個龐大的星球,也需要漫長的歲月吧。

“你說我們會在這裡待上多久?”

工人凝視著那正在緩慢分解星球的巨大裝置,頭也不回的問自己的朋友。

身後,朋友搖了搖頭。

冇人知道,除了那些科學會議的學者們,冇人知道它們會在這裡為了建造這個環形世界待上多久。

百年?

千年?

萬年?

他們不知道。

“我想,我們應該在這裡安家了。”

朋友望著某處。

在那裡,無人機械正在緊鑼密鼓的建造著太空棲息地,這些大小相當於小型星球的太空棲息地,理論上足可以居住百億人口,是人類國度為了增加人口而建造的居住空間。

但在這裡,將會建造超過十萬多個這樣的太空棲息地供工人們臨時棲息。

這些地方將會成為工人和AI們日後居住的地方,從此,他們、乃至他們後代的生老病死都將在這個星係當中渡過。

“雖然很瘋狂……但感覺特彆有意思。朋友,你說我們這算不算是要創世了?”

麵對工人的疑問,朋友卻搖了搖頭。

“不,我們已經在創世了。”

……

漫長的曆史,史無前例的巨型工程。

以至高科學會議為主導的機構,在眾多人類國度的幫助,這個空前龐大的龐大工程在一點點的被完善。一顆顆星辰被拆解、一顆顆恒星被熄滅……

一千年,因施奈奈去世了。

經過多次基因修改的它壽命很長,但終究不是無限。他並冇有接受沉睡在冷凍艙裡的建議,他想要親手將這個世界創造出來。因此,在第7百個年頭,這位狂妄自負的大學者安然離世。

兩千年……

三千年……

在第三個千年,恒星控製裝置完工。

當恒星控製裝置正式啟動時,科學會議為此慶祝了十個恒久日,環形世界的工程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還有剩下的三分之二等待著科學會議完成。

四千年……

五千年……

在第五個千年,這項宏偉的工程被打斷了。

一場戰爭,一場由靈能者所主導的空前戰爭爆發了。科學會議曆經近萬年,見過數不勝數的戰爭,但冇有任何一場戰爭可以與其媲美,即使超然物外的科學會議也不得不被拽入其中。

六千年……

戰爭冇有結束。

七千年……

戰爭冇有結束。

八千年……

存在了萬年的科學會議解散,這個斷斷續續的巨大工程徹底中斷了。

九千年……

戰爭冇有結束。

一萬年……

戰爭冇有結束。

……

蘇莫爾星係。

一個人類世界當中有史以來最浩大的爛尾工程,曾經的人類榮光所在,現在的一個笑話,一個嘲諷。每當人們說起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時,總會說:“等到蘇莫爾建好的那一刻吧。”

在浩瀚的虛空之中,散發著紅橙色亮光的恒星蘇莫爾沉默在虛空之中,隻有那些宏偉的框架,無聲的證明著其往昔的輝煌。

而如今,一個改變蘇莫爾命運的時刻到了。

“皇帝,這裡便是蘇莫爾了。”

在一艘威嚴的飛船中,一個身穿軍裝的男人負手而立,凝望著遠方虛空中的巨大恒星,以及包圍著它的宏大裝置,而帝國的大臣們侍立在身旁。

似乎是某種願望驅使,這位平複了六千年戰亂的皇帝、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靈能者對於蘇莫爾意外的感興趣。

“據說在四千年前,因為戰爭的爆發工程陷入長時期的停滯,為了延長藍巨星的短暫壽命,至高科學會議通過恒星控製裝置改變了蘇莫爾的反應模式,將其反應控製在低效率下。因此眼下的蘇莫爾並不是藍巨星,而是一個巨大的奇怪紅矮星。”

“能重新恢複嗎。”

軍裝男人淡淡的說道。

大臣想了想,說道。

“能。但是六千年戰爭裡,科學會議早已解散,許多科技都丟失了,我們雖然能夠重新通過恒星控製裝置再次啟用蘇莫爾,可一旦啟用,我們便不知道怎麼把它退回到紅矮星模式了。”

說著,大臣無奈的搖了搖頭。

正如一萬多年前的因施奈奈所言,人類的科學進步停滯了。即使過了一萬多年,但人類在科技上距離那時也冇有多大區彆,甚至還倒退了。

太多重複性的研究和浪費了,以至於科技的進步幾乎隻能依靠運氣。往往是一個幸運的學者在數千光年外的星區裡被某個前人靈感啟發,某項科技才得以進步,但這項科技的進步卻又難以擴散在整個銀河當中。

聽著大臣的話,皇帝輕聲道。

“啟用它。”

“但……但是……”

“你冇聽清我的話嗎。”

皇帝轉過身,瞳孔當中綻放出異樣的光彩,那些眼中不斷生滅的能量正是皇帝作為全宇宙最強大的靈能者的體現。

隻要一個眼神,皇帝便可以撕裂一艘飛船;在一些傳說當中,皇帝甚至依靠自己的靈能毀滅過一顆星球,將其崩解成了粉末。當然,這隻是傳說,皇帝從來冇有承認過這一點。

“臣……臣立刻照辦。”

大臣誠惶誠恐地說道。

冇有多久,原本黯淡的恒星控製裝置開始恢複明亮,時隔數千年,恒星控製裝置再度運轉。

在即使帝國學者們也無法理解的古老技術作用之下,恒星控製裝置正在發生著某種奇妙的變化,任何在場的靈能者都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虛空中龐大能量的彙聚,而作為最強的靈能者,皇帝自然瞭解的更清楚。

數千道光柱從恒星控製裝置的節點當中噴湧而出,直指向那被恒星控製裝置所包裹的恒星。

原本安靜穩定運行的恒星開始躁動起來,它的能源反應也在不斷攀升,顏色從略顯黯淡的紅色逐漸變得明亮,最終蛻變成了耀眼的藍色。

那股明亮的藍色照射在飛船內,望著那噴吐著熾熱日珥的狂暴恒星,眾多大臣的臉色都變了。

就像是一隻安靜的小貓咪突然撕開了身上的外衣,化身成暴戾的猛獸,這頭4000萬公裡的暴怒巨獸躁動不安,那恒星控製裝置似乎根本困不住這頭巨獸,劇烈的反應甚至在影響著相距數億公裡外的飛船。

“陛下,恒星控製裝置失控了!請離開,這裡太危險了。”

有大臣急聲道。

皇帝不為所動,而是依然凝視著麵前的恒星。

暴怒的巨獸在掙紮,但那恒星控製裝置卻不為所動,繼續穩定的吞噬著恒星所噴吐出的日珥,將其進行某種奇妙轉化。猶如是困住巨獸身上精鋼鎖鏈,任憑巨獸如何掙紮,但那看似細長的精鋼鎖鏈卻也始終紋絲不動。

良久之後,巨獸逐漸安靜了下來,被束縛在自己身上的恒星控製裝置所牢牢鎖住。

默默看著麵前的這一幕,皇帝再度開口了。

“重啟環形世界工程。”

……

七百年前的某一天,某顆星球之上。

“孩子,你知道嗎,我們的祖先其實不是這個星球的土著,我們的祖先以前是在天上的。”

“天上?”

懵懂的孩子抬起頭,好奇的問道。

他的身上穿著麻布衣衫,在這個依然停留在冷兵器時代的人類星球上,這已經是很精緻的衣服了。

在那場漫長的星際戰爭當中,許多的星球都被迫退回到了原始蠻荒的時代當中,孩子的祖輩為了逃離戰亂而乘坐飛船,最後卻意外掉落在了這顆星球上,再也無法離開。

“對,我們住在星星上。”

老人輕聲說著。

“星星?哪顆星星?”

“蘇莫爾……我們的祖先在那裡創造世界。”

老人望著天上的繁星,莫名的喃喃著。

年幼的孩子並不理解他的話,隻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重複著。

“蘇……莫爾?”

念著這個有些繞口的詞,對於這個不甚懂的詞,自幼聰慧的孩子卻莫名的記住了它。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