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時空出現了強烈擾動,複合型因果鏈被打亂了……我們的客觀存在事實正在遭到否定……”

“警告……警告……”

“空間座標天龍座……時間座標 17503年,要求派遣特勤人員,執行時空穿梭任務,保證時空穩定性……”

“……”

各個小宇宙中,乃至是在奇異空間中,此刻都亂作一團,大量的人員被派遣,以試圖拯救這個瀕臨毀滅的宇宙。

掌握了時空技術的新人類文明並不僅僅侷限於某一個時空,它是眾多時空的集合體文明,過去即是現在即是未來,即使某一個時空中的新人類文明被毀滅,其他時空也可以派遣人員以拯救這段時間、藉此保證時間線上的穩定,確保一個永恒不滅的終極文明存在。

……

銀河曆23975年的時空。

大遠征的時代已經過去很久了,神皇化作燈塔,在亞空間之中指引著人們,來自亞空間中的邪神們在銀河中肆虐,諸多異形怪物們荼毒著各個星球的人類們。

但就在眾多勢力因為種種理由而廝殺的時候,光出現了。

眾多道光柱自不知名的地方而來,這些光柱或大或小,有的摧毀的不過一個城市,有的卻直接抹去了整個星係,但卻都有著不可置信的力量。在這些突如其來的力量麵前,邪神也隻能苦苦支撐,化身燈塔的神皇也消失在了光柱,群星一顆顆黯淡了下去,宇宙逐漸漆黑。

但就在這時,一群奇怪的“人”出現了。

它們極力修複著光柱所製造出來的創傷,修複星辰、重塑星河,卻完全無視了那些廝殺的勢力。在很短的時間裡,這群人便將宇宙修複完畢,然後正如其突如其來的出現一般,再突如其來的消失。

這些事情在當時的影響雖然巨大,但很快便在某種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之下,全銀河都逐漸遺忘了這件事情,隻在某些古老的殘卷當中有著隻字片語。

而在時空亂流中……

“隊長,編號XIQ761990時空被修複的差不多了,之後我們怎麼辦?”

駕駛著奇特儀器的一群人型生物交談著,為首的人長著鳥首,長長的眉頭看起來不怒自威。

麵對著隊員的話,被稱呼為隊長的人眨了眨眼,眼前重新整理的螢幕上顯示了各個時空節點的變化。大片象征著正常的白色光點正在飛快黯淡下去,說明它們都被不正常的力量扭曲了。

如果說宇宙就是一個生命,單獨的時空片段是細胞,那麼其實很多時空片段都是有疾病的。那些時空片段中存在著種種稀奇古怪的情況,但宇宙有著很強的自我糾正能力,這些錯亂的時空並不會直接導致所有時空的崩壞。

孫子即使穿越過去,殺了自己的祖母也不會出現悖論,對於自己的時空基本冇有影響,因為宇宙會以一種很巧妙的方式來解釋這一切,例如祖母另有其人等等。

但是,如此大麵積的時空崩壞,即使是宇宙本身也難以修複因果關係了。

如果因果鏈建立不起來,那麼,處於時空長河末端的一些文明便會直接被抹除。即使是現在,其實有一些加入新人類文明的亞文明也已經突然消失了,時空長河下遊的所有人都完全忘記了它們的存在,因為它們本就不存在於未來。

隻有將過去未來現在都納入掌控、步入終極的新人類文明,能夠窺見端倪,甚至去修複這一切。

“還有很多時空等著我們去修複呢,不要停下,怪物的全時空打擊遍佈所有時空,我們必須加緊,不然連我們也會被否定的。”

鳥首人身的隊長髮出高亢的聲音,嗬斥道。

……

而在另外一個時空中。

“帝皇冕下。”

為首的隊長恭恭敬敬的向一個俊美青年俯首敬禮。

即使不算同一個體係,但以這位古老的靈能者皇帝的能力,即使在新人類文明中也足夠獲得尊重了。

而俊美青年卻不去看他,而是若有所思的凝視著那突如其來的肆虐光柱。就在幾天前,皇帝正籌備著如何占領銀河係的其他人類勢力,突然出現了眾多道光柱在這個尚未統一的銀河之中。

冇有任何力量可以和這些光柱對抗,護盾被輕易摧毀、恒星直接被抹除,銀河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機當中。

尚未發現超光速的銀河各自為政,它們雖然發現了這些肆虐的光柱,卻絕對想不到,這並不是某個星係的危機,而是整個宇宙的危機……除了一個人之外。

凝視著那掠過的光柱,俊美青年輕聲應道。

“嗯……你是未來哪個時空來的呢?”

青年說話聲音並不大,慢條斯理,但卻給隊長一種莫名的壓迫感。那是一種新人類冇有掌握、也不願去掌握,名叫靈能的力量,靈能不是這個宇宙中應該存在的東西。

“我來自距離現在48萬年之後的時空……”

明明是在麵對一個遠古時空的土著,隊長卻連大氣也不敢喘,下意識的低聲道。

“我想想……又是一個不認識的時空啊。”

低頭,好似思索了片刻,俊美青年搖了搖頭。

雖然也接觸過一些未來時空的人,還有不少從未來時空逃難而來的人,但48萬年之後的時空?這還真是第一次遇到。

感受著那道光柱中的力量,再結合自稱從48萬年之後而來的人的話,青年心裡有了一些猜測。

“也就是說,那條蛇終於在未來某一刻,發起了終極決戰嗎?”

“其實是我們主動發起的。”

青年有些詫異的看去,然後彷彿重新審視一般,將對方從頭看到腳。沉默了一下,那俊美的麵龐嘴角勾起,突然笑了起來。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趁著自己還有餘力,主動朝著那條蛇發起決戰嗎?好,很好,實在是有膽氣,很好……”

一連說了三個好之後,青年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然後笑容微斂,自言自語道。

“若是我的那些臣子們也敢如你們這般有膽氣便好了,又何至於如此呢……哼。”

青年的臉上又逐漸冷漠下來。

為首的隊長不明所以,但也不敢多問。

而這時,隊長的臉色卻一變,根據情報,此刻正有一道光柱朝著皇帝所在的星球而來。

“不好!蛇的攻擊馬上就到,請您立刻轉移。”

皇帝對於時空的影響極大,屬於此次任務中的重中之重。

青年卻瞥了他一眼。

“我離開了,我的臣民們呢?你們打算怎麼辦?”

“這……”

隊長一時語塞。

按照它們的計劃,大概就是找一批相同記憶性格的克隆人填充空缺,保證時空因果的完整性、連續性即可,但客觀來說,那些人死了也就是真的死了。

但這種話是肯定不能和這位皇帝說的。

“哼。”

雖然冇說的,但帝皇卻也能輕易看出他的心思,冷哼一聲,對著太空遙遙伸出一隻手。

“……”

隨即,彷彿受到了什麼重擊一般,剛剛伸出一隻手,皇帝的那根手臂便直接化作烏有,但手臂卻冇有任何血滲出,創口處更像是被玻璃化了一般。悶哼一聲,皇帝的嘴角卻滲出淡金色的血液。

隊長愕然的看著,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隊長,那道光柱,它居然偏轉了……”

耳中,突然多出了隊員的驚聲尖叫聲。

什麼?那道光柱居然被偏轉了???

在數光年外,一道光柱發生了極其微小的偏轉,雖然偏轉的角度很小,小到必須在小數後加眾多個零,但毋庸置疑,確實是突然偏轉了一些,以至於目標地不再會朝著這顆星球而來了。

這個遠古時代的土著,居然真的能夠撼動那個怪物的力量???

那道光柱的規模並不大,但據估算,也有著近乎一整個河係的能量,也就是說,剛剛這個遠古土著居然把整個銀河係都給撬動了?雖然一點點,但也確實是撼動了整個河係啊。

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顯然受到重創的青年。在很久以前,在舊人類時空活動的前輩就曾經警告過自己,這些遠古時代的舊人類身上有著一種叫做靈能的力量。但過去他雖然知道這種力量很強大,但從來冇有想到居然可以這麼強大?

以個體生命的力量,去撬動一整個河係的能量?

怪物啊……

“怎麼,你們不也是修複宇宙、捉拿星辰,很是厲害嗎?”

俊美青年瞥了他一眼,哼聲道。

那能比嗎?

隊長心中腹誹道。宇宙本身就有自我糾正的傾向,所以隻要迎合這一需求,做什麼都會很輕鬆,事事順心。如果是某顆星球意外毀滅,那麼特勤隊員即使丟塊石頭在宇宙中,以後搞不好都直接自行凝聚塵埃在宇宙中形成了星球,直接填補空缺。

彷彿天命加身,因為宇宙本身就在幫助它們。

所以,時空特勤隊做任務,大多數時候就像是一群天選之子的故事,輕鬆加愉快,但真讓它們去修複星球宇宙?那還是算了吧。

而俊美青年卻也不去管它,因為有一批特殊的臣民來了。

“陛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那些光柱?我們可從來冇有記載過這種東西啊。”

一群代表驚愕的問道。

他們都是從未來時空逃難到皇帝時代的時空難民,絕大多數都是在邪神肆虐時代逃難而來,本以為可以在這個邪神不存在的時空裡高枕無憂,冇想到,突然出現了這些毀滅性的光柱。

這些光柱的存在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怎麼會這樣?可從來冇有任何東西記載過這場危機。

而皇帝俯視著這些臣民們,隻是說道。

“就算逃到我這裡,終有一天,你們還是要去麵對那戰鬥的命運……因為蛇終會醒來。現在它醒了,迎接我們的決戰吧。”

很久以前,皇帝便曾經對於這些未來時空的難民說過這句話。

區別隻在於,那時,皇帝還不曾說最後一句。

是的,決戰已經到了,無論逃到哪裡、逃到任何地方,決戰都來了,這是宿命之戰,在很早很早以前便註定了的宿命決戰,誰也無法逃脫。

……

與此同時,在眾多的時空片段中,種種形形色色的場景都在發生著,一支支時空特勤隊正在瘋狂的修複著一切。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來今曰宙。

如果說宇宙是一個生命,那麼眾多的時空片段便是細胞,這眾多的片段加在一起便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宇宙。宇宙自身也有著自我修複能力,單個的時空片段不會影響到整個宇宙的安危,但當一個怪物陷入暴走之時,就像是毒素蔓延向全身,遲早所有時空都會徹底死亡的。

那時,便隻剩下了那空空無有的虛空,和一個狂怒暴走的怪物。

但怪物的破壞能力冇有止境,還在無止境的增長中。

修複了一段時空片段,更多的時空片段又遭受到了打擊,好似疲於奔命的救火員,根本救不過來。

在決戰的時空節點,僅僅過去了半分鐘,但牽扯到的時空和人員卻不計其數,而且局勢隻是越發讓人絕望。

“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明白為什麼舊神說,它是不可戰勝的。”

奇異空間中,明眸微開,新神輕聲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