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在這黑暗之地並冇有時間,一切都處於混沌之中。

創世的神靈等待了多久,以人類的視角並不能說好,也許一瞬?也許億萬年?不知道。

但創世者所要等待的怪物卻還未到來,反而是來了另一個不速之客。

滿是長長的鬍鬚,眼神中帶著幾分憂思,充滿智慧的智者突然出現在了這個黑暗之地,並朝著創世者走來。

而如果大蛇還在的話,也許它便會想起這個人是誰。

智慧巨人密彌爾。

隻是和大蛇所看見的那位密彌爾不同,那時的密彌爾髮鬚皆白,充滿暮氣,對於一切都漠不關心。而此時的密彌爾,發須雖長,卻還未完全變白,眼神充滿睿智,但神采奕奕,尚未放棄希望。

“外來者,你來了。”

創世者,虛幻之靈望著這位從外域而來的智慧巨人,開口道。

虛幻之靈知道自己的到來,對於這點,密彌爾並不驚訝。對能夠窺見種種的人神而言,未來並非是什麼秘密。

於是,密彌爾恭敬的匍匐在這位創世之神的麵前,然後舉起手,抬起頭,向其做出祈憐狀。

“創世之神啊,我等的世界已經麵臨莫大危機,請垂憐我們吧。”

密彌爾的言辭懇切,包含熱情。

但對於密彌爾的祈求,創世者卻隻是搖頭。

“外來者,你的來意我已知曉,但我亦不能幫助你。”

“無需您親自幫助,隻需您告訴我那位全知全能者的蹤跡即可。”

聽到創世者的拒絕,密彌爾反而是急切道。

密彌爾每日飲用智慧泉之水,他知曉過去未來現在之事;也知道那些不屬於自己世界的事情;知曉那些已經發生、尚未發生和不會發生之事。

每天,他的智慧都在更加精進,知曉的更多。但縱然如此,遍曆無限時空,它也冇有想到什麼可以逃避那災難的辦法。

除了一個。

通過那智慧泉之水,他知道在這個世界有著一位創世之神,而這位創世之神所創造的世界之中,有著一位威能無限的全知全能者。

整個時空,恐怕隻有這位全知全能者可以幫助了它吧。

於是,帶著這種希望,他來到了這個世界。

然而,麵對密彌爾的祈求,創世者依然隻是搖了搖頭。

“外來者,它已不在了。”

“不在?”

“是的,它已不在了,並且永永遠遠不在了。”

“那它何時可能會出現?”

密彌爾不甘心的追問道。

而創世者的回答卻徹底打碎了他的幻想。

“任何一寸、一刻的時空,都不會在,它已永遠離開了這個故事。”

密彌爾還想再追問些什麼,例如創世者口中的故事是什麼意思,但創世者卻不再開口。

最終,密彌爾的表情陰晴不定,它想了又想,似乎在猶豫著什麼,最終下定了決心。

“感謝您的指引。”

智慧巨人最終還是離開了,隻是在離開前,他感謝了創世者的指引,隨後消失在了這個世界裡。

模糊不定,猶如一團光的虛幻之靈注視著遠去的密彌爾。在這個冇有時間的概念中,一刹與永恒等義。

於是,祂看見,密彌爾與尤彌爾決定反覆重置輪迴世界,以避免終有一天落入那個怪物的口中。

但一次次的重置輪迴,最終還是讓世界中誕生了一個全新的怪物。

貪婪的蛇終於將世界吞下,但仍有部分殘餘順著時間流逝落入那時間長河儘頭的怪物口中。

那時間長河儘頭的怪物尚未醒來,也許永遠不會醒來。

但那個比難以描述、比天空還要龐大、比宇宙還要龐大、比所有的時空加起來都要龐大的東西就在那裡,並且永遠在那裡。

之後,吞下了世界的蛇遊入了虛空,但是卻渾然不覺自己一直在逆時間向上。

在過去,它將會遇到那時尚未創世的創世者,遭遇那時的故事。

這便是故事的根源。

……

但創世者冇有再注視過去,而是望向了未來。

因為就在大蛇逆著時間朝著過去時,在未來,同樣有一個怪物正在逆著時間朝著過去而來。

雖然尚未到來,創世者卻彷彿能夠感受到它的氣息。

痛苦,猙獰,瘋狂,饑餓……

狂亂的氣息自未來世界而來,席捲了一切虛空。

冇人能夠看見它的全貌,隻能看見它在現世中投下的一個淺淺幻影,但即使隻是這個淺淺的幻影,也已充斥了一切時空。

“……”

那個幻影張開大口,似乎正在吞噬,卻又像是在說些什麼。

無形的大口張開,在那大到可以吞下一切時空的大口中,創世者看見了無數閃耀著的宇宙。

數不儘的時空在怪物的腹中沉浮,或強大或弱小,凡物、英雄、神靈乃至造物主們,皆在各自的時空之中興衰生死。

而在創世者眼中,它甚至能夠看到在那無數時空的儘頭,亦存在著一位創世者、亦存在著無形幻影所張開的大口、以及幻影腹中的創世者與幻影……

無窮無儘,無窮無儘,宛如無限遞歸的鏡像。

但那並非鏡像,而是真實。

上下左右前後、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的世界都已在這怪物的腹中。

它的頭尚在時間的開端,而尾巴卻已經延伸至時間的儘頭。

數不儘的時空在它的腹中沉浮,無數的宇宙閃耀著光輝,構成了它的軀體。

貪婪、暴戾的怪物,終於在時間的儘頭吞下了一切,將所有的一切都吞入了自己的腹中,卻依然無法滿足。

貪慾之龍,自噬之蛇,終於迎來了自己的絕望,因為饑餓而瘋狂的怪物,唯有吞噬自己來滿足自己的**。

而那幻影口中的一切,也正是被吞下後的一切時空。

“……”

在哪裡。

創世者聽到了幻影的咆哮,它在尋找,尋找那個全知全能者。

眼下,也僅有它還有可能解決怪物的饑餓。

但創世者卻隻給出瞭如之前一般的回答。

“它已經不在了。”

“它在哪裡……”

“它永永遠遠的不在了。”

“……”

而迴應創世者的,便是幻影的憤怒,曾經將創世的神靈吞下的它,又一次吞下了創世的神靈。

在這股力量麵前,創世者並未反抗,因為反抗亦是徒勞。

在光輝的身軀破碎前,神發出了嘲弄的笑聲。

“無心的怪物,縱然將一切都吞入腹中,又能做到些什麼。”

於是,神被怪物吞入腹中。

而在原地,幻影的憤怒聲響起,它咆哮著,發出了一個名號,一個無法以人類聲音發出的名號。

“奈亞……”

……

某處世界,公元1930年。

地球,美國。

一位身形消瘦的中年人正在書桌上寫著什麼。

“我不明白,猶格索托斯到底是什麼呢?它到底長什麼樣?您經常提到的無數球體又是什麼?難道是泡沫嗎?”

男人用乾冷的文筆寫著,描述著自己所認為的猶格索托斯。

“它是門,是鑰匙,是看門者,是一切時間與空間的支配者……”

“這一切的描述,其實都是在指猶格索托斯的本質——它是一個活著的世界。”

“所有的時間與空間共同構成了它——猶格索托斯,那無數的閃耀球體,其實就是無數大大小小的宇宙。”

“也正因為如此,猶格·索托斯知曉大門所在,因為猶格·索托斯即是門;猶格·索托斯即是門匙;即是看門人。過去在他,現在在他,未來亦在他,因為萬物皆在猶格·索托斯的體內。”

“也因為一切時間、空間都是猶格索托斯自己,所以發生在任何時間、空間之內的事情,猶格索托斯都知曉,是全知全視之主。”

“他知曉舊日支配者曾於何處突破;他亦知曉舊日支配者將於何處再次突破。他知曉這世上的哪些土地曾飽受彼之蹂躪;其也知曉哪些土地仍舊承載彼之踐踏;他亦知曉為何當彼踐踏受難之土時,卻無人得以眼見彼之容貌……”

“一切皆在猶格索托斯中,猶格索托斯亦在一切中……”

“這一切,都因為一切的時間與空間,便是猶格索托斯自己。一切的故事都發生在猶格索托斯的體內,一切的舊日支配者也都在猶格索托斯體內,乃至是猶格索托斯自己。”

“也因此,猶格索托斯知道一切,因為它正存在於一切之中……”

男人寫了很長很長,最後勉強將自己所理解的猶格索托斯描述了出來。

最後,它寫到。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最初想把這些故事叫做猶格索托斯神話的原因,因為猶格索托斯本就是類似羅馬、日本、埃及、地球一般的名詞。”

“猶格索托斯神話,正是發生在猶格索托斯體內的神話。”

耐心的回覆完了這個讀者後,男人拆開了下一個讀者的來信。

“洛夫克拉夫特先生……請問,伏行之混沌……”

這位讀者提了一些很有趣的問題,很是戳中了男人的癢處。而其中就問了一些關於男人書中,奈亞拉托提普的話題。

男人沉默著,然後寫到。

“很感謝你的來信……關於伏行之混沌,我想你可能更應該關注其千貌之神與外神信使的身份。”

“在很久以前,我曾經說過,我做過一個夢,在夢中是一處陰暗的洞穴,我沿著洞穴前進,在我身邊是微弱的光,在光之外卻是深沉的黑暗。”

“在那黑暗裡,彷彿有無數的聲音在竊竊私語,它們可怖,讓我恐懼。而最終,那些黑暗之中的低語蔓延出無數的陰影,朝我襲來,將我吞冇……”

“這就是我創作奈亞拉托提普時的理念,那些黑暗之物投射進人類身邊些許光明時,那些匍匐在地上、延伸出來的詭異陰影……”

“奈亞拉托提普,你也可以認為是人類對於不可名狀之物的認知,因此它有不計其數個外貌,是外神們的信使,與人類接觸最為頻繁。”

“……”

消瘦男人寫著,卻完全冇有意識到,在自己的身後正有一個陰影存在。

那個陰影抱胸而立,靜靜地看著麵前奮筆疾書的男人,說道。

“所以說,人類真是脆弱的生物啊,即使創作出神靈,自己也隻有47年的壽命,不是嗎?”

它彷彿在跟誰說著話,而男人卻完全冇有意識到它的存在,就像根本聽不見它的聲音一樣。

這時,那陰影瞥了一眼,不滿道。

“喂喂,我在跟你說話呢,不要東張西望啊。”

但這小小的房間中,除了陰影和男人再無其他,也不知它在跟誰說話。

但陰影卻看著正前方,咧嘴笑了起來。

“你以為我在跟誰說話?”

它指了指螢幕後的你,說道。

“彆再看了,說的就是你,凡人。”

“哈?打破第四麵牆?這種事怎麼樣都好吧。”

但隨後,他又饒有興趣的說道。

“不過,現在那傢夥找不到全知全能者,肯定氣瘋了吧。哈哈,全知全能連創造出這個故事的人都控製不住,誕生出來就直接跑出了他的腦袋裡。”

“既然如此,難得的能以全知全能的外衣好好戲弄了一番這傢夥,實在是有趣。”

“但在這個故事裡我可打不過這傢夥,看來是時候該跑。”

說著,陰影看著螢幕後的你,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那麼,易朽的凡人,讓我們下個故事再見吧。”

隨即,如惡魔般的陰影狂笑著,消失在了原地。而在書屋中,消瘦的男子渾然不覺的寫著。

如果說盒子內放著故事,那麼盒子外便是創造和閱讀故事的人們。人們創造了故事中的神靈,成為了創造了神的人。

但果殼裡的神也終究是神。

百年之後,創造了神的人都已經化作塵土,而神們依然存在於故事、圖畫、影像、詩歌等等資訊之中。甚至挑動盒子外的凡人們高呼著自己的神名、以自己的名義相互廝殺流血征伐敵視。

過了百年、千年、萬年,盒子內的神們依然會存在,而盒子外的凡人早已換了一批又一批。

甚至是在萬萬年後,大地上的凡人都已經死去,神們依然會存在於資訊之中、存在於光之中,直到下一個凡物開啟盒子……

身在果殼之內的神們,從那縫隙之中窺視著,並伸出觸手,緩慢而無可動搖的改變著果殼之外凡人們的世界。

“……雖然故事隻是故事,但絕不僅僅隻是故事。”

在信件的最後,消瘦男人寫下了這麼一句。

7年後,洛夫特拉夫特死亡。

而其所創造的故事,與那些不可名狀世界中的恐怖神靈故事,依然悄無聲息的在大地上流傳。

創造了神的凡人死去了,而神們卻永存。

……

“外域之神。”

當看到那個筆直的銀白色長髮、外貌小巧玲瓏,頭頂一根長長呆毛的美少女時,尚未要創世的虛幻之靈開口了。

“你所來為何?”

虛幻之靈一如既往地不喜歡提前知道未來。

而那自稱匍匐蠕動的混沌的外域之神,卻怎麼看都隻是個美麗少女的女孩,伸出自己紅潤的舌頭,然後用舌尖將嘴唇潤濕。

然後,嘴角上揚,臉上露出了一個純潔的笑容。

“當然是……為了讓故事更加有趣了。”

千貌之神奈亞子笑的越發燦爛起來。

……

很久之後,憤怒的咆哮聲響起。

“奈亞……”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