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永生諸神與不死怪物戰鬥之後,大地之上荒蕪一片。人類與野獸的世界被摧毀,一切不得不重新開始。

而就在諸神商議著在大地上重新創造人類之時,一個不速之客卻打擾了諸神的聚會。

“蛇的味道。”

女神用手掩著鼻,竊竊私語著,發出譏笑聲。男神們麵色不善的看著這邁入諸神殿堂的女人,手中緊握著武器。

而手握精緻權杖的少女不為所動,毫無血色的麵頰好似萬年不化的寒冰,隻是直視著上方的神王。

神王高坐在神座之上,凝眸看著下方的蛇女,摸了摸自己的鬍鬚,饒有興致的看著她。

但最後,這位神王還是授予了蛇女以神位,毒蛇之神。

這是一場默契的交易。

作為約定,蛇女將住在地府,守護著吞世之神那半截深淵也未能容納下的尾巴,但吞世之神也將不會再離開塔爾塔洛斯……直到約定之日的那一天。

至此,交易達成,對於深淵之中的怪物依然心懷警惕的宙斯總算可以安下心了。

在女神與男神的不善目光中,新生的神靈邁步而出。

而就在蛇之女飛離奧林匹斯神山的時候,一個聲音挽留了這位女神。

“威嚴而肅穆的女神,請停一停你的腳步,與我說說話吧。”

蒼白麪容的蛇之女回首望去,隻看那頭戴鬃盔、手持神盾的明眸女神向自己走來,不是那智慧女神雅典娜又是誰。

……

且不說蛇之女與雅典娜如何交談,說回巍峨的奧林匹斯神山。

這是世上少有的山峰。

在太古之初,大地所孕育出的諸山中,以奧林匹斯山與俄特裡斯山為群山之佼佼者。

古老的天神烏拉諾斯建立了最早的神係,在天穹之上統治世界。可隨後它便被自己的小兒子克洛諾斯推翻了。

新的神王因為自己父親的緣故,冇有將自己的神宮立於天穹上,而是選擇了俄特裡斯山作為自己的統治所在。

殘暴的神王統治了許久,他的孩子——勇敢智慧的宙斯又推翻了自己的父親。在那場神係戰爭後,俄特裡斯山被摧毀,宙斯選擇了奧林匹斯作為眾神的住所。

而此刻,眾神在神山的宮殿內,卻有一位神靈正在狂飲。

“呼……嗝……”

手中的金盃放下,稍停下來,這位紅髮的戰神猛的打了個酒嗝,嘴裡滿是酒氣。

聽到戰鼓聲便手舞足蹈,聞到血腥氣便心醉神迷。

沉溺在永恒戰鬥之中、殘忍暴戾的戰神雖非最強神靈,卻是最讓人畏懼的神靈。當他出現的時候,便意味著流血與戰鬥。

阿瑞斯,這位好戰成性、癡迷於鮮血與廝殺的戰神,此刻卻露出了怔怔的表情,眼神迷離。

這種表情與他格格不入,太過憂傷,反而像是阿波羅這樣的風流浪子纔會有的表情。

手中的金盃無意識的把玩著。

良久之後,他喃喃著一個名字。

“雅典娜。”

從未有人知道過,阿瑞斯暗自喜歡著雅典娜,喜歡著這個與他同父異母的姐妹。

阿瑞斯是神王宙斯與天後赫拉的親子,而雅典娜則是宙斯與智慧女神墨提斯的女兒。

兩者皆是勇武絕倫的戰神,都是眾天神中極其善戰的大神。隻不過阿瑞斯是戰爭中殘忍血腥的一麵,而雅典娜則是戰爭中冷靜指揮的一麵。阿瑞斯酷愛戰鬥,而雅典娜則喜歡贏。

兩位大神就像是對立的兩麵,性格截然不同。

但是,愛好戰爭、戰鬥、美女、美酒的阿瑞斯,又怎麼會不對自己那位美麗從容強大的姐妹動心呢?

但是,即使是戰神,一旦喜歡上彆人也會因而魂不守舍。

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罷了,阿瑞斯定會駕駛戰車從天而降,直接將其掠走,但雅典娜可不是這樣的普通女子。她的勇武不下於阿瑞斯,強行動武根本不可能成功。

雅典娜的性格人神都知道,嚴肅,認真,冷靜,這樣的性格讓阿瑞斯不知該如何下手。

抓撓著自己的紅髮,心中越想越苦悶。

“啊啊啊,煩死了。”

這時,門外匆匆走入一位侍者。

“尊貴的主人,春天女神塔羅來訪。”

侍者小心翼翼的傳報著。

阿瑞斯的脾氣從來不好,喝了酒的阿瑞斯脾氣就更加暴烈了。

心中煩悶,本不打算見客的阿瑞斯剛要開口,但隨即,他彷彿想到了什麼一樣,硬生生把話嚥了下去。藍色的眼眸轉動著。

“你讓女神稍等我一下,我馬上去見她。”

說著,阿瑞斯站起身,整了整衣裝,然後朝手心哈了哈自己的口氣,感受著自己那滿嘴的酒氣,咋舌之下,他不得不用神力蒸發自己口中的酒氣。

哪怕粗魯好戰,但阿瑞斯也不是傻子,他知道麵對一個女神應該怎麼做才能討好她。

而另一邊,偶然路過的萌芽女神則忽閃忽閃著眼簾。她本是偶然經過,性情活潑外向的她便想著來看看這位戰神,但侍者卻讓她等一會兒?

阿瑞斯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以他的性格,要見自己便大大咧咧出來了。

有問題。

這位美麗的少女露出了愉快地笑容。

“哦,美麗的女神!”

緊接著,人未至,聲已至。豪邁的聲音率先傳入女神的耳中。沉重地腳步聲中,披著希臘長袍的阿瑞斯張開雙臂,大笑著,便要擁抱女神。

女神卻輕輕地避開,掩嘴笑道。

“好生英俊的阿瑞斯,隻是見我,怎的還特意裝扮起來了,這可不是你的性格。”

阿瑞斯的臉上多了幾分尷尬,隻是揮手讓仆人們退下。

“我……”

這位素來爽利的戰神,此刻卻遲疑了起來。而塔羅也隻是淺笑著,麵帶愉快地看著麵前的戰神。

最後,戰神猶豫了片刻,直接道。

“我喜歡雅典娜。”

塔羅用手掩著驚呼的小嘴,臉上多了幾分訝然。

她想過許多可能性,卻冇有想到,阿瑞斯居然是向自己說出這個。

“阿瑞斯啊,你喜歡雅典娜?”

“是的,美惠的女神,我並不欺瞞你,我喜歡雅典娜,我愛慕她,卻不知該如何言說。”

既然已經說出,阿瑞斯也不再掩飾什麼,隻是重重點了點頭。

塔羅搖了搖頭。

“阿瑞斯啊,雅典娜是那立誓不婚的童貞女神,她向來無意婚戀,喜歡她的神靈雖多,可從不見她青睞於誰。恐怕你的心思,隻能落空了。”

在奧林匹斯山上,有三位女神為了躲避追求者,立誓永遠不婚,分彆是灶神赫斯提亞,狩獵女神阿爾忒彌斯,以及智慧與戰爭女神雅典娜。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幫我轉達,在午後,我將會去草地上等她。”

阿瑞斯依然執著道。

塔羅驚訝於阿瑞斯的堅定,想要拒絕他,但眼波流轉間,卻彷彿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般,輕笑著同意了。

阿瑞斯目送著春天女神的離去,握著雙手,心中躊躇熱切,幻想著午後的約會。

“雅典娜……”

……

午後,在約定好的草地上,阿瑞斯穿上了自己平生最美的衣裳,早早便到了,等待著心中愛人的到來。

不多時,身穿純白長袍、頭戴麵紗的女神款款而來。

就如夢中一般美好,純潔,美麗,動人。

雅典娜那美麗的眸子,明亮、安靜,倒映著阿瑞斯的身影。

好似心智都被那雙眸子奪去了一般,阿瑞斯感覺嘴唇都在發乾,心中湧動著千言萬語,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他的心中此刻隻有一個念頭。

“雅典娜,是雅典娜,她來了,她真的來了……”

這位戰神走上前去,走到雅典娜的跟前,然後,緊張的述說著自己對於她的愛與熱切。從最初的相識,到之後的熟悉,乃至不知不覺的愛慕。

磕磕絆絆的話中,帶著真誠。

雅典娜靜靜地聽著,眼眸輕輕眨著。每一次的眼簾撲閃,都讓阿瑞斯感覺心都要融入到了那靜謐湖水之中。

最後,他用前所未有輕柔的聲音說道。

“雅典娜,讓我揭開你的麵紗,讓我們相愛好嗎?”

雅典娜聽著,似乎想了想,最終輕輕點了點頭。

心中湧現出狂喜。

阿瑞斯激動地揭開了麵前女神的麵紗……

……

而另一處,蛇之女正在與目光炯炯的女神在雲端享受著午後的平靜。

女神確實是心細如髮的人,語調不急不緩,即使是對於奧林匹斯諸神不抱好感的蛇女,也依然感受到了難得的平靜美好。

而就在這時,她們卻突然感受到了神山之上某處的喧嘩。

“嗯?”

女神低頭,凝眸望去。

……

揭開麵紗的阿瑞斯目瞪口呆,那麵紗下,的確是美麗的少女,但卻並非是雅典娜,而是活潑的春天女神塔羅。

怎麼回事?

不應該是雅典娜嗎?怎麼會是彆人?

腦子突然一片漿糊的阿瑞斯不明白,冇有反應過來。

“哈哈哈哈……”

而塔羅看著阿瑞斯的錯愕與不敢置信,不禁捂著嘴笑起來,眼睛笑成了月牙一樣。

這位歡快的春天女神,感覺自己製造了一出難得的惡作劇,像是看到了一處難得的戲劇一般,劇中的一幕幕實在是太有趣了。

“噗嗤……”

而就在塔羅發笑的時候,本該無人的草地周圍,也突然傳來了一聲笑聲,那是清脆悅耳的笑聲,隻聽聲音也知道那聲音定是絕美。

緊接著,光影變動之間,顯露出了一位位神靈的身影。

原來,諸神早已在此看完了這一出好戲。

其中,阿佛羅狄忒,這位諸神之中最美者,她眼看著最後阿瑞斯揭開麵紗時的錯愕,笑的最是樂不可支,幾乎是捂著肚子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