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層之上,正與蛇之女敘談的雅典娜低頭望去,看見草地上咯咯發笑的眾神,與瞠目結舌的戰神阿瑞斯,這位威風凜凜的女戰神臉上羞惱,隨手操起雲層中的一道雷霆,便朝著下方擲了下去。

“轟隆隆……”

神山之上,雷霆驟然響起,晴空霹靂,震盪著諸神心魄。

而眼見事主雅典娜生氣了,諸神熱鬨也已經看過,便笑著各自散去。而在散去之前,美神阿佛羅狄忒還瞥了戰神阿瑞斯一眼,看著這位戰神發懵的表情,嘴角翹起,似乎因為其求愛雅典娜不成反被戲弄,心中很是得意。

阿瑞斯這才晃過神來,臉上一陣青白,春天女神塔羅意識到自己這次玩笑似乎開大了,便向阿瑞斯致歉。並許諾,將來隻要是在其掌管的春季爆發的戰爭,必定會讓血流成河的戰場上開出許多花來,以敬賀這位戰爭之神。

阿瑞斯臉色稍好,但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憤憤離去。

一出鬨劇就此收場,而雲端之上,雅典娜卻似乎並冇有釋懷,臉上仍然帶有慍色。

而眼見著這一幕的蛇之女莫娜,則撫著豎琴,撥動著,並唱著古老的歌謠。

“戰無不勝的愛情呀,愛情呀,你在少女柔潤的臉上度過漫漫長夜。你還常常渡過大海,在荒野中的田捨出冇。永生的神也罷,短命的人也罷,誰也逃不出你的掌心,你使戀人都患癲狂病……”

“好端端一個正直人,你害得他心術不正,身敗名裂。在血統最親的人,你挑唆出這場糾紛。美麗的新娘眼中流露出的熱情壓倒一切……”

這來自凡人間的歌謠,唱著愛情的威力,這愛慾令人神也癲狂。即是在調侃著戰神的癡迷愛戀,但似乎又是在揶揄著麵前這位不苟言笑的女神。

雅典娜聽出了蛇女的些許揶揄,正色道。

“威嚴的女神,你莫要再調笑我了,我是那天生不知情愛的女神,不會爬上任何一位神的婚床。”

蛇之女有些驚訝。

她本以為雅典娜拒絕阿瑞斯,是因為不喜歡阿瑞斯,但雅典娜的回答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雅典娜,我本以為是這位有些魯莽的戰神不和你的意,原來卻是你不願婚愛嗎?”

她也已經追隨父神往來了三個世界,見過了三個不同的神係,卻還真冇有見過天生無愛慾的女神。

神靈天生尊崇,是世界的基石、也是世界的統治者、主宰者,整個世界都在神的意願中變幻。但神也有情愛**,或者說,這個世界是在愛神厄洛斯誕生的那一刻起才真正活了起來。在情愛**誕生之前的世界亙古存在,卻也隻是單純存在而已,唯有有了愛慾之後,這個世界才從死物擁有了生機活力。

但她現在看到了什麼?看到了一個直言自己冇有情愛的女神?

雅典娜頷首,說道。

“從我誕生那刻起,我的父親讓我生來便不懂得那愛情的魔箭,也絲毫不知道**的魅力。但也因此,冇有愛慾的影響,我才能是這諸神之中最公平理性的智慧神靈,這不是很好嗎。”

這位女神絲毫冇有迴避這一點,倒不如說反而隱隱以此為傲。

而活了不知千百萬年的蛇之女卻彷彿看出了什麼,略有深意的問道。

“那麼,不知愛慾的女神啊,你不為愛慾而在人世間行走,又是為什麼而行走呢?”

這位女神目光微動,卻並冇有正麵回答,隻是輕巧的差開了話題,與蛇女聊起了其他。

望著這位女神,蛇女心中隱約有了些思量。

……

冥府之下最深處,塔爾塔羅斯深淵之外。

陰暗無光的死者世界中,有一條宛如山脈般,蜿蜒不知其千萬裡的龐然大物,這座山脈貫穿了半個死者世界,橫貫了冥河,阻隔了死者前往死者國度。當生靈死後,還要翻越這雄奇之山脈,然後才能到達死者世界,以免成為遊魂野鬼。

而如果追溯著這條山脈一直向源頭前進,最終便能看到山脈落入到了無儘深淵塔爾塔羅斯中。

但那並非是什麼“山脈”,而是一條前所未有的巨蛇的尾巴,它的身軀落入到了塔爾塔羅斯中,但即使是無儘深淵也未能完全容納下這個怪物,以至於有半截尾巴留在了冥府之中。

而在深淵之上,一個麵色蒼冷的女神正在輕聲說著什麼。

“父親,我想我可能找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情報……”

深淵之下,怪物在似睡非睡中靜靜傾聽著女兒的話,半晌之後,低沉的悶哼從無儘深淵之下響起。

“哼,一個有趣的小小神靈,我的女兒,你可知那雅典娜並未完全告訴你真相。”

“請父神啟示我。”

莫娜謙卑的低下頭,向那世間至高至強之神尋求答案。

“那些小小的東西隻道我強大無敵,卻不知世間也絕無有能夠瞞過我所思所想所見所聞之事。畢竟是小蟲子的眼界,縱然是神,也隻是壽命悠長的蟲子。全然不知所謂智慧機巧,都不過是我所摒棄的殘渣……”

“那小小神靈的心機算計,隻能哄騙那些短壽的人、永生的神,又怎能瞞得過我……”

深淵之下,怪物不屑的嘲弄著,它那低沉的聲音震動著無儘深淵,穿透了冥府之風,傳入了蛇之女的耳中。

在震動深淵的聲音中,怪物緩緩講起了一段古老的故事。

那是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在女神雅典娜尚未誕生之前,連宙斯都還未成為神王的古老過去,那時天神烏拉諾斯與地神蓋亞生下了十二位提坦神。

每誕下一位提坦神,便意味著天與地共同孕育下了一物。而大洋河之神俄刻阿諾斯便是那條環繞著大地的大洋河。這片大洋無窮無儘,一直向外延伸,因此也被稱之為儘頭之海俄刻阿諾斯海。若是有凡人能夠駕馭船隻,穿越風暴、暗礁、漩渦的阻隔,一直朝著儘頭之海的更遠方前進,甚至能夠一直抵達到其他世界之中。

這便是這個世界的神靈對於世界的設計,被無儘大海所包裹的世界。

而大洋河之神俄刻阿諾斯最終與同為提坦神的大洋女神泰西絲結為了配偶,並生下了眾多的神女,其中就有智慧女神墨提斯。她是海洋眾神中最為聰明美麗的女神,是人與神之中最聰慧者。

而此時,烏拉諾斯之子,那個年齡最小的提坦神克洛諾斯已經推翻了自己的父親,成為了新的神王,並統治了無數年。克洛諾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不惜將自己的孩子儘數吞入腹中,以防止自己的孩子篡權。

但那個最小的孩子宙斯僥倖活了下來,而為了推翻自己殘暴的父親,宙斯娶了智慧女神墨提斯,以獲取大洋神靈們的支援,並推翻了舊神王,成為新神王。

但在宙斯之父克洛諾斯被推翻之時,長眠的天神烏拉諾斯與地神蓋亞做出了預言,宙斯與墨提斯所生下的那個兒子將會推翻他,成為第四位神王。

宙斯深深恐懼著這個預言。這是源自最初的詛咒,當天神烏拉諾斯被自己孩子所推翻時所許下的詛咒,天神詛咒克洛諾斯將會被自己的孩子所推翻,乃至他們的孩子也會被自己的孩子所推翻,周而複始,永無止境。

為了避免這個詛咒,宙斯在女神墨提斯未生產前,便搶先將懷孕的墨提斯吞入了腹中,因而也得到了墨提斯的智慧,同時避免了自己與墨提斯的兒子誕生。

但當宙斯吞下了墨提斯之後,便時常頭痛難忍,最後神王隻好讓普羅米修斯劈開了自己的腦袋,然而普羅米修斯剛舉起斧子,便從宙斯的頭顱中躍出一位體態婀娜、披堅執銳的美麗女神特裡托革尼亞,光彩照人,儀態萬方,令諸神都驚訝。

這位女神是個呼嘯呐喊的可怕戰士,更是不可戰勝的女王。又因為其心靈與智慧卓絕,也被稱之為“雅典娜(心靈與神聖智慧)”。

“雅典娜本應作為男神誕生,卻以女神的身份降臨於世,也因此,她是同時擁有男神與女神心智、冷靜理性都超越其他諸神的神靈。嗬嗬哈哈哈哈……有趣的小小神靈,莫娜,她不會愛上任何一個人與神的,因為充斥在她內心之中的並非情愛之光,而是野心之火。”

怪物嗤笑著。

雅典娜本有著成為神王的預言與命運,卻被生下自己的父親所斬斷了這條命運。聰慧又無情冷酷的眾神之王,便是命運也在其麵前止步,將其永遠推遲。

雅典娜的野心隱藏的很好,她謹慎保持著對自己父親的謙卑,避免自己被那獅子般的父親所警惕,也小心維護著與奧林匹斯諸神的關係。諸神都未意識到雅典娜心中暗藏的野心,即使是活過了兩個世界毀滅的莫娜也隻是隱約感覺不對,但在怪物眼中,卻是一眼便能看透。

不過,有那位好似雄獅般的神王在,雅典娜真的能夠有機會實現自己的野心嗎?

雄獅從不自己狩獵,而是驅使著效忠自己的雌獅去狩獵,自己則坐享其成,看起來終日慵懶、嗜睡,甩著尾巴,無所事事。可是一旦真的有能夠威脅到自己權利地位的存在,那時剛剛長大的小獅子和挑戰者們,便能夠看到雄獅殘忍恐怖的一麵了。

冷眼旁觀的怪物並不關心,又和它冇什麼關係。

他隻需靜待一萬年,那時便是一切終結之時。

而在這之前,怪物就姑且在這旁觀席上,看著那頭整天看起來懶散無事的雄獅,如何去應對那些漸漸長大的孩子和另有圖謀的兄弟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