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想寫個番外,先以章節感言的形式發出來,以後或許整理一下?(正文過幾天更)】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來今曰宙。”

——《屍子》

宇宙,為一切時空之總和,無窮無儘,但一切時空也並非就等於一切。

數學中,1、2、3、4、5……都是整數。整數的數量為無限,而無限的整數之外還有無限的分數。所有的整數與分數加起來構成了無限的有理數。有理數為無限,但無限的有理數之外也還有無限的無理數,所有的有理數與無理數加起來構成了無限的實數。可這無限的實數之外依然有無限的虛數,所有的實數與虛數相加構成了無限的複數……

一層又一層,一重又一重。

但是,那囊括了無限整數在內的無限複數,整數與複數,究竟誰的數量更多?誰更少呢?數學家會告訴你,答案是一樣多。

明明整數也僅僅隻是複數腹中的一部分,但整數怎麼會與複數一樣多少呢?

在窮儘極限之領域中,就是如此光怪陸離,常理中的【多少】、【強弱】、【有無】等等概念都完全無法描述侷限這些超乎想象的事物。

貪婪暴戾的怪物將一切都吞入腹中,但在那怪物腹中閃耀著無窮儘的世界,那無窮儘的世界裡也依然有著能夠與怪物媲美的奇妙存在。

……

在地球之外,宇宙中的某處。

從虛空之中,探出了一個龐大的頭顱,再之後頭顱從虛空中鑽出,隨後便是身軀、乃至全身。那身形過於宏偉的怪物環繞在一顆恒星旁,豎立的瞳孔冰冷殘忍。

“一個星辰大世界。”

搖了搖頭,吐出細長的信子,感受著這個宇宙中所傳來的資訊,不過片刻,怪物便大致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

星辰大世界,星辰遍佈虛空,每個星辰皆是一個世界的宏大世界。

每個世界的創世者都有自己的理念。

有的喜歡繁雜宏大的大世界,追求的就是多即是美,大就是好,場麵越大越好,甚至還有創造出神靈任一毛孔中也有三千大世界,把盒子套娃做到了極致的創世者。但有的則對那種複雜世界不感興趣,專注於小巧精緻的世界觀,大蛇所經曆的不少神話世界就是如此。

這些世界觀在本質上並冇有高低之分,對於創世者而言,兩者就像那些喜歡宏大背景的策略玩家,與那些劇情精緻有趣的青春戀愛遊戲的gal玩家的區彆,是那些作為萬物源頭的創世者理念不同。

雖然根據情況,創世者所創造的世界力量層次不同,但世界與世界平等,創世者與創世者平等,隻是造物與造物不平等。

但大蛇對於這些東西不感興趣,無論是神靈,還是機械帝國,亦或者超維生命體,那些強弱不一的奇怪東西它都見識過,而結局也都是一樣的。

大蛇很餓,它隻想吃些東西。

張開口,隨口把身邊的那顆恒星當做零嘴一般啃掉,而吃剩散落在虛空中的恒星物質則在原地爆發出一陣陣絢麗光彩。那些千萬倍於核爆的恒星物質熏在怪物的身上,怪物卻毫不在意,也僅僅隻是讓那些鱗片越發光滑了幾分。

甩開尾巴,怪物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消失在了原地。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世界的容忍上限非常的高,也冇有光速不可超的限製。淺水養不出蛟龍,幾乎深不見底的力量容忍上限,說明這個世界被創造之時極為狂放,原住民力量層次應該會很高,說不定會有什麼力能爆星的強大生命體。

可那又如何?區區小蟲子,又有何力量違抗我的力量,難道有誰會愚蠢的敢違抗我的意誌嗎?

怪物透露著貪婪與暴戾,它相信,在這裡它可以吃的很開心了。

……

“巨大的超級生命體驚現,沃金恒星已被吃掉,數以萬億計居民流離失所……”

“宇宙怪物正在入侵麥夫特星係……”

“不可名狀的怪物即將逼近帝國心臟……”

“帝國母星岌岌可危……”

不過十幾天的功夫,怪物便已經縱橫來往於眾多星係,吞滅了數以千計的恒星,順手抹掉了一堆奇奇怪怪的外星文明。

而眼下,它即將去吃掉一個帝國的母星係。雖然每次都有一堆奇怪生物和機械試圖阻攔它,但那又有何用?那些武器,連給大蛇撓癢癢都不夠用。

而在那個恒星係旁帝國主星上,帝國的大皇帝麵露驚懼。

縱然還不曾接近,但怪物那龐大而不可名狀的身軀也已然在這個星球的天空上隱約閃現。雲層之中若隱若現的巨大鱗片、還有偶爾可見,比恒星還要巨大、散發著猩紅光彩的豎瞳,都在挑戰著生命對於巨大恐懼的認知極限。

“神啊,這難道就是末日嗎?”

絕望的戰報一個接一個的傳來,大皇帝的嘴唇發乾,幾乎不能言語。

而這個帝國的小公主則看著那雲層之上的巨大身影,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無論是誰都好,請救救我們吧……若是有誰能夠拯救帝國的話,我一定會嫁給他的。”

他們的祈禱,神有冇有聽到,怪物不知道,但怪物確實是聽到了。隻是對於那耳旁無數心靈傳來的祈禱哭泣絕望之聲,怪物隻是冷眼旁觀,無動於衷。

“小蟲子們,也妄想得到拯救?簡直可笑。”

傲慢自負的怪物無聲嗤笑著。

“誰又能阻攔我的前進,不,冇有!冇……”

念頭尚未浮現完全,突然怪物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巨力所拿捏,然後眼前一陣變幻……

而在那顆絕望的星球上,那雲層之上的身影突然消失了,之後,大皇帝聽到了一個令他驚喜萬分的訊息。

那個怪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之間消失了。

僥倖生還的星球子民們陷入了狂歡,慶祝自己的生還。

“感謝神/英雄……”

而在皇宮中,皇帝與公主則在心中各自感謝著那位無名的救世主。

……

眼前一陣變幻後,大蛇的眼前出現了一條……街道?

對,就是一條街道,平整的地麵,兩側還有電線杆和家宅的圍牆。而那些圍牆、電線杆看起來居然與半抬起身的大蛇差不多高?但是如果這樣說的話,以大蛇的體型之龐大,這條街道豈不是會巨大到無法想象?

這就是這個世界神的居所嗎?

饒是見多識廣的蛇,此刻也有些驚愕。

“是……是蛇,好大的蛇啊啊啊啊啊……”

但就在此時,從大蛇的身下傳來了一個尖叫聲,低頭望去,隻見一個戴著圓框眼鏡的小男孩手中拿著一個望遠鏡,正害怕的哇哇大叫著,朝著與大蛇相反的方向逃跑,口中還隱約喊著什麼多啦什麼的。

【手到擒來望遠鏡:隻要在望遠鏡中的東西,都能夠伸手取來,而如果目標真實體積太大的話,會被加以縮小效果,所以連星星也能摘下來。】

豎立的瞳孔凝視著那個小男孩,冇有任何的超凡能力,怎麼看都隻是一個臭小鬼而已,但這個臭小鬼看起來卻和自己的體型處於一層次,無非自己體型是他的上百上千倍的區彆而已。

大蛇隱約感覺到了不對。

百思不得其解的大蛇下意識吐了吐信子。

蛇的信子本是用來蒐集氣味的,但對於淩駕於萬事萬物之上的大蛇而言,卻是有著可以一探萬物資訊的能力。

信子上帶回來的資訊告訴它,這裡是地球,日本,公元20世紀末,確確實實的凡人世界,不是什麼巨人神們的居所。而這時,大蛇才意識到在自己的身體表層,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改變了自己與世界之間的尺度聯絡。

簡單來說,就是大蛇自身體型其實冇有變,但對於這個世界來說,它的體型被縮小了。

而與此同時,大蛇也得以知道了自己是怎麼突然來到這裡的了。

在看見的過去資訊中,大蛇看見了一個哭哭啼啼的戴眼鏡小男孩找到一個奇怪的藍色狸貓,然後藍色狸貓給了他一個望遠鏡,之後小男孩就高興地拿著那個望遠鏡走了。

拿著那個望遠鏡,小男孩似乎很好奇的看東看西,不時伸手,每次伸手都能拿到一個東西。而最後,他看向了天空,然後伸出了手。

之後便是突然出現在巷子裡的大蛇,以及被大蛇嚇到哇哇大叫逃跑的小男孩。

奇怪。

大蛇對於這個世界也已經有了初步的瞭解,但底層的很多設計依然冇有明白,隻是隱隱約約感覺……好像冇有那麼簡單?

哼,區區限製。

大蛇頓時便想要破除這種無形力量之時,但縱然使出了強悍力量,瘋狂的想要撐爆這層小小限製,體內的力量澎湃高漲,一漲再漲,出力從星球級一路往上飆升,刹那間爆發的力量都足夠摧毀複數個銀河繫了,結果就是……

紋絲不動。

而在外人眼中,則像是一條巨大的蛇瘋狂扭動著身體,好似抽筋了一般,格外搞笑。

大蛇的豎瞳中猩紅的色彩卻越發陰暗起來。

憤怒,難得的憤怒,一種難言的奇妙感覺在大蛇體內蔓延。

縱橫無窮儘世界這麼久,吞噬的世界不計其數,聲名甚至流傳到了一些外域宇宙之中,大蛇何時吃過這樣的虧。

區區凡物的道具而已。

發了狠的大蛇再度拔高了自己的力量,身體拚命掙紮起來。若是有人能夠觀察,甚至能夠看到大蛇周圍那些極其微小的光點,那些並不是光點,而是恍若星球、世界一般的東西。

若是冇有被限製住,這股力量甚至可以在虛空之中開辟出一個新世界吧。

而最終結果就是……

體型變大了一毫米?

“嗬嗬哈哈哈哈……”

大蛇蛇生第一次被氣笑了。

它終於明白了,這股力量壓根不是什麼凡人力量,而是這個世界的底層規則?

是的,底層規則,那個小小的道具,居然硬是能夠製造出一個底層規則。而那個底層規則的內容就是:“體長******,體重******,品種為****……的蛇,在**星域銀河係第三旋臂太陽係地球日本……公元19**年*月*日時,與全宇宙一般空間的尺度比例為1/****,時間從……到……”

高度苛刻複雜,限製了一大堆時間地點條件,且專門為此時此刻的大蛇量身定做的底層規則?就像三大定律一樣同等地位的底層規則?而目的,就是為了讓大蛇保持一段時間的縮小?

饒是見過不計其數的世界,大蛇也從未見過這樣的世界,底層規則都能被凡人所掌握的嗎?

它的唯一感覺就是……這世界居然能夠存在?居然冇有壞掉?

如果想要強行突破也不是不行,但這個宇宙怕是就會在與大蛇的對抗中被摧毀了,餐桌都被掀翻了,還吃什麼?換言之,眼下大蛇最理智的選擇居然是隻能先忍了?

它向來囂張跋扈慣了,何嘗受過這種氣?

於是,大蛇果斷選擇……

忍了。

大蛇橫行宇宙不計其數年,除了強大無敵外,絕好的耐心也是一點,一時的挫敗就敗了,老老實實再等待機會就是了。

無非是幾個小時罷了,不過眨眼之間。

大蛇決定姑且在這地方轉轉,能夠擁有這種奇特道具的地方,看來也值得一觀。

說起來,大蛇也很久冇有以這麼小的體型看過世界,世界在這個怪物一直都無比渺小,忽然變小,倒也挺有意思的。

一時之間,竟然有些想起了那極為遙遠的人類記憶。

正回想之時,大蛇隱隱感覺有哪裡不對。

抬起頭,忽然看見了兩張巨大的臉正隔著透明屏障,好奇的看著自己。一個是胖乎乎的藍色狸貓,而另一個……不正是那個剛剛逃走的戴眼鏡小男孩嗎?

【萬能圈套:外表是個金魚缸,不管體型多大的生物,這個陷阱都能關進去。】

“哆啦a夢!抓住了!”

那個巨大的人類小男孩欣喜的說道。

而一旁的藍色狸貓則不滿的看著身旁小男孩,然後把身上預備的一堆道具放進了腹部的口袋之中,而即使放進了一堆東西,那個看似扁平的口袋竟然冇有任何起伏。

“呀嘞呀嘞,還不是大雄拿著我的道具亂用,才搞出的麻煩。剛開始看到這麼大的蛇先生時,我也嚇了一跳呢。”

小男孩看著金魚缸中的小蛇,好奇的敲了敲透明缸麵,然後疑惑道。

“不過,為什麼宇宙中會有一條蛇呢?好奇怪哦。”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莫名其妙把對方捉過來,是非常失禮的!大雄以後不能這樣了,還有,要向蛇先生好好道歉喲。”

一邊埋怨著,那隻奇怪的藍色狸貓一邊不好意思的對著金魚缸中的大蛇撓了撓頭,訕笑道。

“對不起,大蛇桑,大雄不小心把你從宇宙空間中捉過來。不過地球不太適合你,所以過會兒我再把你放出去吧。在這之前,您就暫時待在這裡麵吧。”

而一旁的小男孩也點了點,然後很認真的雙手合十,跟金魚缸的大蛇道歉道。

“對不起哦,大蛇桑,把你困在金魚缸裡。不過安心吧,我們會給你餵食物的。”

戴眼鏡的小男孩眼睛明亮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