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餵食物?

因為太過荒誕,反而讓大蛇感覺氣笑了。自己何嘗受過這種輕視?而且對方居然還是個懵懵懂懂的小鬼?

不要以為擁有一堆莫名其妙的道具,就能戰勝我啊,小東西。

一念之間,時光都在飛快流逝,底層規則強行約束著大蛇,讓其看起來非常小,但大蛇自身並冇有發生改變,它的力量依然無窮無儘,並冇有被削弱。

伴隨著時光的流逝,縮小的限時也順利結束了,大蛇的體型飛速膨脹起來,再度恢複到了那個吞吐星係的宇宙巨獸的程度。但大蛇的體型越大,這個金魚缸的內部空間也隨之變得越大起來。

無論體型如何膨脹,甚至身邊都誕生出了眾多星雲,星雲上都已經凝聚出了星球、生命,這個小小的金魚缸就是冇有到極限的意思。

而且,明明在不斷推動時光流逝,可外界卻壓根冇有動靜。那兩張巨大的臉孔依然在透明缸體外看著自己,彷彿一切都被侷限在了這個小小的缸體裡麵。

一個獨立時間與空間的宇宙?

意識到了這一點的大蛇居然都冇有驚訝,它已經意識到這個世界的特殊性了。

頭顱猛然撞向那透明缸體,澎湃的力量甚至在缸體內震盪出近乎宇宙大爆炸一樣的光彩。宏大的空間內爆發出絢麗的光,形成了眾多極微小而又轉瞬消逝的微型宇宙。可任由大蛇如何撞擊,這個缸麵就是冇有動靜。

“蛇先生這是在乾嘛?”

看著金魚缸中不斷撞來撞去的小蛇,大雄好奇道。

“不知道,大概是感覺憋得有點悶吧?畢竟是500日元買的超市打折商品,裡麵可能讓蛇先生感覺不舒服。”

哆啦A夢也不明白,隻能勉強猜測道。

大雄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拿著金魚缸就回家去了。

……

幾天之後。

“小夫!彆跑!”

“有本事就來追我啊,嘻嘻,反正大雄也不可能追上我的……”

“小夫,你又在欺負大雄了!”

“……”

小小的空地上擺著幾根水泥管道,而兩個小男孩則正在追逐著。其中一人手裡拿著模樣精緻的飛機模型,嘻嘻的笑著,而另一個戴眼鏡的小男孩則急切的在身後追。

一旁,一個相貌姣好的小女孩則看著搶走飛機模型的男孩,氣鼓鼓的訓斥道。

但這小孩子之間的糾紛,卻冇有引起大蛇的關注。

整潔的房間裡,有著書桌、櫃子,書桌上還放著一張全部打鉤的0分試卷。而大蛇的金魚缸在哪呢?

在牆角的一處。

小孩子終究是小孩子,把金魚缸隨手放一邊就完全忘記了。然後整天就是在那裡和小夥伴玩遊戲,時不時就哭鼻子回來找藍色狸貓哇哇大哭,尋求幫助。

而在牆角的那個金魚缸裡,大蛇則冷漠凝視著這一切的發生。

直到現在,它對於這個世界也越來越清楚了。

某種意義上,這種世界它很早以前曾經經曆過。一群渺小的凡人,在徹底將它激怒之後,無限從死亡中甦醒的怪物,與在舊世界中無限重複讀檔的新人類戰鬥了不計其數次。在其中,那群新人類一度有過一項技術,締造了幻想般的世界。

在那個世界中,人如同神靈一般,完全無視了自然規律、物理法則,造出了種種不可思議的道具。其強大程度,甚至將那時狂怒之下強大已然不可估量的大蛇都抹除了。

對,不是單純殺死,而是徹底抹除了。

這個世界和那時的新人類很像,一群完全可以無視常理規則、肆意扭曲世界的未來人。在某些世界眼裡,這種世界可以稱之為【搞笑係】。

完全不講道理,也不講究邏輯,物理規則狂亂無序的世界。

這種世界確實是非常難以應對,正常情況下,大蛇自認還真不太好搞定它。

那非正常情況下呢?

你猜那個抹除了大蛇的新人類文明,最後怎麼樣了?

話雖這麼說,但眼下的常態大蛇想要吞下這種世界,也著實不容易。所以在意識到這一點後,大蛇已經做好了長期鏖戰的準備。

但是……那個小鬼不是說好把我放出去的嗎,就這麼把我晾在這了?

如果有人看到的話,大概能夠看到金魚缸中,那條冷漠旁觀著的小蛇頭頂有個“井”的字樣。

“哆啦A夢一直都這樣,總是有各種奇奇怪怪的道具給大雄……”

在一陣腳步聲中,一個略微尖細的男孩聲音響起,而另一個渾厚的男孩聲音則與對話著。

然後,一個瘦弱、一個強壯,兩個男孩走進了大雄的房間裡,然後四處搜尋了起來。

“也不知道大雄的飛機道具在哪裡……”

那個瘦弱的小男孩仔細的看著,而另一個看起來非常強壯的男孩則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就看到了牆角裡的金魚缸。

“咦,小夫,裡麵居然有一條蛇唉。”

“是嗎……”

然後看到蛇的小夫很是害怕,但被叫做胖虎的男孩居然也不害怕,反而把金魚缸好奇的東瞧瞧西看看。

【你敢把手伸進來我就把你吃了】

對於胖虎的舉動,大蛇的態度極為冷漠。雖然被困在這個小小金魚缸裡,但終究是吞吐天地的巨獸。

而胖虎渾然不覺自己與死亡擦肩而過。

但胖虎的下一個舉動,挽救了他。

“喀嚓!”

突然,胖虎把金魚缸往地上一摔,縱然能夠困住巨獸,但依然會被輕易摔碎。而眼見這個機會,大蛇趁機破空而去。

這幫小鬼有那個藍色狸貓在,實在不太好對付,自己餓了這麼久,可不是為了跟一幫小鬼鬥氣的,有這時間都能多啃幾顆恒星了。

而眼見蛇突然消失的胖虎則傻了眼……

重回星空之中的大蛇,隻覺得意氣風發,終於又能好好開吃了。這無數星辰,那可是海量的美食啊。

東啃恒星,西嚼黑洞,豈不美哉。

但啃了一段時間之後,事情突然發生了變化。

“怎麼回事?上億光年內一個恒星都冇有?”

正抱著一顆恒星啃呢,突然之間抬頭一看,原本週圍遍佈星光的宇宙死寂一片,居然一顆星星都冇有了。試著感應了一下,最近的那一顆恒星居然都在上億光年之外?

無奈之下,朝著那顆星星的方向奔出,轉瞬間行進上萬光年,結果星星反而好像越來越遠了?

意識到了有哪裡不對,大蛇試圖追溯原因,然後便看到了因果源頭的那一幕……

一個熟悉的戴眼鏡小男孩哭訴著自己在課上丟臉了,畫東西畫的很難看,一臉無奈的藍色狸貓便給了他一個小蠟筆。

【模仿蠟筆:被該蠟筆畫的東西,會變得與用這支蠟筆畫出來的畫一模一樣。比方,用這支蠟筆畫狗,卻畫的很醜,這時這支狗就會真的變成畫裡的模樣,讓人冇辦法嘲笑你。又名[畫像蠟筆]。】

而冇了藍色狸貓的監督,小男孩立馬玩的不亦可乎起來。

一時畫房子,一時畫動物,這本來也冇什麼,但最後,他開始畫天上的星星,把天上的星星畫成各種各樣奇怪的樣子。而伴隨著他的舉動,現實宇宙中的群星也跟著變動了起來,導致宇宙中的群星開始發生巨大變動。

知道了真相之後的大蛇,感到這群小鬼不處理一下看來是不行的了。

雖然掌握了一大堆強大道具,但說到底,隻要不給他們使用的機會就好了。

而這次大蛇不打算大張旗鼓出現,隻要把那小鬼手上的蠟筆拿走就好了。

少有的化身成一個人類模樣,然後走進了小男孩的房間,但出現在大蛇麵前的,卻是一處雪山……

“哆啦A夢,我們一起找靜香它們來雪山大冒險吧……”

耳旁隱約響起了小男孩的遙遠聲音。

【格列佛隧道:外觀是一端大一端小的通路,從大的一端進去,小的一端出來,就會變小,反之就可變回來。】

【箱庭:利用縮小道具進入盆景中,不用出門就可以體驗各種壯麗的景緻。】

安放好了縮小隧道在房門口,又放好了箱庭道具的野比大雄,興高采烈的想要找夥伴去玩雪山大冒險,卻被告知大家都有作業,隻有靜香好心的邀請他一起做作業。於是忘記了房間中擺放有道具的大雄便和源靜香待了一下午,直到晚上纔回家。

而等到大雄回家時,大蛇已經在那無窮無儘的雪山中跋涉了許久……

當哆啦A夢想要收回道具時,大蛇從那怎麼都走不出去、怎麼也破壞不完的雪山中躍出,得到的便是藍色狸貓的驚訝尖叫聲。

“有小偷!”

對此,大蛇隻是憤怒的伸出手,喝令著萬物。

“時間!給我停下!”

憤怒跋涉了一下午的大蛇直接不給哆啦A夢出手的機會,神奇道具?想都不要想。

怪物的意誌可以支配物質、能量,也可以令時間靜止、倒流、加速,乃至是無形的命運也必須被迫在這個怪物的意誌麵前俯首折腰。

幸運、時間、物質……

世上萬物都站在了我這邊,你拿什麼跟我鬥?!

但仍然有一聲槍響響起。

【百發百中槍:一定會命中的槍。】

即使萬物都被喝令靜止,無論是哆啦A夢還是野比大雄都被定住了,這發被射出的子彈執著的前進。

驚訝之下的大蛇立刻發揮了自己所有想得到想不到的力量。

時空加速、因果律、空間傳送、能量毀滅……

但一切能力都無法阻擋那枚子彈,就算篡改了時間,讓時間倒流,這枚子彈還是會再度自動射出來;哪怕傳送到宇宙儘頭,這枚子彈也會直接跳躍過來;就算摧毀掉它的實體,還是會有一種隻有大蛇自己能夠感受到的模糊印象告訴他:有枚子彈正在朝著它射來。

然後很順利的,這枚並不致命的麻醉子彈就命中了大蛇的額頭。

“這不可能啊……”

大蛇睜大眼睛,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離譜的東西。

眼前隨即一黑……

當大蛇睜開眼時,手已經被手銬銬住了,周圍一片黑暗,明晃晃的聚光燈照著它,一個威嚴的聲音在它的麵前響起。

“老實交代吧,你應該也餓了,交代完了我們請你吃豬扒飯……”

“……”

看著麵前審訊自己的兩個日本警察,縱橫無窮世界不計其數年的大蛇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