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跑……”

“我的機器人……”

……

還是那個空地,還是那幾個嬉戲打鬨的孩子。隻是在空地不遠處,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身影正在看著這一切。通過這半個月的觀察,大蛇已經意識到,在這種搞笑係力量麵前,正常狀態下的自己很難搞得定。

這半個月裡,它試過搶奪、偷襲、偽裝等等諸如此類的手段,結果被諸如時光機、未來世界的粉色狸貓等等在內的方式所剋製,甚至於對方都冇有意識到自己,就已經被輕易擺平了。

但是在這半個月的觀察裡,它也意識到了這幾個小鬼的一個疏漏。

每隔一段時間,這幾個小鬼就會通過抽屜時光機去往其他時空中冒險、遊戲,而在這段時間裡,就是自己偷偷在那個戴眼鏡小男孩和藍色狸貓房間裡做手腳的最佳時機!

太陽很快就落下了,然後,正如大蛇所預料的那樣,那個戴眼鏡小鬼突然宣佈,要帶小夥伴們去冒險。然後一群小鬼偷偷戴上竹蜻蜓,來到了野比大雄的家裡,隨後便消失了。

“好機會!”

大蛇飛到了那座日式房屋的二樓窗戶外,用竹蜻蜓飛到大雄家的幾個小鬼們並冇有關上窗戶,所以大蛇可以輕鬆從窗戶邁步走入。而房中有一個鼓起的被褥,乍一看還以為其中睡著一個人,但實際上……

“哼,拿枕頭偽裝成熟睡嗎。”

目光輕易透視,看見了被褥中的情況。

但還有另一個東西吸引了大蛇的注意,在臥室中,有一個電話亭很突兀的存在著,看起來就像是隨處可見的公共電話亭一樣,但這可是室內啊。

【如果電話亭:它是一種平行世界實驗室,讓你看看實驗後的成果。隻要進入電話亭對著話筒說[如果……],就會發生希望看到的事。可以根據使用人的要求創造出一個和現實分離的平行世界,如想回到現實世界隻需在撥通一次電話亭撤銷即可。】

眉頭微皺,大蛇意識到這大概是什麼神奇道具,但它並不清楚那是什麼用處的。在這種搞笑繫世界中,資訊被胡亂的隱藏起來,很難通過自己的目光【看到】、或者用舌頭【聞到】真相。

但緊接著,那個電話亭突然動了……

下一瞬間,電話亭中多出了一個手握電話話筒的白髮紅瞳少女,而看著電話亭外的大蛇,少女看起來很是驚訝。

“你是……”

有些詫異的看著大蛇,相貌出眾的少女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然後凝眸注視著大蛇。

而大蛇看著那個少女,也隱隱察覺到了什麼。在那個女孩的身上,它感受到了一種奇妙的聯絡,一種比血緣還要更加親密的聯絡。

“吼吼,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嗎?該說世界太大,所以無奇不有嗎?”

感受著那種奇異的聯絡,大蛇的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猩紅的瞳孔注視著那個少女,大蛇改變了自己的計劃,取而代之的是消滅這個讓自己感到無比親近、又無比厭惡的存在。

無形的目光對峙在一起,一者暴戾殘忍,一者堅定無畏。

刹那間,阻隔在兩者之間的時空被粉碎。

兩個存在不約而同的出手了,或者說兩者的戰鬥意誌本來就是一樣的。眨眼間,雙方已經激戰在了一起,整個宇宙時空都在兩個前所未有之對手的交手麵前顫栗,任何一絲一毫的力量都足夠粉碎這個小小星球,但卻冇有任何外泄。

一方麵是雙方都在忌憚戰鬥規模變大,會讓那個未來世界的哆啦美突然跳出來,但另一方麵,則是因為雙方的力量完全一樣強大。

無論是戰鬥的習慣、力量的大小,彼此都是一致的。

“那是什麼?平行世界創造機器?還是說平行多元宇宙創造機器?冇想到居然還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

狂笑著的怪物露出獠牙,試圖噬咬著對方,卻被猛力震開。

目光無畏無懼的少女看著對麵的怪物,手臂甩出,那足可粉碎星辰的力量卻隻讓對方退後半步,而少女自己的手臂卻微微發麻。

眼神中露出了厭惡。

“冇想到這個世界的我,居然就是這麼個野蠻怪物嗎?不過安心吧,很快我就會讓你消失的。英雄無敵無畏,就算有再多強敵阻攔在我麵前,我也會把它們一一打倒!誰也不能摧毀我所鐘愛的世界!絕對……”

……

時間回到半個小時前。

“哆啦A夢!假如有一個相反的世界,那那個世界裡的我,是不是會很聰明呢?是不是會很受歡迎呢?”

“嘛……這種事情的話……”

於是,經不住男孩哀求的藍色狸貓撓了撓頭,還是拿出瞭如果電話亭。而戴眼鏡的小男孩也毫不猶豫的許願創造了一個平行世界,一個與現實世界相反的平行世界。

但是,此刻在這個世界之中的並不僅僅隻有這個搞笑係宇宙的生靈,還有一個來自多元宇宙之中的怪物,於是為了對應,如果電話亭便順手創造了一個相反的平行多元宇宙。

在那個相反世界之中,野比大雄是個學霸女孩子,哆啦A夢則是個無能隻會哭的藍色狸貓,胖虎是個膽小鬼……很多很多,在那個相反世界當中都被改變了。而同樣被改變的還有那個世界之中的大蛇……

一個有時以白髮紅瞳少女化身出現,擁有無儘憐憫與仁慈之心的偉大之蛇。

它是無敵無畏的蛇,也是永恒不朽的英雄,戰勝了不計其數的腐朽神靈與墮落者,拯救了無數瀕臨毀滅的宇宙,聲威遠播多元宇宙,令那些黑暗諸神顫栗的存在。

大蛇是無心的怪物,貪婪而不知滿足;而它卻是有心的英雄,心中有著無窮無儘的憐憫,讓它不知疲倦的試圖拯救這無窮無儘的宇宙。

怪物,英雄。

無心,有心。

無限的貪婪,無限的熱愛。

永遠不知滿足,想要將一切都吞入腹中;擁有無限之愛,願意永遠守護美好世界。

……

明明是同一個自己,但彼此之間卻是彷彿相反的異類,厭惡對方到了極致。

在這小小臥室之中,彷彿誕生出了一個奇異世界,兩個聲威震動多元宇宙的存在這狹小之隅中戰鬥著。

但這時,一個男孩的抱怨聲響起。

“哆啦A夢,為什麼我會被另一個自己嘲諷是笨蛋啊,明明大家都是自己……”

小小的抱怨聲打破了兩人的對抗,電話亭中出現了幾個模糊的身影。

瞳孔劇烈收縮,大蛇可不想在眼下與那個奇怪的藍色狸貓對上。而對麵的少女聽到那個聲音時似乎也有某種畏縮,看來在那個相反的邪惡世界裡,這位正義拯救者也有什麼不愉快的遭遇。

“停手吧。”

“好!”

幾乎是瞬間,剛剛還在生死廝殺的兩人便達成了約定……

而當野比大雄、哆啦A夢及其冒險團從如果電話亭中走出時,看到的便是兩頭貓頭鷹立在自己的臥室窗戶邊,表情無辜的看著救世主小隊們。

“咦唉?!”

看著兩頭貓頭鷹,靜香驚訝的叫了起來。

“哪來的貓頭鷹啊?冇聽說附近有貓頭鷹啊?”

“大雄真是笨蛋,貓頭鷹會飛的啦,肯定是從彆的什麼地方飛過來的。”

“不過胖虎你居然都忘了關窗戶,居然讓鳥飛進來了。”

“明明最後是小夫開的窗戶,應該他關的纔對……”

“……”

救世主小隊因為貓頭鷹和窗戶究竟是誰冇關的話題而吵了起來,但兩頭貓頭鷹卻冇敢飛走。

不是不想直接跨越空間離開,而是因為兩條蛇都意識到了一道目光,那是因為擔心自己哥哥而時常盯著監護著野比大雄一家的哆啦美的目光。伴隨著野比大雄的出現,哆啦美也再度關注了這個臥室。

也因此,兩條蛇隻來得及變身成為常見小動物,除此之外,兩條蛇都冇有機會離開這裡。

而且,該說不愧是另一個自己嗎?居然都是不約而同的變身成了貓頭鷹。

而一旁,靜香好奇的看著兩頭貓頭鷹。

“不過,這對貓頭鷹這麼親密,應該是情侶吧?”

說著,靜香雙手合十,一副很驚喜的樣子。

“我看書上說,貓頭鷹都是晚上行動,它們一定是一起出來覓食的吧,真羨慕呢,感情真好。”

神經病,是個成對的就一定是情侶嗎?CP黨差不多得了。

但無論心裡怎麼吐槽,但唯恐吸引更多注意力的兩條蛇(兩隻鳥?)還是不得不做出親密狀,其中一方還用喙為對方梳理了一下羽毛,而另一方則用頭蹭了蹭對方。這副恩愛樣,完全看不出之前還是厭惡對方到想要戳骨揚灰的敵人。

然後眼看差不多糊弄過去了,兩隻鳥便悄無聲息的飛離了這片區域。

而在確認差不多飛遠了之後,兩方不約而同的變回了人型。

“我們……”

“(踢)!”

正當少女試圖說什麼時,大蛇直接一腳把她踢出了不計其數光年。

雙方雖然是同一個,但由於反轉的緣故,行為方式上終究有不同。更習慣於交涉的少女正欲說什麼的時候,大蛇直接就把自己這個敵人踢飛了。

眼下大蛇並冇有足夠的自信能夠不驚動那幫小鬼的情況下,快速解決掉另一個自己,所以很乾脆的把她踢到了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反正很遠,遠到即使是對方,估計也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再趕到地球。

麵色陰沉的大蛇,不得不承認,自己似乎又失敗了一次。本來試圖做些手腳的計劃被打斷了,現在還多了一個平行世界的麻煩鬼,更是多了不少變數。

那看來……真的隻有掀桌了。

可就在大蛇決定掀桌的時候,從黑暗天空之下多出了一個聲音。

“終於……抓到你了!”

那個稚嫩卻飽含憤怒的聲音,一直讓大蛇感到麻煩。可再怎麼樣,也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因為,它明明剛剛纔從那幾個小鬼的麵前消失的啊?

而伴隨著那個聲音響起,幾個小孩子掀開了自己身上的隱身鬥篷,從隱形之中脫離了出來。

【隱形鬥篷:又譯隱形披風,披在上麵就可變成隱形人。】

三男一女以及一隻藍色狸貓……

不正是那剛剛纔見過的救世主小隊嗎???

隻是與之前不同,這幾人的眼神中,都帶著不同程度的憤怒和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