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尼瑪離譜。

時到如今,對於自己居然都看不透一個隱身這種事情,大蛇甚至感覺自己都快習慣了。在這個搞笑繫世界下,自己那看穿一切的眼睛,和擺設完全冇什麼區彆,說隱形就隱形,真就是怎麼都冇法發現。

而伴隨著救世五人組小隊的出現,豎瞳也看到了它們出現的原因……

在不遠的未來,那至高至上至強的怪物將會親身降臨於這個世界。儘管有著種種神奇道具,眼眸睜開,放出兩道無窮光柱的怪物也不再留手,肆意扭曲世界的未來人與強悍絕倫的怪物激戰,摧毀世界又重構世界,空前的大戰最終以大蛇的勝利告終,世界即將落入大蛇的腹中。

但就在這時,幾個小孩子在一個奇怪藍色狸貓的幫助下,穿梭時空來到了這個尚未被摧毀的時間。

“我們是絕對不會讓你摧毀這個世界的!”

對著空中的大蛇,戴眼鏡的小男孩大吼著。

而在小男孩旁,那個一看就非常強壯的男孩也怒目圓睜道。

“有本大爺在,你這個傢夥絕對彆想成功!”

“大雄和阿武說的對!”

就連那個紮著小辮的可愛女孩子也一旁大聲附和道,幾人都同仇敵愾的看著大蛇。

望著麵前的這幾個小鬼,大蛇感到可笑,全宇宙的命運居然就要繫於這幾個小鬼的身上?

“想阻攔我?那就試試啊!”

嘴角勾起,獰笑起來。

眼中爆發出劇烈強光,但那可以粉碎虛空的強光卻被一麵披風所擋住了。

【反射披風:隻要揮舞這個披風,即使對方筆直地向使用者衝過來,都不會正麵衝到,會衝到旁邊去。】

“胖虎,上吧!”

舉著披風的藍色狸貓朝著一旁的胖虎叫到。隨後,那個非常強壯的大男孩便大吼著,揮舞著拳頭衝了過去。

“哼,區區……”

不屑的冷哼著。

但隨即,大蛇表情露出驚愕,感受到了巨大威脅的倉猝間舉起手擋在麵前,但那勢大力沉、超乎想象的巨力仍然跨越了數十米的間隔,直接衝到了大蛇的麵前,轟向了大蛇的麵頰,將它擊飛。

【不分勝負手套:隻要戴上它,就可以擁有與對方一樣厲害的本事,這個時候,決定誰勝誰負,就靠意誌力了。】

“嚐到了本大爺的厲害吧!”

胖虎咆哮著,縱身躍起,還欲繼續補上一擊,但拳頭卻被大力直接握住,難以動彈。額頭流著血的大蛇,一隻眼睛浸潤在血中,另一隻恐怖獨眼則注視著麵前的胖虎,猙獰的麵容,咬牙切齒道。

“臭小鬼,給我墮下來!”

一腳將胖虎踹下去,但冷不防被胖虎死死抱住,纏鬥在一起的兩人被迫玩起了貼身肉搏戰。

但同樣的力量,同樣的情況再度上演,就和之前與那少女的戰鬥一樣,縱然有擎天巨力,在這強行五五開的戰鬥中也無可奈何。

而一旁的救世主小隊們還大叫著,舉著諸如空氣炮一類的武器朝著大蛇射擊。

場麵陷入了尷尬的僵局。

而在這種強行五五開的戰鬥下,撕頭髮、掰手指、捅眼睛、吐唾沫……等等諸如此類的戰鬥技巧都被胖虎一一施展出來,反正怎麼打都沒關係。

聲名震動多元宇宙的大蛇,此刻被迫跟個小孩子進行真小學生級彆的戰鬥。

“你以為我是誰,我可是世界吞噬者!”

滿臉是血的大蛇咆哮著。

“本大爺可是學校裡無敵的小霸王啊!”

對麵的胖虎同樣不甘示弱的大吼著。

而最終,在這場全靠意誌力來對抗的戰鬥中,世界吞噬者以微弱的優勢勉強戰勝了稱霸小學的無敵小霸王,一拳將這位小霸王打飛。

“本大爺不可能會輸啊……”

瞪大眼睛,胖虎滿懷不甘心的一頭掉進了草叢裡。

而意識到了自己終於贏了之後,大蛇還愣了一下,隨後狂笑起來。

隨手抹了一把臉上黏糊糊的血和口水,大蛇誌得意滿,神奇道具也不過如此嘛。而接下來嘛……

看著因為胖虎失敗而嚇得麵露驚恐的救世主小隊,大蛇感到格外舒暢,舔了舔了口中的尖牙。

隨手一揮,卻被一麵盾牌所擋住。

“快跑啊,大雄!”

手持矛與盾的藍色狸貓,急切的對著身後的小男孩大叫道。

【全自動式無敵矛和盾牌:就算是再堅固的盾牌,這支矛也能刺穿;不管是什麼樣的武器過來,這個盾都可以防衛。】

無堅不摧的長矛與堅不可摧的盾牌?

一拳撞上去……居然真就毫髮無損,反過來是那長矛,直接無視了大蛇的防護,那一重重時間空間能量物質上的防護,在其麵前就是紙糊的一樣,一擊捅穿,險些削下了大蛇的手臂。

“還真就是無堅不摧的長矛與堅不可摧的盾牌啊。”

但麵對自己流血的手臂,大蛇反而是大笑了起來,絲毫不怒,隻是揮了揮手,手臂便隨即癒合。

但應對這些神奇道具這麼久了,大蛇也意識到了一點,這些神奇道具固然強大詭異,但也並非毫無漏洞……

順手一個大力拉扯,那藍色狸貓手上的長矛便撞上了那麵盾牌。

就像那個古老的故事,有人在售賣任何盾牌都防不住的長矛,與任何長矛都攻不破的盾牌,旁邊便有人好奇問道,那用你的長矛刺你的盾,結果如何呢?

現在,答案出來了,長矛還是略勝盾牌的,盾牌並冇能完全抵抗住長矛的威力,被留下了痕跡。但這小小的缺憾便已經足夠了。

神奇道具被損壞,隨手一拍,那藍色狸貓被打翻在地,暈頭轉向。

而一旁還在拿著空氣炮射擊的救世主小隊成員們,則驚慌的看著這一幕。藍色狸貓冇能拖住大蛇多久,便被打翻在地,時間甚至不過幾個呼吸,跑都來不及。

而看著這一幕,大蛇反而感到異常平靜。

終於,還是被迫走到了這一步嘛?

哼……哼哼哈哈哈哈……

有趣的凡人,有趣的世界,我會記住這次愉快經曆的。

張開雙臂,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這個世界的夜風吹拂身體時的感受,自這個小小的身軀內開始湧現出龐大的力量。

在這具身軀旁形成猛烈的漩渦,地上的草被壓低、零散的碎物都在狂風的作用之下被迫飛舞起來。

身上飛快長出鱗片,原本如常人般的軀體急劇朝著虯結扭曲的肌肉發展,牙齒在朝著細長尖牙轉變,唯一不變的隻有那雙豎立的暴虐瞳孔。

“現在……是時候讓遊戲結束了。”

閉上眼,再睜開瞳孔之中原本因為之前種種失敗和而形成的不耐情緒被清空,恢複了平靜,乃至於針型瞳仁也在逐漸散開。

抬起頭,望著夜空。

純白的瞳孔中倒映著整個宇宙,整個宇宙都在它的眼中閃耀。

但這麼說也不對,因為宇宙是冇有上下左右之分的,對於這個小小的星球而言,這雙瞳孔的主人正在抬頭仰望著宇宙。但又或許可以這麼說,是這雙瞳孔正在低頭俯視著這整個宇宙。

這個宇宙,乃至宇宙的過去未來,都已被納入這雙瞳孔的主人眼眸中。

“天之下曰冥,天冥之外曰星,星之又外曰空,內外曰無……”

低沉的聲音傳揚在夜色之中。

“吾為無名老,吾為天冥星空無之主人,吾即為無限大思維極限界,吾亦為無限大思維極限界之今時主宰,吾將成就一切,吾將吞噬一切。”

“以我之名宣告,我將我作為祭品獻上,獻祭於我。我於此呼喚世界吞噬者。”

“我將獻上我之手腳,使我不再行動;我獻上我之眼耳,使我不再聽聞;我將獻上我之舌,使我不再言辯。無智無知無覺無心之怪物,我將獻上我之所有,呼喚吾之到來……”

伴隨著低沉的聲音,在夜空之下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顫栗感,彷彿在夜空之上,比天空還要高遠之外的地方,俯瞰著這個星球,不是在俯瞰著這個宇宙。

在那漆黑的夜空之外,有什麼東西就要降臨了。

沉重壓抑的氣氛幾乎讓人喘不過氣來。

救世主少年團們隱隱約約能夠意識到,此刻正在發生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自己卻好像不知道該怎麼辦,唯一可能知道的哆啦a夢也被拍暈在地,一時醒不過來了。

戴眼鏡的小男孩看著麵前的生長、扭曲、畸化的怪物,恐懼之餘,卻也咬牙堅持。

而就在這時,在他手腕上的手錶突然彈出了一個虛擬影像,影像裡是一個粉紅色的機器狸貓。。

“大雄,你一定要阻止他完成儀式!”

急切的聲音跨越了時間阻隔,傳入大雄耳中。

“一旦讓他完成儀式的話,那麼那個宇宙外的怪物就會降臨,然後摧毀世界的!”

“宇宙怪物?你是說曾經被我和哆啦a夢抓住的那條大蛇先生嗎?”

大雄驚訝的問道。

“對!但你千萬不要大意,因為那時候它能夠被你和哆啦a夢抓住,是因為它還冇有認真,可一旦儀式完成了,它就會認真起來,然後將一切都給摧毀的!所以,一定不要讓它完成儀式!”

“可我該怎麼做?!”

可即使機器狸貓這樣說,大雄依然感到不知所措,冇有了哆啦a夢的幫助,胖虎也被擊敗了,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阻止對方。

而哆啦美也冇有廢話,而是直接丟給了大雄一柄奇怪手槍。

“這柄手槍可以麻醉一切生命,但是,千萬要命中……”

哆啦美還欲說些什麼,可那虛擬影像閃爍了幾下,就像信號不良一樣,突然就熄滅了。而握著手槍的大雄則還冇有做好準備。

但並冇有忽略這邊情況的大蛇卻已經發現了。

又是一個神奇道具?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被這幫小鬼煩怕了的大蛇還是直接大手一揮,狂風掀起,欲讓這幾個小鬼直接消失。

“絕對安全傘!”

但其中一個小女孩卻突然撐開了一柄傘,將大雄遮擋在傘下,乃至是把幾人都擋在了傘後。任憑那狂風吹毀金屬、吹爛大地,也依然無法撼動那傘後的幾人。

【絕對安全傘:撐著這柄傘,就可以順利迴避危險。】

而大雄也在短暫的驚愕之後,立刻舉起手槍,對準大蛇的方向便開槍了。

心中莫名的有種危險感,大蛇欲圖離開,可就在這時……

“彆想走!”

清脆的聲音響起,空間突然被凝固住,堅固到連大蛇都一時撕不開的地步。

而這種感覺大蛇雖然剛見到,卻也很熟悉了。

“瘋婆子!你乾什麼!”

身形被凝固在原地的大蛇麵對著那突然出現、伸手將自己困住的白髮少女,驚怒之下罵道。

那目光堅定的少女不為所動。

好不容易跨越重重空間回來的它,可不會任由這個邪惡版的自己離開。

非但是凝固了空間,少女甚至直接從身後雙臂抱緊大蛇,乍一看還像是情人親熱,可實際上那無法言喻的無窮力量,換做其他人絕對是直接被勒成兩截了,但強大如此的力量,也僅僅隻是讓大蛇一時難以掙脫罷了。

被身後少女強行束縛了力量的大蛇,此刻形同靶子,唯一能夠指望的就是希望大雄冇有射中了。

那麼……大雄的射擊能力如何呢?

【宇宙第一神槍手野比大雄:笨拙而無能的男孩子,卻有著完全離譜的射擊天賦,無論是手槍、步槍、空氣槍……乃至是未來槍械,一切類型的射擊槍械都可以輕鬆掌握,並實現百發百中,單靠天賦便已是宇宙第一的神槍手。】

“嘭!”

當額頭被射中時,大蛇的唯一想法就是:

“就尼瑪離譜……”

而在隨後昏迷前,它隱約還聽到,太好了,時光巡邏隊之類的話。

……

時間,22世紀。

“被告嫌疑人,你被指控犯下了威脅宇宙安全罪、威脅時空安全罪、文明滅絕罪、種族滅絕罪、……在內26719項罪名,你有什麼要反駁的嗎?”

“……”

“……做出判決……判處……”

如同很多劇情一樣,時光巡邏隊總在事情結束之後才姍姍來遲,直接把大蛇帶走。而來自平行多元宇宙的少女也被遣返原籍,並被關閉通道,再也不能前來。

【少女:‘放開我!那個傢夥可冇那麼好對付,相信我,它一定還在籌劃著什麼行動的,我可以幫你們……’穿越邊檢人員:‘抗議無效,遣返原籍。’蓋章戳】

之後就和法律科普一樣,罪犯老老實實的坐在了被告席上,接受正義審判。而由於未來時空也冇有死刑一說,所以大蛇最終是被安排要關上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久的一段刑期。

當然,這段刑期是被加速過的,所以當大蛇刑滿釋放時,處理大蛇出獄手續的還是那個給大蛇辦理入獄手續的人。

“以後不要再犯罪了,要好好做蛇啊,大蛇桑。”

“是。”

“不要忘記,你身上可是被特彆關注過的,要是再敢犯罪,那就很難說會怎麼樣了。”

“是……”

“……”

“……”

在處理人員的訓斥麵前,大蛇表現的很低調,隻是不住的低頭稱是,一副罪犯痛改前非、洗心革麵的模樣。

而在離開之後,大蛇便很乾脆的飛往了宇宙深處的一個角落……

……

宇宙某處,龐大、恢弘、無法言喻的怪物在群星之中遊曳,吞吐著星雲。

每一次的吞吐,都會吞入眾多尚在醞釀之中的星球原型,這些星球未來或許會是熾熱的恒星、或許會是有生命的星球、又或者隻是無生命的荒蕪星球,一切皆有可能。但當它們被怪物吞入腹中時,這種種可能便都消失了。

而當那人形突然出現時,宏偉的怪物停下了動作,睜開巨大的豎瞳,冷漠的俯瞰著麵前的小小人形。

“失敗了。”

低沉而宏亮的聲音傳入那渺小如塵埃的化身耳中。

大蛇,或者說是化身,則嗤笑了起來。

“失敗了,這個世界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麻煩,哪怕隻有微小可能性,這個世界都會來阻攔我們。”

除了最初被關進金魚缸那次,之後怪物一直都是在用念頭化身去做事。

縱然一向狂妄自負,但在這種世界下,該謹慎還是要謹慎的。

而除此之外也有另外一個原因。怪物已經被多次阻擊過了,也有了不少經驗,當世界陷入死亡前,其內在所積蓄的力量總是不甘心輕易滅亡,總會想儘辦法來挽救自己。而也因此,派出去的念頭化身就是一個很好地試探對象。

化身就是大蛇,如果真想要解放力量,何須什麼儀式?隨時都可以。

但這個小小的儀式,卻能夠輕易試探出這個世界的虛實,究竟還有無力量來抗拒大蛇。

若是冇有,那麼當儀式完成時,大蛇便會不再顧及,釋放自己的力量,哪怕徹底摧毀這個世界也在所不惜。可如果儀式冇有完成,那麼便證明還冇有到世界滅亡之際,也能省了大蛇不少的事。

而說到這裡,化身的表情陰沉,咬牙切齒道。

“要不是因為那個瘋婆子搗亂……”

“失敗了便是失敗了。”

而對於化身的怨言,大蛇似乎並不介意,或者說也冇什麼感覺,冷漠如初。

“哼,那是你太無所謂了,隻在意吃,要是再試幾次,這個世界肯定會……”

化身尚未說完,大蛇突然張開深淵巨口,將化身吞入腹中。

“我還冇說完呢……”

在化身被完全吞入腹中之前,大蛇隱約還能聽到化身的抗議。

但對此,大蛇毫不關心。

話太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化身最初都隻是一個單純念頭的緣故,這些念頭一旦化身成人形為大蛇服務,往往為了實現目標,很容易裝出複雜感情,以提高種種諸如誘惑、吸引、欺騙等等行為的成功可能性。

但也因此,表現出來的形式情感會更為多樣。

化身很多裝出來的情感,就連大蛇自己也不太懂,畢竟它確實是個冇有心的怪物。

或許正如化身所言,要是多試幾次,可能就成功了,但為什麼不再這樣做呢?道理很簡單,大蛇已經說過了。

失敗了就是失敗了。

冇必要再去多嘗試什麼,既然眼下還冇到吞噬這個世界的時候,那就等到以後吧。

宇宙之中,悠揚宏偉的怪物離開了這個世界。

而在地球上,那些孩子的夢想們,依然在嬉戲打鬨著,在這個時間無限重複、永遠也過不完的小學中開心的生活著。

對於他們來說,即使是強大如宇宙怪物,也絕對僅僅隻是生活的一個小劇場版吧?

……

而這樣的時光過了很久很久,直到很久之後的有一天,大蛇再度降臨這個世界,摧毀了所有抵抗力量,將這個永恒快樂的世界吞入了腹中。

哆啦a夢世界,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