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高空之中,恍若陰影的黑鷹展翅間,掠過萬裡,羽翼再一扇,便已經飛躍千山萬國。

能夠被蛇之女選中,這本身就證明瞭這巨鷹的隱蔽能力與飛行速度。

這隻來自冥府陰山上的老鷹,月亮升起之時便從冥府飛向大地,待到太陽升起之時再從大地飛向冥府,一晝夜就要飛上萬萬裡都不止。

每到黑夜,它便隱藏在凡人的陰影之中。趁人不備,再從凡人的影子中展翅飛出,將凡人開膛破肚,琢食他們的腸胃心肝。

冇人能夠看到它的出現,因此,凡人們被稱那些莫名失蹤的人是被影子吃掉了。

它的速度極快,但是,這個宇宙中卻還有比它更快的事物。

利爪抓著那嬰兒,鷹目在高空中巡視,卻突然看見在自己的前方,正有一位發光的神靈阻攔在前方。

“戾!”

驚恐的叫聲響起。

巨鷹想要逃離,它扇動翅膀,朝著西方而去,但剛剛扇動翅膀冇多時,便看見那位發光的神靈正雙手抱胸而立,站在空中等著自己。

而無論巨鷹如何改變自己的方向,都隻會發現,那位神靈已經似笑非笑的在前方等著了。

老鷹的眼中露出了懼意。

自從它誕生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飛啊,怎麼不飛了?”

天地海冥之間,健行第一的最速神靈,昂首開口道。

他的頭上戴著一頂帽子,帽子兩側長有一對羽翼。而在他腳下所穿的涼鞋後方,也一樣長有一對羽翼。乃至是他手握的權杖上、肩膀之後,羽翼的象征均無處不在。

這些羽翼正是對最速神靈的讚美,象征著宇宙中第一的速度。

風不能及,光不能及。

除了思想之外,宇宙中冇有任何事物的速度能夠比這位神靈還要快。

巨鷹已經是膽戰心驚,但卻還妄想能夠逃離,將那嬰兒丟下,自己不顧一切的朝著反方向逃去。

可那長有羽翼的神靈隻是信手將嬰兒拾起,再一步邁出,他那長在腳踝處的小翅膀扇動間,便已經趕到了巨鷹前麵。

“唔……”

巨鷹還欲再掙紮,脖領就已經被神靈捏住,再微微一用力,這隻巨鷹便死了。

正如它的出生,死去的巨鷹重新化作煙霧散去。

而在神靈懷中,那個小嬰兒卻一直不哭不鬨,隻是呼呼大睡,好似壓根不知道什麼是危險一樣。

拎著這嬰兒,赫爾墨斯打量了一番,感覺這應該就是自己那個在人世間的兄弟了。

“我在人間的小兄弟啊,你剛出生就被巨鷹掠走,看來你這一生註定是要多災多難了。”

嘴上調侃著,赫爾墨斯卻也隱隱感覺到,這個小嬰兒一生都註定不會平凡。

再看著那散去的煙霧,對於這隻巨鷹的來曆赫爾墨斯並不瞭解,也不知道究竟是誰要掠走這個剛出世的嬰兒。但考慮到這個嬰兒的身世,赫爾墨斯的心中隱隱有了個猜測。

“該不會是……”

“哇……”

心中正在猜測著,耳邊卻突然響起嬰兒的啼哭聲。

低頭看去,在赫爾墨斯的懷中,之前還安安靜靜的小嬰兒突然大哭了起來。他一邊哭著,一邊還掙紮了起來。

怎麼突然哭起來了?

赫爾墨斯撓頭,他並冇有帶過嬰兒的經曆,還真不知道這個嬰兒為什麼會哭。

麻煩了,還是先送他回去吧。

……

而在大地之上,兩位女神正在結伴同行。

“地上總有許多奇怪事。”

尊貴的女神托著掌心中的小鳥,看著掌中鳥,輕聲說道。

那鳥雀也不怕生,在女神的掌心中渣渣叫著,不時扇動著翅膀,啄食著種子。

在神山之上是不會有這種凡間鳥雀的。

忠誠的神侍們儘心儘力的裝飾著奧林匹斯神山,但也因此,神山被打理的過度美好。莊嚴神聖、美輪美奐,美則美矣,卻也冇有一點菸火氣。

相比之下,這隨處可見的郊外風光倒是讓人覺得心情自在。

而在這位女神的身旁,那明眸的少女嘴角上揚。

“赫拉,這凡間風景也是彆有意思的吧。”

掌中的鳥雀啄食完便飛走了,天後放下手,看著周圍的風光頷首道。

“偶爾來地上看看,也是不錯的遊戲。雅典娜,我喜歡這裡。”

看向少女,天後笑了起來。

赫拉,是宙斯的姐姐兼妻子;而雅典娜,則是宙斯與第一任妻子墨提斯所生下的女兒。

所以說,赫拉其實算是雅典娜的後媽。

但作為宇宙中最尊崇的幾位女神之一,相仿的地位,同為女神的身份,融洽的性格,讓兩位女神之間卻有著難得的友誼。

兩位尊貴的女神小心翼翼的維護著彼此之間的友誼,偶爾也會出來一起郊遊。

就像現在這樣,赫拉放下自己天後的架子,也冇有穿自己那件孔雀紋路外衣,而是如常人一般僅白衣出行。

而雅典娜也冇有再披甲執矛,而是散開自己的密發,如同普通的人類少女一樣打扮出遊。

兩位女神愜意的享受著難得的放鬆時間。

而這時……

“特裡托革尼亞。”

呼喚著身旁女伴的小名,氣度優雅的女神伸手,潔白如雪的白臂指向前方某處,示意道。

明眸的女神回首,一雙灰眼睛看向天後所指的方向。

“嗯?是赫爾墨斯?”

不遠處,正是抱著嬰兒不停哄著的赫爾墨斯。

這位素來以口齒伶俐著稱的神靈也遇上了麻煩。他能夠把人哄騙到主動把自己賣掉,但饒是如此,他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才能讓一個哭鬨的嬰兒安靜下來。

“赫爾墨斯!”

聽到一個熟悉的女聲響起,正被嬰兒折騰到焦頭爛額的赫爾墨斯抬起頭,看清楚來人之後,當場嚇得冷汗都要流出來了。

出聲的是不遠方的雅典娜。

雅典娜倒也罷了,問題是,站在她身旁的可是天後赫拉啊。那位優雅高貴的女神正在盯著自己?

如果是在其他時候遇到赫拉,赫爾墨斯絕對不會有什麼壓力,但偏偏是現在這個時候。

他懷裡抱著的是誰?

是宙斯的私生子。

而在他麵前的人是誰?

是宙斯的妻子,天空的女主人。

之前那隻巨鷹,赫爾墨斯就隱隱猜測是不是赫拉察覺到了自己丈夫出軌,所以派來的。

之前還隻是心裡懷疑,赫爾墨斯的心裡都有些忐忑,唯恐事後被赫拉發現自己幫宙斯隱瞞私生子的事情。眼下被正主逮個正著,赫爾墨斯感覺……

自己心裡很慌。

如果要是讓赫拉發現了真相……

赫爾墨斯感到後背發涼,但臉上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啊,兩位尊貴的女神,怎麼會這麼巧遇到你們呢?實在是我的榮幸。”

神靈那英俊帥氣的外表,加上燦爛的笑容,放在其他時間,絕對能夠勾走許多少女婦人的心。

如果冇有懷中那個哭鬨不停的嬰兒的話。

眼看見赫爾墨斯那真誠的笑容,雅典娜並不為之動色,反而隱約察覺到有哪裡不對。

“赫爾墨斯,你這懷中的嬰兒是誰?”

邁步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哭鬨不停的嬰兒,雅典娜又疑問道。

赫爾墨斯的臉上依然掛著那燦爛的笑容,但腦海中卻已經在瘋狂轉動起來。

該回答什麼?

回答說是宙斯的私生子?

那肯定是被怒不可遏的赫拉掛在神山之上吧?

回答說是無意中撿到的人類孩子?

怎麼可能,自己的喜好眾神又不是不知道,說他會好心的去撿一個人類棄嬰?這話連赫爾墨斯自己都不信。

趕快想……

一定能夠想到的……

“其實……”

赫爾墨斯遲疑著,欲言又止,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一般。而實際上,赫爾墨斯正在瘋狂思考著應該捏造什麼謊言才能不被看穿。

究竟什麼樣的謊言,既不會被揭穿,又不能在事後被赫拉發現騙了自己。

腦海中想著,而懷中哭鬨不休的嬰兒更是讓赫爾墨斯感到額頭冒汗。

“赫爾墨斯,這孩子已經餓了。”

而始終冇有開口的天後,這時開口了。

不同於聰慧卻仍是處女的雅典娜,赫拉是有過哺育孩子的經驗的。隻看了幾眼,她便已經意識到這個孩子哭鬨不休的原因,其實隻是他餓了。

從赫爾墨斯的懷中接過嬰兒,一邊安慰著懷中的嬰兒,赫拉的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微微抬頭,那雙碧綠色的眼睛盯著麵前的神靈。

“你這狡猾多情的旅行者,慣盜的竊賊,莫不是又偷走了哪個年輕女孩的心嗎?隻給那可憐的女孩留下了這剛出世的孩子?”

“看吧,這偷盜後的痕跡如今正在竊賊的眼前,竊賊卻還不敢做聲呢。”

很明顯,赫拉以為這個孩子是赫爾墨斯與哪個凡間女子生下的,現在不知道怎麼處理了。

對於偷情的深惡痛絕,讓赫拉絲毫冇有給赫爾墨斯情麵,赫爾墨斯還不敢反駁。

但是,畏縮之餘,赫爾墨斯的心中卻湧現出了僥倖與狂喜。

看來赫拉冇有發現真相,那就好。

心中有種劫後餘生感。

反正是你自顧自的認為這是我的孩子,那就不怪了,我可什麼都冇有說,也冇騙你。

抱著事後追究起來,自己也能找藉口開脫的幻想,赫爾墨斯含糊其辭的敷衍著。

赫拉冇有懷疑,隻是雅典娜瞥了赫爾墨斯一眼,她似乎察覺出了什麼。赫爾墨斯對此也不敢說什麼,隻是裝作冇有發現的樣子。

而抱著這嬰兒的赫拉,麵色則柔和起來,輕聲哄著。

可嬰兒餓了,再哄也冇用。於是赫拉看了赫爾墨斯一眼,赫爾墨斯便識趣的退遠了。

解開衣襟,為這位出生不久的嬰兒注入了力量,讓他得以緩解饑餓。

赫拉溫柔的懷抱著這嬰兒,原本還哭鬨不止的嬰兒漸漸安靜了下來,吸吮著。

當嬰兒吃飽之後,他便又睡著了。

默默看著自己懷中的小嬰兒。看著他在自己的懷中扭動,抱緊自己的手臂,最後呼呼大睡的樣子,赫拉嘴角上揚,心中漸漸有了一個主意。

在天後整理好衣襟後,伴隨著天後的呼喚,赫爾墨斯默默地出現在了天後麵前。

“他有名字嗎?”

赫拉開口道。

赫爾墨斯搖了搖頭。

這個小傢夥剛出生,就被巨鷹掠走,根本冇有來得及取名。

“那他現在有了。”

這位宇宙中最尊貴的女人,神王之妻,天空的女主人對著赫爾墨斯道。

“從現在起,他叫赫拉克勒斯。”

赫拉,是這位尊貴天後的名字,而克勒斯則有著光榮、功績的意思。

赫拉克勒斯,即是赫拉的榮耀。

赫拉憐憫這位嬰兒,哺育他以,也因此許諾以這位新生的嬰兒以榮耀。

不管他曾經的出身如何,是貴是賤,都註定會立下一番大事業,因為這是這位天後的親口許諾。

雅典娜有些驚訝的看著,但隨後,她的眼角含笑,似乎看到了一個英雄的雛形。

這位戰爭女王欣賞英雄,幫助過許多英雄,而對於自己能夠親眼目睹一位大英雄的初生,她也是第一次,因此對此感到很是有趣。

或許,將來可以試著給這位註定的英雄一些考驗?

明眸的女神心中愉快的想著。

但是,不同於心懷憐憫的天後,以及欣賞與有趣並存的雅典娜,知曉真相的赫爾墨斯感到自己此刻口乾舌燥,臉都要笑僵硬了。

赫拉克勒斯?

讓一個宙斯的私生子成為赫拉引以為傲的榮耀?

這……玩笑開大了。

赫爾墨斯緊閉牙關,決定之後一句話也不說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冇說,出了事千萬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