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麼,赫拉,你又要讓這個孩子去往何方呢?”

雅典娜問道。

赫拉聞言,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眼波流轉間,看向了正低眉順目的赫爾墨斯,意思不言而喻。

裝聾作啞的赫爾墨斯隻得彎腰撫胸,迴應道。

“尊貴的女神,您有何吩咐我這卑微的旅行者嗎?”

赫拉懷抱著熟睡的嬰兒,低頭看了看後,細心的為其撚好布帛角,不讓寒風侵襲這個小嬰兒。

然後對著赫爾墨斯道。

“既然這是你的孩子,那就由你來指派他的成長吧,讓他在成年後,成為一位足可承載我榮耀的英雄。”

赫爾墨斯不得已,隻得再接回這個小嬰兒。

而之前還隻覺得吵鬨的小嬰兒,此刻卻讓赫爾墨斯感覺自己像是捧著燒炭一般,隻欲脫手,甩掉這個大麻煩。

兩位女神對視了一眼,隨即消失在了這片野地裡。

隻留下了懷抱著嬰兒的赫爾墨斯,滿臉愁容。

“既然滿心愁苦,何不把他交給我。”

而就在赫爾墨斯發愁之時,耳旁卻忽然又響起了一個聲音,沙啞,生冷。

赫爾墨斯微微一驚,卻隻見一位女神正在他的身旁。

那女神雖是死者,姿態卻比活人更為威嚴;雖是毒蛇,麵龐卻比鮮花還要美麗。她的家世雖不如宙斯的子女要顯赫,但其父親的凶威卻無誰能及。

她手握的權杖,統禦著世上所有的毒蛇,在死亡世界裡統治著自己的國家。世上的凡人都懼怕她的名號,麵對毒蛇也不敢去打,唯恐得罪這位毒蛇女神。

而眼下,這位麵容蒼白冷漠的少女正出現在赫爾墨斯的麵前。

赫爾墨斯的臉上露出了驚訝。

“啊,美麗的女神,真冇想到你居然也會來到這大地之上。”

故作的驚訝之下,赫爾墨斯卻肌肉不自覺的繃緊,做好了戰鬥準備。

這位長居於死亡世界的女神可不好招惹,冷酷無情,一心服侍著自己的父親。也不知道她突然來此是為了什麼。

這位名為莫娜的女神,罕見的低頭致敬。

“赫爾墨斯,既然你為了這個孩子而煩惱,那不如就將他贈與我吧,我會好好處理他的。”

而對於這個提議,之前還在發愁怎麼處理這個孩子的赫爾墨斯,卻突然打了個哈哈。

“女神啊,我其實還是挺喜歡小孩子,鬨騰歸鬨騰,但是,也挺有意思的,就不麻煩你了。”

諸神中,有三位神以多智聞名。

一個是盜火者普羅米修斯,他的聰明睿智可以洞察人心,看見未來,是聖哲的智慧。

一個是戰爭女王雅典娜,她通曉世界上的各種知識,包括治國打仗的技術,這是統治的智慧。

而還有一個便是常以旅行者出現的赫爾墨斯,他並冇有那麼多的學識,卻有著商販一般的狡黠多智,這是多變詭詐的智慧。

如果說赫爾墨斯最初還不知道那巨鷹是怎麼來的,甚至懷疑過是赫拉。那麼當赫爾墨斯看見現身的莫娜之後,他的心下便已經瞭然。

看來,這位嬰兒已然吸引到了三位女神的注意,而最早的一位便是毒蛇女神莫娜。

最初她驅使巨鷹來掠走這個孩子,巨鷹失敗了,便忍不住想要親身上場,又因為突然亂入的赫拉與雅典娜,而未敢輕舉妄動。眼下赫拉與雅典娜離開了,她便抓住機會,出現在自己麵前。

雖然不知道這位女神為什麼要掠走這個孩子,但赫爾墨斯的本能告訴他,最好不要同意這位女神的意見,不然後果會是什麼,恐怕真的無法言說。

而麵對赫爾墨斯的推脫,莫娜也不見動容,隻是微微躬身。

“還請旅行者將這個孩子交給我吧,我願意回饋你以百倍於他體重的財寶。說到底……他並不是你的親子,反而是個大麻煩,不是嗎?”

赫爾墨斯苦惱的撓了撓頭。

“話雖是這麼說,可我已經答應了赫拉,所以……不行喲~”

俊郎青年般的赫爾墨斯歪著頭,輕輕捶著自己的頭,吐出舌頭,露出了一個調皮的笑容。

可眼看見這賣萌一般的笑容,莫娜的眼神卻一肅。猛然伸出手去捉,眼前的人影,包括那懷中的嬰兒,都化作泡影消失不見了。

這位狡猾的小偷之神,不知何時起,便已經偷偷用幻影代替了自己,自己則溜之大吉了。

而作為宇宙中速度第一的神靈,風不能及,光不能及,冇有任何事物能夠趕上赫爾墨斯的腳步。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赫爾墨斯早不知跑出了多遠。

“哼。”

女神冷哼一聲,目光愈發冰冷。

這個嬰兒對於父親的計劃來說太重要了,不管為此付出什麼代價她都在所不惜。

赫爾墨斯,你真的以為冇有任何東西能夠追上你嗎?

蒼白無血的嘴唇微動。

於是,曆經了三個世界,掌握了眾多連神都不曾知曉的秘術咒文的魔法之王,此刻開始口頌咒語。

冥冥之中,那股神秘咒語的力量正在撬動著整個虛空。

……

而在億萬裡之外,跨越重重高山,象征著宇宙中速度第一的神靈正在逃跑。

冇法不逃。

雖然他赫爾墨斯自認自己也不弱,問題是對麵更強。

曾經,毒蛇女神莫娜與戰神阿瑞斯賭鬥,看誰能平息波塞冬所掀起的海嘯。

阿瑞斯以自己的驚天偉力移來高山,試圖阻擋海嘯,可那巍峨的高山隻三個呼吸間就被那位撼地神所激起的海嘯沖垮。

而毒蛇女神卻呼喚來了九條巨蛇,讓它們在大地之上遊曳穿行。

九條巨蛇便在地上拖行出了九道深邃的溝壑,於是那海嘯就被那九道溝壑所分散,形成了九條貫穿大陸的大河。每條大河旁都哺育了眾多的城市與國家。

那九條大河的痕跡在天空中都能看見,赫爾墨斯自認自己打不過那九條巨蛇,既然如此,那就還是跑吧。

此刻的他穿著隱身衣,抱著嬰兒,自認已經跑的夠遠了,便想停下來歇息一下。

“這傢夥到底想乾嘛?”

一邊嘀咕著,還頭疼的看著懷裡呼呼大睡的嬰兒。即使發生了這些事情,這個小嬰兒也好像完全冇有注意到,隻要吃飽了就隻想睡覺。

這個小東西到底該拿他怎麼辦呢?

正如莫娜所言,赫爾墨斯看待這個小麻煩確實大感頭疼。

“赫爾墨斯,你不逃了嗎。”

但就在赫爾墨斯頭疼之刻,他卻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一個他本不該聽到的聲音……

嘶啞的聲線,並冇有生者的柔美,卻很是肅穆威嚴。

赫爾墨斯感到自己渾身上下都打了個激靈,他此刻是真的被驚嚇到了。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會有人比我還快?

扭頭看去,卻隻見一個孤獨沉默的陰影。

那個陰影的身形看起來很像那位女神,但很顯然,它並不是她,因為它終究隻是一個幻影。

赫爾墨斯是誰?

他有著眾多的神名,小偷之神,商人之神,運動之神,旅行者之神……而在這諸多神名中,最出名的莫過於是赫爾墨斯的速度。

宇宙中速度第一的象征。

風不能及,光不能及,這個宇宙中冇有任何事物比赫爾墨斯更快。

但是,其實還有一樣東西可以比赫爾墨斯更快……

那就是思想。

思想之快,一念間便可以橫跨整個宇宙。

從最高遠的身披繁星的天空,到深邃不可見聞的深淵,這段宇宙中最遠的距離,即使是赫爾墨斯也需要一天一夜才能跑完全程,可思想卻能在一念之間往返。

赫爾墨斯確實是最快的,即使那位魔法之王唸誦再多的咒語也不可能在速度上超越赫爾墨斯。

但那位跨越了三個世界的魔法之王雖然無法追上赫爾墨斯,卻唸誦著咒語,讓自己的思想率先跑到了赫爾墨斯的前麵。

而當赫爾墨斯以為那位女神已經被自己遠遠甩在身後之時,女神的思想卻已經等候多時了。

於是乎,麵對著赫爾墨斯,那陰影揮舞著自己手中的權杖,一杖砸了下去。

若是平時,赫爾墨斯肯定能抵擋住這一擊,但在過度驚愕之下,赫爾墨斯直接就被陰影猛力一杖給砸暈了。

神靈掉到了地上。

等當這位諸神信使醒來時,懷中的孩子早已不知去向。

赫爾墨斯抿著嘴,低頭看了看地府的方向。

“現在跟我無關了。”

……

而在陰間地府之下,在那深淵之外。

陰暗的天空下,蜿蜒起伏的山脈,一路延伸至那深淵之中。但那並非山脈,而是怪物的尾巴。

那怪物的體型太過龐大,以至於深淵也未能完全容納,所以有一截尾巴露出外麵,形成了冥府陰山。

而此刻,一個少女則懷抱著嬰兒,走向了山脈的源頭……那比群山大海都要龐大的頭顱處。

那怪物正在沉睡,做著那不知何時纔會甦醒的夢。

在那頭顱旁,少女默誦著,以喚醒自己的父親。

半晌之後,那比群山大海還要龐大的頭顱緩緩睜開了眼睛。

僅僅隻是睜開眼睛,其引發的震動好似一場地震一般,讓眾多遊蕩幽靈瑟瑟發抖,惶恐不安。

而那巨大的眼睛好似海洋一般宏偉,中心處隻有一個黑點,好似仍在半夢半醒之間。

然後,那黑點無意識般的動了動,急劇收縮成了豎立針型,森冷恐怖。

怪物醒來了。

“莫娜,為何要喚醒我。”

低沉的聲音響起,在莫娜麵前,怪物搖了搖頭,好似要舒緩這長久沉睡所帶來的不適一般。

而對於怪物的問題,莫娜隻是將那懷抱的孩子向前遞出。

大蛇低頭俯瞰著自己麵前那小的可憐的小東西,森冷的瞳孔注視著這個小嬰兒,然後問道。

“這是什麼。”

莫娜收回手,讓那孩子在自己與大蛇之間漂浮著,低頭道。

“父親,這就是那個孩子,那個將會阻攔你前進的孩子。”

而與此同時,奧林匹斯山上。

宙斯猛的睜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