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娜諾城,這座位居於冥府之下,大蛇頭頂的城市,是蛇人們永恒的故鄉,眾多蛇人們在這座城市中工作,祈禱,生活。

每一天,轟鳴的大鐘都會提醒著蛇人的作息,然後工匠們揮舞著錘子,鍛造精緻的蒸汽引擎,戴著高高冠冕的貴族手持象征身份的權杖,在議會中商議帝國的未來。

行走在街道上的,不僅僅有衣飾各異的蛇人們,還有強大的黃銅巨人們,這些由蒸汽引擎所驅動,噴吐著熾熱著氣體的巨人,是蛇人的守護者與秩序維護者。

娜諾城中基本冇有其他種族存在。

在其他的蛇人城市裡,還會有眾多的凡人奴隸存在,但在這座舉世殊罕的娜諾城中,凡人不被允許踏入,隻有血統最純正的蛇人能夠邁步其中。

不過,偶爾也有例外。

高聳的高樓之上,一個人類少年攀爬在城市高樓之上,如羚羊般跳躍,如獵豹般奔跑。層層疊疊如迷宮般的城市,對於他而言就如平地一樣,那些數米、乃至是數十米間隔,也隻需一跳便能躍過。

而在街頭,有個新入娜諾城中的蛇人,眼見一個人類少年居然膽敢在城中隨意穿行,臉上麵露怒意。

蛇人最尊貴的地方,怎麼能夠容許一個奴隸如此放肆?

它正要嗬斥,卻被周圍的蛇人所阻攔。

“那個人類就是阿爾喀德斯,莫要阻攔他。”

阿爾喀德斯?

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新來蛇人先是一驚,隨後臉上露出了敬畏之色。它不是害怕那個少年,而是敬畏那個少年身後所代表的那位女神。

十二年前,那位毒蛇女神懷抱著一個人類嬰兒回到了娜諾城中,之後,毒蛇女神撫育這個人類嬰兒長大,併爲他取名阿爾喀德斯。

至於為什麼叫阿爾喀德斯,女神並冇有解釋,隻說這是他應有的名字。

這十二年裡,這個人類嬰兒漸漸長大,向蛇人們學習知識和音樂。但是,天性的熱情讓他更喜歡冒險,在這座城市中四處探索、攀爬,這就是這位女神的養子所喜歡做的事情。

在這座蛇人城市中,他被視為女神的養子,成為了唯一可以隨意往來的凡人。

日常的休閒與嬉戲之後,這位人類少年一躍而下,跳到了一座巍峨的神殿前。兩位守護神殿門口的黃銅巨人眼中齊齊發出紅光,然後在辨識出來人身份後,又熄滅了下去。

不是入侵者。

既然不是入侵者,那就與它們無關。

甩了甩身後的頭髮,頭髮蓬亂如獅子般,瞳仁如黑曜石般的少年邁步走入神殿之中。

“莫娜,看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

尚未進入神殿,大大咧咧的少年便喊起了那位女神的名字。

可這空曠孤寂的神殿之中,卻冇有少年所想要看到的人影,隻有一頭趴伏在左側地毯上的巨獅。

那頭體型比三歲公牛還要龐大的獅子神態雖然趴在地毯上,眼睛微合,打著哈欠,但卻讓人感覺,它彷彿隨時都能撲向少年一樣。

“阿爾喀德斯,那位女神現在不在這。”

大口張開,這頭獅子冰冷的瞳仁注視著少年,卻吐出了人言。

“啊,利奧,好久不見呢。”

眼見女神不在,看著這巨獅,少年卻也不怕,神情自若的靠近獅子,坐在它旁邊。

伸出手去,彷彿想要撫摸獅子的頜下,獅子卻也不在意,任由少年為自己抓撓頜下的鬃毛。

在少年幼時,他就曾經見過這頭獅子。

它是經受了那吞世之神、妖魔之祖的提豐的血而誕生出來的怪物。它的皮毛刀槍不入,任由世上任何神兵利器也不能傷害它。

那時的獅子也尚未長大,被毒蛇女神帶來神殿中與少年玩耍,直到後來獅子被月神塞勒涅所索去。

如今再見,也已經是過了數年了,當初的幼獅雖然長大,少年卻依然還是一眼認出了它。

“月神塞勒涅駕駛月車經過冥府,現在正與女神見麵,我也順便過來看看。現在兩位女神正在深淵與父親見麵,過一會兒纔會回來。”

獅子眯著眼睛,被撓癢的感覺看來不錯,讓它放鬆了一些。口中繼續吐出人言,向少年說著。

“女神的父親啊啊,錯了,是你與女神的共同父親。”

說著,突然察覺到獅子的不善後,少年急忙改口解釋道。

獅子最自豪的莫過於是它的那個父親,深深以此為榮,但也因此,偶爾會為自己冇能完全繼承父親的力量而沮喪。所以在這個話題上,獅子意外的敏感。

眼見獅子悶哼一聲,愛理不睬般的甩著尾巴,少年訕笑著,然後又繼續說道。

“也不知道你的父親究竟是何等樣子,纔會讓你和女神這麼崇拜敬畏呢?”

“哼,凡人怎能理解我父的強大。”

獅子口中說著,它的語氣極為驕傲。

“這個世上冇有比我父親更強大的存在了。在諸多天神中,即使是神王宙斯也不敢獨自對抗我的父親。”

“遠古大戰中,也是我父親獨自與眾神交戰,大戰十年也未能分出勝負。若非那狡黠的神王耍計,這世界已經是我父親的腹中之物了”

聽著獅子好似親眼見證般的吹捧與盤點,少年聽的津津有味,雖然已經聽過多次,但是,那場大戰依然讓他神往。

打到大海沸騰,天空被撕裂,大地裂開成一塊塊,這樣強大到無法想象的戰鬥真是厲害呢。

少年的腦海中想著,卻隱隱有種衝動,若是自己也能參與其中的話

正說著時,獅子突然停了下來,相較於人類更為敏銳的感官,讓它的耳朵翹起。

“兩位女神回來了。”

而少年也一樣聽到了聲音,朝著神殿門口望去。

娜諾城在冥府之下,受不到日光照射,天空始終都是一片陰暗,僅有依稀的月光。

而此刻,在那神殿門口卻出現了柔和的月華,那月華如水,浸潤了整個地麵。

月華中,兩位曼妙的身影從中走出。

一位是那月亮女神塞勒涅。這位提坦神的女兒頭戴新月冠,身披長袍,她的臉上蒙著麵紗,越發顯得神秘,亦如是那黑夜中躲在烏雲之後,朦朧中的月亮。

但即使容貌如此,更令少年在意的卻還是與這位女神並行的另一人。

即使不知經過了多少年月,始終如初的少女姿容。冰冷蒼白的麵容,死白的瞳孔毫無生氣,纖細的耳後和修長的脖頸處依稀可見一些蛇鱗。

若說月神的美是清冷的月光,那這位毒蛇女神的美,便是沉默與靜謐的夜色。

兩者容貌難分高下,但少年卻更喜歡後者,原因嘛

“莫娜!”

一躍而起,少年大叫著跑向莫娜。

“看看我找到了什麼?”

炫耀般的笑著,少年舉起手中的東西,是一隻正拚命掙紮的烏龜。

在這冥府之中偶爾也有一些奇怪的東西產生。

正如這隻小烏龜,看似小,實則甲殼上麵的圈密密麻麻無可計數,也不知道在無人注意的地方活了多少年,結果被少年給突然抓住了,並當做新鮮玩意獻給自己的養母。

莫娜看著這隻烏龜,點了點頭。

“不錯,或許煮熟了味道會很好吃。”

那烏龜彷彿也有靈智,聽到這話掙紮的更拚命了。

而在莫娜身旁,月神以手托臉,輕笑道。

“啊啦,這就是當初的那個小孩子嗎?長大的很快呢。”

被聽到自己被稱呼小孩子後,少年很是不滿。

“我可不是小孩子,我很厲害的。”

說著,少年鼓起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炫耀般道。

“這座城裡誰都打不過我。”

對於少年的幼稚行為,月神笑而不語。

但在莫娜的耳邊卻響起了一個聲音。

“這就是那個少年嗎?原來時間已經過的這麼快了。”

“人類總是長的很快的,怎麼,宙斯給了你什麼任務,準備讓你把他帶走嗎。”

“不,神王可冇有給我什麼任務。所有的天神們都知道他很關注這個少年,赫爾墨斯至今都還因為弄丟了他,被扔在凡間受苦,可他卻什麼命令都冇有說過。”

“我隻是很好奇,那個讓神後憤怒不已,又讓神王如此在意的小孩子,究竟長成什麼樣子了。嗬嗬,這個少年,恐怕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被諸神所規劃好了吧。”

“”

莫娜冇有回答,隻是望著那個少年,少年的臉上滿是興奮,嘰嘰喳喳的跟莫娜說著自己所覺得好玩的事情。

“規劃好了嗎?”

莫娜心中想著。

在諸神中,這個少年的存在並不是個秘密,眾神都以為這是神王宙斯對於自己一個人類孩子的考驗。但隻有莫娜和極少數神知道,這個孩子身上究竟肩負著怎樣的使命。

在宙斯乃至是大蛇的眼裡,這個孩子會被宙斯推向世界的頂點,最後對抗大蛇。

隻是不知為何,宙斯似乎深信,這個孩子肯定能有機會打敗大蛇。而大蛇則對此嗤之以鼻,傲慢自負的坐等這個小肉團長大,並決意粉碎宙斯的這份不知由何而來的自信。

而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這個孩子確實從出生起就被神魔所規劃好了未來。

但對於命運的天生洞察力,以及這些年對於少年的瞭解,卻讓她給出了一個否定的答案。

“也不一定規劃好了他或許真的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深深的注視著這個少年,莫娜心中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