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邊的曠野中,青年站在道路前。

相比起幾年前,青年顯得成熟了一些,已冇有了那種孩童式的稚氣,取而代之的是眉眼間的年輕自信與活力。

他的身材高大,肌肉結實,英俊且強壯。縱然遍數整個世界,也是難得的美男子。

而此刻,這位美男子正摸著自己的下巴,在道路前陷入沉思。

在青年的麵前有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一條道路寬廣而平坦,不遠處便能看見佈滿鮮花與黃金的光輝道路。在那條道路的不遠方,權力、美食、愛情、快樂一切應有儘有。

而另一條道路則是條崎嶇艱難的小路,遍佈荊棘,毒蛇猛獸隱現,而它的儘頭卻近乎遙遙無期,無數的骷髏屍骨伏倒在地上,它們都是前行者,卻都冇能走到那條道路的儘頭。

兩條道路,擺在青年的麵前,他不知道自己應該選擇哪條道路更好。

就在青年猶豫時,兩團光亮浮現,從光中出現了兩位高貴的女神。

一人端莊而禮貌,目光溫和,身穿潔白的長袍。而另一人則身材窈窕,氣質嫵媚,嘴角帶著自信。

“你好,猶豫的旅行者,我是幸福女神。在這人生的十字路口上,看來你陷入了疑惑,需要我為你解惑嗎?”

那位氣質嫵媚的女人昂起頭,驕傲而自信的對著青年說道。

正迷迷糊糊的青年看見這位女神,心中卻不知為何,也不驚訝,反而是笑道。

“啊,幸福的女神,我正在為自己的未來而困惑,如果你能為我解惑,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幸福女神露出了笑容,她的笑容甜美。

“阿爾喀德斯啊,看看吧,任何人都應該追隨我的腳步,走上那條輕快幸福的道路。”

“看,你我很清楚你的強大,你的力量可以擊敗世上一切的敵人,隻要願意,你可以擁有數之不儘的美酒和美食,所有的國王都應該向你叩拜,世上最美麗的女人也應該成為你的妻子。”

“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這些都是你可以做到的。你不用工作和勞累,你會擁有很多很多的朋友和愛人,生活在從容快樂之中。”

“阿爾喀德斯,跟著我來吧。你的耳朵不用去聽,你的眼睛也不用去看,跟隨我,我不會讓你感到重負,你會生活在非常舒適的生活中。”

這時,另一個女人走上前來,這位優雅莊重的女士麵對青年,彬彬有禮的鞠了一躬。

“阿爾喀德斯,我的名字叫榮耀,也有人叫我道德。”

“親愛的朋友,正如享樂亦或者她自稱的幸福所說,她並冇有騙你,如果你願意,你確實會得到那些。但是,在你做出選擇之前,請允許我向你展示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這位嚴肅認真的女神微微抬起自己的頭顱。

“我不像享樂,我的口舌並不靈便,也不懂得謊言。我必須告訴你,如果你要跟隨我,我將會給你最大程度的考驗。”

“人隻有播種才能收穫,隻有經曆辛苦才能得到成長。”

“你想要得到世人的尊重,就必須成為世人的恩人。你想要得到舉世無雙的名望,就必須建立起舉世無雙的功業。你必須經曆不計其數的磨難,創下不計其數的偉業,最後才能得到那足以讓任何男人都激動到心潮澎湃的成就,將整個世界都納入掌心之中。”

“得了吧,道德。”

享樂女神,又或者如她所自稱的那樣,幸福女神發出了譏諷的笑聲。

“你帶領他走上的是一條艱難而冇有儘頭的道路。”

“看看那條道路上的骷髏屍骨,他們個個都是曾經冠絕一時的英雄們,他們聽信了你的話,去對抗猛獸怪物,去戰場之上廝殺,去大海之上冒險。可他們幾乎冇有誰能夠得以安享晚年,他們或是死在仇人手裡,或是被海裡的怪物吞吃,或是默默無聞的死在無人問津的荒野裡。即使僥倖從這恐怖的試煉之中倖存,等待他們的也隻有滿身的傷病,年邁之後的咳嗽。”

“他們本來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獲取美好快樂的生活,去享受美酒美食,權力美人,安逸睡覺,我會帶領他們走上一條快樂的道路。利用他們的力量,他們可以一生都很幸福。”

“可他們放棄了那安逸快樂的生活,隻因為聽信了你的話。”

說著,享樂女神看向青年,將紅豔的嘴唇貼近到青年的耳畔,悄悄的細語。

“想一想吧,你生下來就有這麼強大,做什麼不好?為什麼偏偏要聽信那個古板女人的話?”

“相信我,隻要你願意,你完全可以肆意妄為,你可以獲得一切你想要的,你可以活的很快樂,一輩子都是如此。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又如何?無論是那些林中嬌俏的寧芙仙女,甚至是那些天上高貴的女神,她們都應該跪在你的腳下,親吻你的腳趾,你應該擊敗天上地下的一切人神,成為天地間唯一的主宰。”

“阿爾喀德斯,強大的阿爾喀德斯,你知道的,你有著這種力量,你一直知道這點。隻要你願意,就連那個人,你也一樣可以擁有”

說著,享樂在青年的麵前展現出了一副畫麵。

在那個享樂為青年所展現出的未來中,青年在地上肆意妄為,地上的凡人根本不能抵抗如此強大的力量。

他有著成千上萬的妻妾,堆積如山的財寶,仇敵們都被他一腳踩死,倖存者也隻能發出恐懼的哀鳴,在他的麵前瑟瑟發抖。但這依然不足以滿足青年的**。

他是前所未有的半神,是比神還要強大的存在。他的野心無窮無儘,於是建立起了有史以來最龐大的軍隊,殺上奧林匹斯神山,與眾神交鋒。天後赫拉、美神阿芙洛狄忒和雅典娜也隻是他手中的玩物,強大如眾神之王也終於敗下陣來,向他俯首稱臣。

最後,就連神都被他所擊敗了,他高坐在那天地間至高的寶座上,成為了唯一的主宰。

所有的美女,所有的財寶,所有的權力,一切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

整個世界都在高頌著他的名字,新的戰神,新的眾神之王,新的眾神之父。

而在那個未來中,那個他幼時所憧憬的人,也終於來到了他的麵前。

那冰冷蒼白的麵龐,始終如初的少女姿容,那個沉默而高貴的身影,終於也侍奉在他的王座旁,祈求他的憐愛。

青年的呼吸都彷彿慢了半拍。

他心動了。

世上的一切,男人所幻想憧憬的一切就在眼前,又有誰會不心動呢。

而就在青年心中動搖時,享樂又不失時的在他耳邊鼓動道。

“阿爾喀德斯,你知道的,隻要你願意,這一切你都能做到。”

但就在這時,另一個聲音卻響起了。

“阿爾喀德斯,可是,這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嗎?”

道德的眼神中帶著些許憐憫。

“你的身上擁有著強大的力量,你確實可以用它來為所欲為,可是,這些真的就是你所想要的嗎?”

“享樂啊,你讓人們的**無窮無儘,得到了還想要得到。”

“明明吃飽了,卻還想要繼續吃,讓自己臃腫肥胖;美酒喝了繼續喝,直到伶仃大醉,爛醉如泥,失了人的高貴形體。”

“再柔軟的床你也不滿足,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白天睡覺懶散無事,等到年老了,人們又羞愧於過去的自己虛度了時光。”

“你讓人們忘記自己那高貴的靈魂,如同愚昧野獸一樣,隻知道無止境的滿足自己永無止境的**。”

“聰明的人遠離你,正直的人擯棄你,你雖是不朽的,卻永遠不能進入眾神的行列,被世人所尊敬。”

享樂被譏諷的麵紅耳赤,尖聲叫道。

“那你又能做到些什麼呢?你讓那些強壯的人徒勞去死,讓他們滿是傷病,活了一輩子卻不知道快樂的生活是什麼樣的。道德,這就是你所指引的道路嗎?”

“尊重,理想,自我實現,這就是我給予我的追隨者們的回報。”

麵對享樂的指責,高貴矜持的女神毫不畏懼的直視著她。

道德繼續說道。

“在這條艱難困苦的道路上,我的追隨者們雖然死去,但他們的名字依然被人們所傳唱,小孩憧憬著他們,青年想要成為他們,老人尊重他們。”

“他們在荊棘小路上,心中卻從不迷茫,每天歡快的歌唱,走在自己所相信的道路上,良心讓他們感到舒適安心。”

“他們得到了人們的尊重,也實現了自己的理想,證明瞭自己的追求。”

然後,道德對著青年鞠了一躬。

“阿爾喀德斯,你有著強大的力量。可如果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徒勞的滿足自己的**,就算有著無敵的力量,又能做到些什麼呢?”

“被無止境**所吞噬的一生是可悲的,選擇那條真正幸福的道路吧。”

嫵媚動人的享樂,高貴純潔的道德,兩位女神站在青年的麵前,亦如是兩條不同的道路。

“你知道的,究竟哪條道路纔是快樂輕鬆的生活”

“你的力量不應該僅僅隻是如此”

麵對兩位女神或殷勤或懇切的話語,青年終於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抬腳,踏出了人生的第一步。

於是,夢醒

娜諾城,神殿中,青年醒來。

雖然已不太記得夢中的內容,但彷彿他終於想清了什麼事情。

他眨了眨眼,喊道。

“那圖,女神現在在哪裡?”

那圖是神殿中的一尊雕像,也是一個蒸汽守衛,平時都在青年的房中守候。

“女神正在蛇之父麵前祈禱。”

那尊半人半蛇的雕像睜開眼睛,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青年從床上一躍而下,頭也不回的衝出了房間。

“神子,你要去哪裡?”

“我想通了,我終於想通了,我現在要跟女神告彆。”

衝出房間的青年臉上帶著興奮,他終於明白自己應該去做什麼了。

他在娜諾城層層疊疊的屋頂上跳躍,在嬉戲玩耍的城外曠野中飛奔,這些是他自幼便熟悉的地方,而現在,他將這些一一掠過。

於是,他來到了那高聳的群山處。

這些是蛇之父身上的鱗片,依靠自己驚人的體魄,他攀爬在這些高聳陡峭的山峰之上,彷彿不知疲倦一般。

一座山,又一座山,又一座山

鋒利的山峰峭壁割裂了他手指,滲出血來,他卻混不在乎,因為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在最後向女神告彆,然後去尋找自己的道路。

於是,這位年輕氣盛的青年爬上了一座山峰時,終於看見了那正在山峰上默默祈禱著的女神。

“莫娜!”

正在祈禱著的身影睜眼,回頭,默默注視著他。

興奮的朝著女神揮著手,眼睛明亮的青年高喊道。

“我喜歡你!做我妻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