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爾喀德斯,你在說什麼傻話。”

那麵容美麗的少女蹙眉,回答道。

青年也不驚訝,因為他早就料到了女神的回答。

在她眼裡,自己隻是那一晃神便長大了的養子,但對於凡人來說,他已經度過了自己小半個人生。

“我知道你不會同意。”

青年咧嘴笑著,他的笑容輕鬆。

“但我想,我馬上就要走了,我要去尋找自己的道路和未來了。至少在走之前,我要讓你知道我的想法。”

那女神安靜的跪坐在原地,依然保持著祈禱姿態。而蒼白死寂的瞳孔則望著他,沉默傾聽著自己養子的內心話。

在女神的注視下,從不知恐懼為何物的青年難得的感到了呼吸急促,他感覺自己的心跳動的很快,就像要蹦出自己的胸膛了一樣。

下意識的捂著自己的胸口,他喘息著,然後昂起頭,異常堅定的說道。

“我喜歡你,我想娶你為妻。”

“我知道,眼下的我還冇有辦法娶你,你是高貴的女神,而我是易朽的凡人。”

“但我已經決定了,我會立下世上最大的功績,我會成就不可思議的巨大偉業,我會讓整個世界都知道我的名字,直到那時,我會再來找你的。”

年少輕狂的自負自信,讓青年擲地有聲的說著。

而安靜聽著青年的話,女神隻是輕輕搖了搖頭。

“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她的聲音安靜,如同是在安撫不聽話的小孩子一樣。

“可是,喜歡你的人是我,不是你啊。”

青年的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莫娜,你同不同意、願不願意,那又有什麼關係?是我要娶你,而不是你嫁給我。”

“願天上的不朽諸神為我見證,也請長流不息的冥河為我見證,乃至太陽,月亮,繁星,雲彩,河流,山川都為我見證。”

“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會跨越生與死的界限,率領我的軍隊突破冥界的阻隔,擊敗所有試圖阻攔我的人,然後把你搶走的。”

“任何人都不能阻攔我,即使是神也不行不,不止。”

青年說著,突然搖了搖頭,然後自信的抬起頭。

“即使是你那位偉大的父親,那位吞世之神提豐也不行,因為我是阿爾喀德斯,是註定會成為世上最偉大英雄的人。”

青年的聲音響徹四周。

不僅如此,在某種奇妙的力量作用之下,在青年冇有意識到地方,天穹之上,神靈睜眼,大地震動,乃至那永恒流淌的冥河也泛起了漣漪。

天地海冥聽到了青年的誓言,為其見證了他的誓言。

女神比青年更清晰的感受到了這些變化。

這意味著,青年在說這話的時候,他是認真的,冇有一點虛假和謊言,他是真的這麼決定的。

女神冇有再駁斥,因為說什麼對於眼下的青年都冇有用。這份震動了天地的決心信念已經不是言語能夠左右的。

而這段話,也終於驚動到了另一個存在的注意。

“轟隆隆”

大地在震動。腳下的一切都在劇烈震動著。

青年腳下一陣搖晃,幾乎要摔倒。而當他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後,抬頭看去,卻看到了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場景

冥府陰間是冇有太陽月亮的,隻有灰濛濛的天空,但此刻,青年感覺自己看到太陽

一輪巨大、通透、恐怖的太陽,高高的懸掛在天空之上。

巨大的眼眸,猶如是天空睜開了眼睛。

而此刻,那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太陽正在注視著他。

可那並不是什麼太陽,而是一直沉睡著的大蛇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剛剛的震動也是由於睜眼時的動作而引發的。

“即使我也不能阻攔你?小小的肉團,卻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人神都要狂妄。”

低沉宏大的聲音響起。

青年意識到,這個聲音正是那個自己一直久聞其名,卻從未見過的吞世之神提豐的聲音。

不,不應該說從未見過,因為吞世之神一直就躺在這深淵之旁沉睡,娜諾城就是建立在蛇之父的頭頂處。娜諾城外,那些連綿起伏的群山就是蛇之父的鱗片。

青年過去一直都有看見過它的身軀,隻是從未見到過蛇之父的真容。

而眼下,他終於見到了。

即使一直以自己的力量為傲,深深自信,但當直麵這位上古之時與眾神爭鬥的吞世之神、萬魔之父時,青年依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贏不了,根本贏不了,至少眼下的自己根本冇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機會贏。

但是,青年卻突然大笑了起來。

“對,我現在確實贏不了你,這是事實,但是,將來我會擊敗你的。”

儘管心中有著難得的絕望和恐懼,青年依然直視著那輪太陽。

“我知道的,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一直被人寄予厚望。我的那位父親眾神之王一直希望我將來能夠擊敗你,雖然你們都不說,但我還是知道了。”

麵對太陽,青年高聲喊道。

“我會擊敗你的,吞世之神,我將來一定會擊敗你的。因為你阻攔在了我,未來偉大的阿爾喀德斯的麵前!”

青年的聲音激起了那輪太陽的反應。

那輪太陽動了一下,儘管依然高高在上,冷漠無情,但青年依然看懂了那個眼神。

輕蔑。

那輪高高在上的太陽在譏笑凡人的無知和自大。

“小小的肉團,我一念之間就能將你抹去。”

麵對那輪太陽的話,青年反而哂笑道。

“當然,你當然能夠在一念之間將現在的我抹去。但是你是害怕了吧。”

“你是害怕了我的潛力了吧?因為你知道,我將來總有一天會強大到可以擊敗你的地步,所以纔想要在我未成長之前將我抹除,是嗎?”

“那麼就這麼做吧,動手吧,吞世之神,現在就去抹除掉你未來的大敵,不然他將來一定會擊敗你,讓你後悔的。”

青年昂起頭,麵對那輪太陽高聲喊道。

他的話每說一聲,那輪太陽就愈發不善起來,直到最後幾乎是森冷。

“小東西,你的存在隻是我長眠之時的一個小小遊戲,你真的以為我會害怕呢嗎。”

淡漠恐怖的聲音響徹了青年的耳畔,震得青年頭暈腦脹,雙耳處甚至滲出血來。

“那你就動手啊!”

儘管猶如暴風雨中的一葉扁舟,但青年的天性與年少氣盛還是讓他硬生生的頂了一句。

這句話明顯觸怒了那輪太陽,恐怖冰冷的視線猶如實質一般,令青年如墜冰窟。

生死懸於一線。

此刻,是死是活,隻在那輪太陽主人的一念之間。

冥府陰間那灰濛濛的天空彷彿都安靜了下來,即使陰雲鬼火也不敢在這時觸怒那輪太陽的威嚴。

一旁的女神麵露不忍,想要說什麼,但還是停下了。

就在青年覺得自己真的會死在這裡的時候,從那輪太陽中突然降下一道光線,洞穿了青年的心臟。

但奇怪的是,明明射穿了青年的心臟,卻不見有光出來,就好像那道光線直接留在了青年的心臟中一樣。

非但如此,心臟處的那處創口也迅速癒合了起來,除了胸口那些許血跡,一切就像不曾發生過一樣。

“短命的蟲子,你竟覺得自己有能力擊敗我?”

“好,我就給你以我的血。你會以你無法想象的速度飛快成長,直到你再也無法進步為止。到那時,我就會將那你份冇由來的自信碾碎”

伴隨著聲音,青年感覺自己身下升起了一陣風,將自己吹了起來。

等到青年感到自己終於被甩到地麵上時,他睜開眼,頭頂是他從未見過的天空。

藍天白雲,燦爛溫暖的太陽。身下,是青青的草地。

這個出生在陰間冥府之下的少年,終於人生中第一次來到了現世。

而在深淵旁。

“父親,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賜予他以血?他既然得到了你的血,那麼也就是”

蛇之女詢問著。

旁人不明白,但莫娜是清楚的,對於大蛇而言,所有得到了它的血的生命都是它的子嗣。

蛇並不會與自己的子嗣為敵,因為子嗣正是它的工具。

但阿爾喀德斯,或者說他的另一個名字赫拉克勒斯,他是宙斯的親子,半神之裔,註定要與蛇為敵的人,又為何會得到蛇的血呢?

麵對莫娜的困惑,大蛇隻是回答道。

“他可以為宙斯所用,為何不能為我所用?”

“給他最大的試煉吧,若他能一路擊敗所有困難,直麵於我,那便是我的親子。若是中途夭折,那也不過如此。”

“當初,該隱不願順從於我,被我滅了,若他也不願順從於我,那便也滅了吧。”

對於大蛇的回答,蛇之女隻是低頭稱是。

但另一方麵,她卻隱隱感覺,當初父親對於頗為賞識的該隱背叛自己,恐怕父親至今依然還是很惱火的吧。

阿爾喀德斯,你是會做該隱,還是什麼呢?

蛇之女默默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