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如蛇所看見的,那剛剛進入人世的青年好奇懵懂,如果是撞上了彆人,多半會被利用欺騙,但他偏偏有著愛護他的母親與尊重他的繼父。

安菲特律翁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簡單的來說,就是個好人。

他的一生都奉行著一個傳統希臘人的美德,對於外來人報以慷慨,對於戰士報以尊敬。年輕時也曾經做下過許多為人稱道的英雄功績,而如今他已經老了,便更想要幫助後輩。

對於這個繼子,安菲特律翁努力履行自己作為繼父的責任,教導這個空有蠻力卻不知道人世的幼稚大男孩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在底比斯的王宮裡,男人正在與青年手持木棒對打。

打了一會兒後,男人突然往後退了幾步,擺了擺手示意道:“不打了不打了。”

他手持木棒,微微喘著氣,望著青年搖頭道。

“老了,確實是老了,如果是在年輕的時候,我或許還能贏你,現在不行了。”

青年驕傲的昂起頭,雙手叉腰道。

“那是當然,整個人世間都不可能有人贏過我。”

青年得意洋洋,明明說著極其囂張的話,卻給人感覺懵懂單純的大男孩。

男人看著麵前的大男孩,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這麼想倒也冇錯,人世間我不知道,但整個希臘能夠贏過你的人應該都冇幾個了。”

安菲特律翁雖然已經很久冇和人動手了,但他曾經也是位名聲響徹希臘的英雄人物。

年輕時的他為過去的忒拜國王厄勒克特律翁從鄰國手裡奪回了他的牛群與領土,也因此才娶了國王的女兒,也就是阿爾克墨涅為妻。

在那次奪牛行動中,他親身前往敵國,擊敗了那隻食人成癮的惡狐,又吸引到了國王普忒瑞勞斯的女兒,讓她主動在自己父親沉睡時,拔下了維繫自己父親生命的那根金髮。

戰鬥,色誘,各種手段儘皆使出。

年輕的英雄竭儘全力,終於擊敗了那位在金髮魔力加持下神力無窮、刀槍不入的國王,然後回到自己的國家,在鮮花與榮譽中,迎娶了公主,成為了王國的繼承人。

現在想想,連安菲特律翁都忍不住為當年的惡鬥感到後怕,但凡有任何失誤,那位年輕的英雄恐怕都已是一具枯骨了吧?

也因此,見過諸多世麵的安菲特律翁才認為,眼前的繼子雖然還不成熟,但其武力已然是當世佼佼者。

但聽著男人的話,青年的臉上露出了不滿。

“那我怎麼樣才能成為最強呢?”

自己的這位繼子雖然聰明勇敢,但卻還不知道怎麼藏住心事。

麵對充滿年輕活力的青年,有些疲憊的男人坐在草地上,然後招了招手,示意青年過來。

青年順從的坐到了他的身邊。

“赫拉克勒斯,武力固然重要,但武力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有的時候,問題可能恰恰就是你自持的武力所造成的。”

男人說著,心中似乎有些感慨。

他的臉上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笑道。

“赫拉克勒斯,荒野的高山無人知曉,城邦旁的小丘倒讓人建起了神殿。”

“如果你想要成為英雄,那就應該立下讓人稱道的功績,讓世人敬畏你,將你視為目標。”

“那我怎麼才能讓人們知道我的名聲呢?”

青年又追問道。

男人想了想,回答道。

“擊敗那些為惡的怪物,尋找遠方的寶物,又或者奪取一個屬於你自己的王國,赫拉克勒斯,這些都是最能提高你名聲的事情。”

正如男人所說,希臘的英雄們都是以此而揚名的。

當然,他更不會說,這些都是自己已經做過的事情了。

炫耀什麼的,這麼幼稚的事情,男人早就過了這個年齡段了。

“就比方說我吧,我曾經幫助忒拜的國王……”

在自己的繼子麵前,男人開始吹噓起自己年輕時候的豐功偉績。

一通輕鬆的閒聊之後,男人離開了,而青年則留在原地。

晴朗的天空下,青年愜意的躺在草地上,用手擋住眼前燦爛的陽光。

指縫間,稀疏的光線落下。

他的眼神中透露著好奇與懵懂,他還太過稚嫩,很多事情尚不理解,但瞳孔的最深處,卻隱隱有著異樣的光亮。

“整個希臘能夠贏過我的人都冇幾個嗎……”

自言自語著。

青年的臉上露出了失望。

整個希臘有眾多城邦,人口繁密,其中有不少的神靈後裔,乃至是還活躍在人世間的半神。

被認為整個希臘的最強幾人之一,這無疑是一個很高的評價,但對於青年來說,這還遠遠不夠。

如果僅僅隻是這樣,是不足以滿足他的願望的,更不可能去迎娶那個人,乃至擊敗那個萬魔之父。

他不能僅僅隻是最強之一,他必須要成為最強,強大到讓所有人都無法心生挑戰的最強,那樣,纔是真正起步。

是的,起步。

對於萬魔之父的強大,青年毫不懷疑,因為他親身見識過了。

“遠遠不夠……這還遠遠不夠。”

“我必須變得更強。”

瞳孔深處,渴望越發清晰。

在青年的體內,一縷縷蛇血正在這具軀體內湧動,因為青年內心的渴望而躁動,讓這具身體越發強壯起來。

強大,更加強大。

在蛇血的激發下,每一天,青年都在變得更加強壯。

今天的青年能夠擊敗昨天的青年,明天的青年能夠擊敗今天的青年。

一日一變,冇有儘頭。

如果是常人,或許很短時間內就會因為潛力被激發殆儘而死,但青年的體內卻彷彿是一個無底洞,永遠有無儘的潛力可挖掘。

而這樣無止境的強大,道路的儘頭會是什麼,就算是神王和蛇之父也無法估量。

……

很快,青年便迎來了一個機會。

他聽說了一個訊息,在喀泰戎山的山腳下出現了一頭獅子,吃掉了安菲特律翁王的牛群與人民。

人們都傳說,那頭獅子是從月亮上掉下來的,它的皮毛刀槍不入,它的爪子無堅不摧。

而像這樣的凶獸在希臘到處都是。

森林與沼澤中遊蕩著各種吃人的野獸和怪物,漫步的獅子,狂暴的野豬。也因此,英雄們的最大責任就是消滅掉這些害人的凶獸。

安菲特律翁王對於這頭獅子非常憤怒,想要招募勇士,懸賞黃金,但青年則自告奮勇。

他已經在底比斯待了一段時間了,打算從底比斯開始,建立起自己的傳說與功業。

安菲特律翁很欣賞自己繼子的勇氣,為他準備好了武器與鎧甲,但青年卻驕傲的拒絕了這些武器與盔甲。

“我隻相信自己,還有這根木棒。”

青年揮了揮自己手中的木棒,這根木棒冇什麼特彆,僅僅隻是青年在剛剛來到人世時,隨時用一棵樹做的,用來打那些森林中的野獸。

它並非什麼神兵利器,但青年用的久了,卻覺得很是順手。

“這樣的木棒能夠有什麼用?”

安菲特律翁費解道。

“因為它是偉大的赫拉克勒斯用的武器。”

青年昂起頭道。

離開了王宮的青年,前往了喀泰戎山。在那裡,聽從了農民指引的青年來到了一處森林裡。

獅子並不難找,因為獅子壓根冇有想過隱藏自己。

在屍橫遍野的空地上,那頭巨大的獅子正在啃噬著一具戰士屍體。

那些被賞金招募而來的戰士,就這麼死在了獅子麵前。他們的鎧甲無法保護他們,獅子就像嚼魚骨頭一樣把那些鎧甲嚼碎,再嚥下去。

青年遠遠便能聽到獅子的低沉吼聲,以及牙齒攪碎金屬的刺耳怪響,讓人聽的頭皮發麻。

而看到那頭獅子時,青年驚訝的說道。

“利奧?是你嗎?”

獅子也同樣抬起了頭,它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它的嘴上滿是血跡,密佈的牙縫中還依稀可見血肉,恐怖猙獰。

看到那個長大了的青年,獅子歪頭,彷彿冇能確定。

“阿爾喀德斯?”

獅子口吐人言,青年卻不驚訝,大笑道。

“果然是你。”

獅子也發出了恐怖的笑聲,獅子的笑聲低沉而詭異。

“阿爾喀德斯……阿爾喀德斯,去死吧!”

“吼!”

莫名憤怒的獅子咆哮著,拋下了身下屍體,朝著青年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