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阿薩園,某處宮殿之內。

“哧溜……”

貪婪而暴虐的魔狼,正在大口的啃噬著身下死去怪物的血肉,它的瞳孔幽綠而陰冷,尖銳的獠牙足以咬碎一切,身上的皮毛又硬又直,好像倒刺一樣,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凶戾的氣息。

雖然體型完全不同,但在這頭魔狼的身上卻有著一種和它兄弟彆無二致的感覺……

冰冷,殘忍,毫無人性,目空一切,是一頭徹頭徹尾的怪物。

而就在此時,宮殿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軋……”

魔狼抬起頭,在它的冰冷目光當中,一群食物走進了它的宮殿之內。

對,就是食物。

在魔狼的眼裡,世界上隻有兩種東西:可以吃的食物,和暫時不能吃的食物。

神靈,在它眼裡也不過隻是一群會走路的食物而已,隻不過這些食物會經常給它帶來更多的食物,所以,魔狼才寬宏大量的決定等待以後再去吃掉這些食物。

而在這群食物的身上,魔狼能夠感受到它們內心當中的濃濃忌憚……甚至是畏懼。

這些食物在害怕它。

“芬裡爾……我們來玩個遊戲怎麼樣?”

從這群對魔狼充滿忌憚的食物群中,走出了一個塊頭頗大的食物,對它說道。

魔狼知道這個傢夥,因為這個傢夥是唯一一個不畏懼它的食物,魔狼倒也記得他名字……

戰神提爾。

不過它並冇有在意這些,而是被提爾口中所說的另一件事情所吸引住了。

“遊戲?什麼樣的遊戲?”

魔狼的冰冷瞳孔注視著他。

……

眾神與魔狼芬裡爾打賭,他們先是敬佩的稱讚芬裡爾的強大力量,然後拿來了一條名叫雷錠、被雷神托爾的戰錘錘鍊了九天九夜、極堅固的鐵鏈,說想試試魔狼芬裡爾的力量究竟有多大,請芬裡爾先被這鎖鏈捆起來,目空一切的芬裡爾滿口答應,但芬裡爾隻是一用力,便輕鬆震斷了這條鐵鏈。

諸神假意稱讚芬裡爾的大力,一邊又忙著鑄造了第二條更加堅固十倍的鐵鏈,名叫德赫米,再一次請芬裡爾就縛,結果,這條鐵鏈也冇能抵抗住芬裡爾的力量,被直接掙斷,這一次,暴怒的魔狼說要將眾神都給吞入腹中。

驚駭的眾神不得已,隻能是尋找侏儒的幫助,侏儒便用貓的腳步、石頭的樹根、女人的鬍子、魚的呼吸、熊的警覺、鳥的唾液,種種世上烏有的虛幻之物扭成了一條比絲線還細的繩子,名為格萊普尼爾——纏繞者。

得到寶繩之後的眾神再次請芬裡爾就縛,但這時,芬裡爾的心裡起了一絲狐疑,它提出了一個條件,說必須要有一位神靈的手放在它的嘴裡,它才肯讓眾神將它捆起來。

冇有任何一位神靈願意冒這個險,唯有無畏的戰神提爾挺身而出,將它的右手放在芬裡爾的口中做抵押。

魔狼芬裡爾被捆住了,再大的力量也無法掙脫開虛幻之物構成的繩索,憤怒的芬裡爾一口咬斷了戰神提爾的右手,並咒罵著眾神的虛偽與無恥。

然而,眾神隨即便用一把刀撐開它的上下顎,讓它再也發不出聲,流出的血形成了一條血河,又唯恐綁的不夠緊,便又用一條名叫蓋爾加——細弱的繩子捆住他,把繩子壓在一塊深入大地的名叫基奧爾的巨岩上,再用一塊名叫特維提的岩石壓在上麵,令魔狼芬裡爾再無逃脫的可能。

……

大蛇所聽到的暴怒狼嗥聲,便是魔狼芬裡爾意識到自己被騙之後的憤怒吼聲,而那血雨,則是提爾被咬斷手腕之後,撒落到塵世當中的血水。

而縱然是被用到刀抵住了上下顎,但大蛇也依然偶爾能夠聽見那深沉的黑夜裡,順著風兒一直傳入到它耳畔的魔狼低沉吼聲。

那種低吼聲中,充滿了憤怒與怨恨,還有那似有似無的詛咒。

它在詛咒著,詛咒著終有一日,它要將那些虛偽的神靈都給吞入腹中,以鮮血與死亡來宣泄魔狼的無儘憤怒與仇恨。

大蛇在海底默默地聽著,突然之間,它昂起頭顱,不顧自己身上的鎖鏈為之縮緊,深深地陷入到它的血肉當中所帶來的劇痛感,對著天空咆哮著。

“吼!!!!!!!!”

高亢的吼聲令海洋為之震動,天上亦掀起了風暴,夜空中,群星為之驚恐,都以為這頭大蛇終於意圖掙脫開鎖鏈,號角聲隨即響徹雲霄。

天穹之上,時刻蓄勢待發的英靈軍團由英氣美麗的女武神——瓦爾基裡們的帶領之下,踏著雲層衝向了大海,準備阻攔大蛇掙脫鎖鏈,卻隻見大海之上一片平靜,除了少許的風浪再無其他。

大蛇靜靜地躺在海底深處,冇有理會因為自己的一時舉動,而驚擾起的無數風波,它倒也不指望魔狼能夠迴應它,兩者相隔太遠,對方不一定能夠聽得到。

但就在這時……

“嗷嗚嗚嗚!!!!!!!!”

夜空當中,一陣淒厲的狼嗥聲響起,彷彿是在迴應之前的大蛇吼聲,似乎是因為刀抵在它的上下顎的緣故,狼嗥聲聽起來顯得異常艱難,有些斷斷續續,就好像僅僅隻是為了這一聲吼叫,便已經是用儘了魔狼的全部氣力一樣。

老海神埃吉爾陰沉的注視著大蛇,口中咒罵著,但大蛇卻看也不看它一眼,從始至終,他都不曾正眼瞧過這位老海神一次。

不過螻蟻而已。

就算是被鎮壓在這大海深處許久,曾經的不可一世已然被削弱了很多,但大蛇對於這位老海神也依然懶的去理會,因為他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理會,他冇有那個資格令大蛇正眼瞧上一眼。

躺在海底,感受著身上一根根深入血肉的鎖鏈,聽著那夜空中的狼嗥餘聲迴響,大蛇的瞳孔當中變得異常冰冷,冰冷的滲人。

“忍耐……”

他默默地在心底裡對自己說道。

……

而此刻,在阿薩園之內,眾神卻在為之歡慶,慶祝著一件大好事。

洛基的女兒——海拉,終於成功統領了整個死亡之國,並恭敬的前往阿薩園內,向神王奧丁獻上了自己的忠誠。

死亡之國,或說海姆冥國,是所有死者的自然歸宿、世界樹的最底層,整個世界樹的基石,早在世界樹誕生之前便已經存在,裡麵沉睡著多少亡靈,連神王奧丁都難以知曉,其中不乏一些早在天地開辟之前便逝去的遠古神靈,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是,海姆冥國卻極為詭異,一片荒涼,隻有死者能夠在其中居住,除此之外,就連神靈都難以適應那裡的環境,唯有奧丁和少數幾人,以及天生便是半個死者的海拉,纔有這個天賦去統領海姆冥國。

在最初,幾經考慮之後,奧丁讓海拉掌管海姆冥國,做海姆冥國之王,本就是為了能夠讓洛基有些寬慰,不然三個孩子,一個被驅逐,一個在阿薩園,豈不是有些過分了?

讓海拉去管理海姆冥國,也未嘗不是洛基與奧丁之間達成的一個無言協定,以換取洛基對於自己三位孩子處置方式的默許。

但是,海姆冥國終究不能算是阿薩神族的領土,那些遠古亡靈可不是什麼輕易服從的角色,海拉在海姆冥國的統治,自然顯得無比艱難,直到最終才終於成為了海姆冥國所認可的王,並向奧丁獻上了自己的忠誠,表示了自己對於奧丁的恭順之意。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海拉在自己的兩個哥哥都被鎮壓之後,對於奧丁的臣服舉動,以示自己不像兩個哥哥那樣桀驁不馴,願意服從奧丁,但在很多神靈眼裡卻隻代表了一點:

阿薩神族終於又將一個世界納入了自己的統治之內!

這種事情,自然值得諸神為之慶祝。

而看著金宮之內,坐在神座之上歡欣大笑,恣意暢飲的眾神,神王奧丁的臉上也罕有的露出了幾分寬慰之色,但當他看到某個空蕩蕩的神座之後,眼神卻為之微微一滯,隨即變得有些複雜了起來。

那個神座,是他的兄弟、火神洛基的位置……

直到現在,洛基也一直冇有回來,隻留下了一個孤獨的神座在金宮之內。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