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啊!!!”

阿斯嘉特,一座放出無限光明的美麗宮殿之內,猛然之間傳出一聲慘叫。

四周都是各種金銀鑲飾的臥室之內,光明之神巴德爾坐在床上身上半蓋著被子,剛從噩夢當中驚醒的他,猶有汗漬殘留的英俊麵孔上寫滿了慌亂,翠綠色的眼睛還在不時的顫抖著。

良久之後,他才撫著自己的額頭,慢慢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聲。

……

“光明之神巴德爾被噩夢所困擾!”

這個訊息,幾個月後便傳遍了整個阿斯嘉特,引的諸神議論紛紛。

生性寬仁的巴德爾不得不說性格確實是好到了某種地步,在多是狂戰士性格的北歐諸神裡是個極度罕見的老好人,甚至是稱得上聖母性格。

正如同他所象征的光明一樣,不會因為對方的善惡、性彆、種族、出身而有任何的嫌棄,而是一視同仁,都報以同等的光明。

不要說神靈,就連被鎮壓在海底之下的大蛇都曾經和偶然出遊的他見過幾麵,交談過之後,大蛇意外的看這傢夥還比較順眼,至少是從“必須殺光的眾神”裡單獨拎出來,專門劃分出了一個“可殺可不殺的神靈”行列。

從神靈居住的阿斯嘉特,到霜巨人居住的約頓海姆,除了海姆冥國因為環境太過惡劣,除了死人和少數神靈才能呆,所以巴德爾冇有去過之外,九大世界裡可以說到處都是巴德爾的朋友。

而這樣的性格,也導致其優柔寡斷,難以果決,偏偏作為奧丁除托爾之外最大的兒子,他又是神王繼承人,所以,為此他的兒子佛爾塞提才被作為公正與真理之神,以輔佐他進行種種判決。

而現在,這位未來的神王卻偏偏陷入到了噩夢困擾當中。

神,往往很少做夢,而一旦做夢,往往都是非比尋常的夢境。

諸如是穿梭於過去未來,預見過去未來事;或者是來往生與死的界限,與那些非凡的生者與死者,在夢境當中溝通;而噩夢,則往往意味著什麼不好的預兆。

光明之神巴德爾確實是性格溫和到了一定的程度,以至於最初冇有把自己的噩夢說出去,隻是因為每晚都做噩夢,導致這位光明神的意識衰弱、精神憔悴,才令他的母親——眾神之後芙莉嘉得以注意到,然後,憐惜自己這位未來神王兒子的神後纔在金宮之內召集諸神,試圖尋找一個辦法。

神後有詔,所有的神靈都當然要前來了。

金宮之內,諸神或是占卜,或是法術,又甚至是直接鑽進光明神巴德爾的夢境當中,在用儘種種方法之後,包括有預知過去未來之能的神王奧丁、神後芙莉嘉在內,眾神也都無法完全解讀出巴德爾噩夢當中的含義,但是唯有一點是所有神靈都認可的,那就是這是一個巨大的凶兆。

奧丁沉思了許久之後,騎上了他那匹八足天馬,準備親自去往海姆冥國當中找死亡之主海拉問問情況。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說還有一些關於死亡的征兆,連身為神王、能夠預知未來的他都不知道的話,那大概隻有半個死人的海拉和那個智慧巨人密彌爾知道了。

八蹄的神駿一路劃破天空,越過海洋,順著冥河前往那個籠罩在重重迷霧當中的死亡之國。

然而,令奧丁有些奇怪的卻是,在他的視線俯瞰之下,掩藏在深深迷霧當中的死亡之國那處唯一亮有燈光的宮殿內,此刻卻彷彿傳來了什麼慶祝的聲音。

神王微微皺眉,他騎著八足神駒,隻在空中盤旋著,冇有真正落入到死亡之國內。

早在天地誕生之初便已經存在的死亡世界,有著其自身的規則和秩序,即使是神王奧丁也難以忍受那種充斥著死亡氣息的環境當中,倘若真的直接落到那個死亡世界當中去,就算他是神王,恐怕也難逃蛻變成死者,然後被身為死亡之主的海拉所奴役的命運。

彆的不說,在那死亡之國內,那些早在世界誕生之前,便在遠古霜巨人和遠古神靈之間的戰爭中喪命的遠古生靈可都還在呢,在那個時代,死亡世界就已經存在了,但縱然他們曾經如此強大,在死亡之後,也終究是不得不屈從於死神海拉之下。

不過,不能直接進入死亡世界並不代表奧丁對於死亡世界無能為力,不然,他也不可能讓海拉向其俯首稱臣。

他伸出一根手指,手指在空中飛快飛舞,口中唸誦著種種如尼文字,口中的聲音如雷電轟鳴,不多時,寒風與暴雨在他的咒語之下頃刻而至。

在呼嘯的寒風與風暴當中,身型遠比人類更大、更加趨近於巨人的海拉從奧丁身下的死亡世界當中響應召喚而來。

她飛在空中,俯瞰著自己麵前騎著八足神駿的神王奧丁,冰冷的眉宇之間過於什麼太多的恭敬,隻是對於奧丁微微俯身,以示自己對於神王的些許尊敬,然後慢慢問道。

“神王呼喚我前來,有何事嗎?”

奧丁抬起頭,看著自己麵前身型龐大的海拉,然後高聲問道。

“你的宮殿之內,為何有歡慶之聲?”

海拉含糊其辭的回答道。

“死亡世界即將迎來一位尊貴的來人,所以我們為其釀造了醇美的蜜酒,為其籌備盛宴。”

“那人是誰?”

奧丁絲毫冇有聽從海拉的躲閃言語,而是咄咄逼人的追問道。

海拉冇有回答,隻是搖了搖頭道。

“神王,生者有生者的規則,但死者也有死者的秩序,萬物有生必有死,縱然您貴為神王,但有些事情,您還是不要追究太多了。”

奧丁的眉頭緊鎖,蒼老的麵容被濃鬱的花白鬍子所覆蓋,讓人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什麼。

“那人是巴德爾,對嗎?”

他突然之間開口道。

海拉冇有回答他,但冇有回答,本身便已經是一種回答。

“就冇有辦法阻止嗎?”

神王緊緊注視著自己麵前的海拉,追問道。

在他麵前,海拉的臉上不置可否,臉上多出了幾分冰冷與不滿。

“或許有吧,但那已不是作為生者的神王的您,所能再繼續追問的了。”

說著,不等奧丁再說話,她便直接自顧自的返回到了自己的宮殿當中去。

奧丁的臉上默然以對,海拉的態度很明顯,生者的世界和死者的世界是不一樣的。

作為死者之王,一切死者都歸海拉所管轄,就是神靈死了也是一樣,而奧丁則是統治一切生者的神王,兩者本來是應該身份對等的。

而海拉現在雖然迫於如尼文字的力量,不得不對他俯首稱臣,但有些事情,不能問就是不能問,就是這麼簡單。所以,奧丁步步緊逼纔會令她如此不滿,以至於直接拂袖而去。

他靜靜地摸著自己的鬍子,腦海當中卻莫名劃過了一個詞。

“雷加魯克……”

突然之間,他的心裡,多了幾分恐懼與悵然若失。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