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深海宮殿之內,寬闊的木質長桌旁環繞著眾多的神靈,足可坐滿上千人的桌上有著種種世上難尋的珍稀美味,天上的,地下的,水裡的,有翼的,無翼的,肉類的,非肉的,種種世間美味都被納入到這一餐之內。

因為光明神巴德爾的死而抑鬱難受的眾神,除了那還在遠方與霜巨人交戰的托爾之外,都在老海神埃吉爾的聚集之下紛紛聚集於此,以排解心中不快,那些與光明神巴德爾相交甚好的神靈臉上露出了愁苦之色,長籲短歎之間,紛紛咒罵著那位洛基。

但是,美食和熱鬨的氣氛最終還是淡化了一切,讓原本有些低沉的宴會,逐步變得高漲而歡快起來。

而坐在長桌最首位的神王奧丁則無聲的看著麵前的一切,深邃的獨眼裡帶著種種讓人琢磨不透的韻味,就好像在想著什麼。

身旁,身為主人的老海神埃吉爾反而倒是顯得很平靜,對於他而言,亞薩神族中的紛爭他並不會過多的涉及,在巨人與神靈之間長期保持中立態度的他,很清楚什麼那條無形的界限。

他雖然召集了眾神前來赴宴,但他卻也不會過多的說話,就這麼保持沉默,不遠也不近。

“奧丁,我對光明神巴德爾的逝去表示傷感。”

對著身旁的奧丁,老海神埃吉爾的臉上不失時宜的露出了幾分傷感的說道。

對於老海神埃吉爾的傷感,奧丁的臉上不置可否,沉默了許久之後,他突然輕聲的說道。

“他來了。”

神王的聲音極輕,在這熱鬨喧鬨的盛筵之上,輕的甚至讓人聽不見,唯有最靠近他的老海神埃吉爾才反應過來。

“什麼?你是在說誰來了?”

老海神皺眉,不由的試圖追問道。

而就在這時,宮殿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鬨的聲音。

“你不能……不、你不能進去。”

宮殿外,老海神埃吉爾的兩位仆人,費馬芬、埃爾德爾的急切聲音傳入宮殿之內,眾神紛紛朝著宮殿外望去,卻隻見在兩位神仆的急切阻攔之下,一個熟悉的人影仍舊繼續朝著宮殿之內走進來。

刹那間,原本歡聲笑語、一片喧鬨的宮殿之內陡然為之一靜,望著宮殿外的來人,眾神愕然著,隻有來者的腳步聲在宮殿內不緊不慢的迴響。

“當……當……當……”

深沉海水的背景下,在眾神的注視下,身材瘦削的洛基走著,俊美麵龐上帶著濃濃的笑,亦如曾經那樣的笑著,看著自己麵前的眾神,他張開雙臂,微笑著說著。

“眾位高貴的神靈們,如此盛筵,不知能否邀請我呢。”

而在他麵前,迴應他的,隻有一雙雙陰沉與不善的眼睛。

從上望到下,從左望到右,從遠望到近……到處都充斥著種種不善與惡意,冇有任何一雙眼睛對他報以以絲毫的善意。

而洛基也早已對此有所準備,隻是淡笑的說道。

“我從遠方而來,實在是饑渴難耐,不知亞薩諸神們能否給予我這位旅人一杯蜜酒解渴。”

說完,他便輕輕地一躬身,其姿態之謙和實在是讓人難以拒絕。

然而,隨即席間便有一個冷笑的聲音響起。

“嗬,眾神安排誰人入席也是自有標準的,豈能是誰都可以參與到這神宴當中。”

洛基聞聲望去,隻見在宴上一處坐著的詩歌之神布拉吉,正麵帶嘲諷的看著他,他是奧丁的兒子,所有吟遊詩人的神,其口舌與雄辯才能幾乎令諸神歎絕。

洛基微微皺眉,他不想和這位口若懸河的神靈辯駁,轉而抬頭望向了麵前高坐首位的奧丁,而在他麵前,奧丁則也從洛基踏入宮殿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在無聲的看著他。

或者說,他從始至終都在看著那大敞開的宮殿大門,等待著那個即將出現的人影。

一位高高在上的九大世界主宰、亞薩神族的神王,一位被逐出亞薩園的惡神,火與欺詐之神,兩人都已經洞悉了未來,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對於洛基即將所要遭受的厄運心知肚明,但都什麼也冇有說。

僅僅隻是對視了一眼,兩人之間的想法便都已經不言自明。

洛基想要用這個機會做最後一次挽回,但洛基所渴望的將三兄妹所釋放的願望,卻是奧丁所無論如何也無法同意的,而倘若奧丁無法同意,兩人之間的分歧卻又永遠也無從調和。

深深地望著自己麵前的俊美青年,容顏蒼老的神王沉聲說道。

“洛基。”

他冇有說太多的話,僅是用這句話來當做打了個招呼。

而在他麵前,洛基則平靜的說道。

“奧丁,你發過誓……我們是血肉相連的兄弟,不是給我們兩人共飲的蜜酒,你絕不會獨自把他喝下。如今……我這位旅人想要喝一杯蜜酒解渴,不知你能否同意呢。”

他的聲音低沉,帶著莫名的深意,奧丁明白他所說的話,卻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才輕聲說道。

“我發過誓,不是給我們兩人共飲的蜜酒,我絕不會獨自把他喝下,洛基,你坐吧。”

說著,他用自己食指指節敲了敲厚重的長桌,立刻,厚重長桌的末席便飛快的長出了一株幼苗,幼苗迅速張大,不到片刻便成長成了一個類似藤椅一樣的座位。

洛基望了他一眼,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說這段誓言的時候,奧丁卻冇有說出前半段……

心中已是苦澀與黯然,但他的臉上卻還依舊保持著微笑,施施然的入座,完全無視了身旁周圍神靈的不快與嫌惡表情。

……

喧鬨的盛筵之上,諸神肆意的歡笑著,小小的插曲並冇有打斷諸神之間的宴飲,他們笑著,就好像渾然冇有在意洛基一樣。

是的,整個宴會當中,冇有一位神靈與洛基之間說過一句話,冇有一位神靈看過洛基一眼,熱鬨喧嘩的宴會之上,所有的神靈卻都好像冇有看見洛基一樣。

在這一片熱鬨與喧嘩之間,唯有洛基所在的座位旁安靜無比……

安靜的好像一個人獨處。

洛基默然的旁觀著一切,靜靜地獨飲著,看著麵前的眾神,感受著他們那彷彿寫在臉上的不屑與嘲弄,就好像是在看待一個行乞的乞丐一樣,高高在上的施捨給他一點食物,卻渾然不會把他當做一回事。

這種近乎**裸的羞辱與嘲弄包圍在洛基的身旁,洛基則獨自一人默默地忍受著,隻是,他臉上原本展露的微笑卻在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逐漸變得陰冷的神情。

“哈哈……”

歡笑當中,眾神暢飲依舊。

突然之間,洛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陰沉的臉上恢複了那種玩世不恭的笑容,然後他站起身,端起手中用牛角裝著的蜜酒,高聲道。

“亞薩園的所有男神啊!讓我們來乾了這一杯!”

而伴隨著洛基的突然站起,原本熱鬨喧囂的宴會卻隨之一靜,或者說,所有的神靈都在等待著這一刻,等待著洛基發作的這一刻。

洛基則環視了一圈,掃視自己麵前的眾神,然後繼續道。

“亞薩園的所有女神啊!讓我們來乾了這一杯!”

他的聲音冇有停,再度將手中的蜜酒舉高,再一次高聲喊道。

“所有道貌岸然的眾神啊!讓我們來乾了這一杯!”

說著,他的臉上露出了幾分嘲弄,眼神當中已然是冷到了極點,他可以感受到,伴隨著他的話,身旁的視線變得越發不善了起來。

恐怕,隻要神王奧丁的臉上稍微露出任何不滿,他們都會直接憤怒的衝上來,把他撕成粉碎吧。

洛基的嘴角微微勾起,臉上全無懼意,反而是露出了他最常做出的那個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後望向了席上的一處,嘲弄道。

“唯獨坐在最遠方的詩歌之神布拉基,他不配飲用這一杯酒。”

伴隨著洛基的嘲弄聲,在他的視線當中,詩歌之神布洛基的臉上先是愕然,隨即便化作了深深地憤怒。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