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因為洛基的反駁是一個很重要的劇情點,就好像黃巾起義之與三國一樣,無法迴避,本章很多都是引用的冰島史詩《埃達》的說法,原創劇情不多,不得不如此,所以接下來還會再有一章作為補償,儘快跳過。)

“洛基,你怎敢如此說!”

詩歌之神布拉基怒髮衝冠,猛然站起身來,憤怒的大吼道。

洛基卻是看著他,臉上先是莫名的嗤笑,隨即捧腹大笑道。

“布拉基啊,在眾神當中就數你最膽怯了,每次與巨人大戰的時候,你都隻會畏縮的往後躲,這酒是敬給戰士的,不是敬給懦夫的。”

而聽著洛基的話,眾神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麵露不悅之色,而被洛基推到最前台的布拉基則是彷彿難堪其辱一樣,氣的麵紅耳赤脖子粗的爭辯道。

“無論是在平時雄辯,還是在戰場之上逞威,我都不曾輸過,洛基,你再胡說八道,我非要砍下你的腦袋!”

“得了吧,布拉基,你向來是嘴硬骨頭軟。高談闊論的時候你倒是比誰看起來都像是個英雄,可一看到真人,巨人就是打個嗬欠,你都能被嚇得戰戰兢兢、直接轉身逃走,是,你確實冇輸過,那是因為你根本就冇有真正戰鬥過。”

洛基重新坐回到藤椅之上,懶散的躺靠在藤椅上,嗤笑的大聲說道。

他慵懶的靠著,雙腳大大咧咧的抬到長桌之上,愜意的瞥了一眼對麵的詩歌之神布拉基。

在他麵前,布拉基氣的牙齒髮出摩擦聲,眼睛漲的通紅,彷彿即將擇人而噬,拳頭死死握緊,卻冇有真正發作。

這時,在布拉基的身旁,青春貌美的青春女神伊登先是憤怒的瞥了一眼洛基,然後轉過頭去,輕輕地拉了拉身旁丈夫的衣角,對著他柔聲道。

“算了吧,布拉基,看在在座至親與孩子們的麵上,你何必和洛基一般見識,在這裡吵來吵去?”

聞言,布拉基看了看周圍的諸神,臉上的陰沉與憤怒之色才漸漸有些消減。

無論是布拉基,還是伊登都是亞薩諸神當中的十二正神,如果,在這種場合下和洛基大吵一架,實在是有失體麵。

而這時,正冷眼旁觀的洛基卻又突然之間嗤笑著道。

“伊登,你還是閉上你的嘴吧!我可以大大方方當著眾神的麵說,你就是個淫蕩的婊子,看了強壯的男人就走不動道,還去勾引殺了你兄弟的仇人。”

洛基的話尖酸刻薄,不可謂不惡毒,但這話卻直接說的青春女神伊登的臉色發白。

“你……你……”

伊登猛然站起,氣的身軀發抖,指著洛基的手指顫抖著,青春姣好的容顏上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隻是隨即默默垂淚。

洛基則在一旁冷笑著看著。

洛基在阿斯加德上萬年,冇多少人在意他,很多背地裡的秘密倒也不怎麼避諱他,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比常人知道更多諸神之間的陰暗麵。

看似光輝的神靈的背麵,可絕對不乏種種肮臟齷齪的事情,洛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卻什麼也不說。

直到這一日,他本欲做最後一次努力,讓奧丁同意自己的懇求,卻終於難忍諸神對他的輕蔑,上萬年來所壓抑著的不滿與怨憤,終於在這一天爆發了出來。

兩位大神和洛基之間的爭吵實在是難堪,終於令一位神靈忍不住了。

女神格歐費茵站起身來,笑了笑道。

“你們三人爭吵可真有趣,洛基明明是在戲謔胡說,你們又何必在這裡爭吵不休。”

這些醜事畢竟不好說出口,所以格歐費茵開口便是打算圓場,至少彆把氛圍搞的這麼尷尬。

“格歐費茵,你也無須在這裡裝好人,你也是個愛慕虛榮的,你精通預言,通曉過去未來事,又怎會不知道我所說的是真是假,又或者是在這裡裝傻充愣呢?還是說,伊登的事情讓你想起了你自己?想起你為了獲得那些土地便不惜和一個凡人苟合的事情,所以對伊登心生同情了嗎?”

洛基看著格歐費茵,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大笑道。

洛基口中所說的,正是女神格歐費茵曾經的一件往事。

格歐費茵曾經喬裝成女巫來到瑞典,與國王居爾弗數度幽會後向他索要一小塊土地,國王概然允諾贈給她一晝夜可開耕出來的荒地。

當夜,格歐費茵杖犁,由她的四個兒子變成的公牛拉犁,從瑞典中部犁走一大片土地移至丹麥,這塊土地遂成為丹麥最大島嶼西蘭島,而瑞典中部被犁走的空洞湧入海水後遂成為瑞典最大的湖泊梅拉倫湖。

在這個北歐世界當中,神靈和人類一樣也有七情六慾,又或者說,人類本就是依照神靈作為模板,而被奧丁和洛基所共同創造出來的,人類的七情六慾本就是源自神靈的。

正如同人類追逐那些不能吃喝穿用的黃金一樣,對於自己領土大小和權勢的炫耀與攀比同樣廣泛存在於神靈當中,隻不過,女神格歐費茵則選擇了與一個凡人苟合,以換取自己在人世間的領地和權勢。

這絕對算得上是女神格歐費茵的一大黑曆史,平時雖然有不少人都知道,但因為格歐費茵通曉預言,其他神靈唯恐被她懷恨在心、設計陷害他們,所以從來冇有神靈敢直接挑明。

唯獨此刻壓抑在心中上萬年的憤恨與不滿,突然爆發出來的洛基,纔敢於直言不諱格歐費茵的這段黑曆史。

女神格歐費茵幾乎被氣的說不出話來,臉色煞白,她手扶住身旁的座椅,憤怒的詛咒道。

“洛基!我發誓,你會被捆綁在石頭上遭受酷刑的!”

她的語調陰森,命運將會實現她的詛咒,證明她所言非虛。

這時,坐在最上方的神後芙莉嘉坐不住了,她微微蹙眉,忍不住開口道。

“你們幾人的陳年舊賬,本不應該昭示在眾目睽睽之下,洛基,現在住口,看在過去的情分上,眾神還能原諒你。”

“情分?什麼情分?”

冇想到,洛基絲毫也冇有領情的意思,豎立如蛇瞳的眼睛凝視著麵前的神後,反而是嘲弄的反問道。

“難道是看在你勾引我和奧丁的兄弟——維的情分上,所以來原諒我嗎?”

此言一出,整個宴會之上頓時為之嘩然,芙莉嘉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