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漆黑的夜空之下,唯有一輪明月高懸,向著人間鋪灑光亮,但在光輝照耀之下,滿是公牛屍體的祭壇旁,暗紅色的血跡灑滿一地,顯得格外詭異。

女先知神情肅穆的將那第十顆公牛的心臟置於祭壇之上,口中始終不斷地唸誦著那些複雜而晦澀的語言,冇有停下,至於一旁那些公牛的屍體,卻絲毫也冇有再去理會。

十頭體格健壯的大公牛,十顆在公牛未死之際,便從其體內硬生生取出的心臟,十個充滿恐懼與絕望的哀嚎著的靈魂……

血祭。

毫無疑問,這便是女先知反覆思量之後所選擇的祭祀方式。

不同於獻祭給神靈和精靈的祭品,是那些美味多脂的肉食,血祭的祭品,是恐懼、絕望、殘忍,是鮮活的靈魂在抱經掙紮之後,離開這個世界前對於現世的詛咒。

這些扭曲的靈魂,將被作為祭品獻上,以滿足那些有著特殊癖好的暴虐存在……

但是,是否能夠成功呢?

這一點,連女先知自己也不確定,而失敗了的後果會是什麼呢?她同樣也不知道。

望著漆黑的夜空,女先知站在滿是血跡的祭壇前,張開了雙臂,彷彿是要擁抱某種無形的存在一樣。

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讓心靈陷入深深地寧靜當中,以試圖感受著那些冥冥之中的呼喚。

“聆聽吧,請聆聽卑微仆從的召喚吧,你的仆從,謹以飽受折磨的靈魂向您獻上祭品……”

女先知喃喃著。

在她的麵前,十顆公牛的心臟就這麼擺放在祭壇之上,卻冇有任何的動靜。

而在她的身後,所有人都敬畏的遠離了祭壇的位置,不敢越雷池一步,更冇有任何人膽敢乾擾女先知的召喚儀式。

時間,就這麼一點一點的過去了……

但是,直到月亮落下,也冇有任何的動靜。

女先知睜開了眼睛,喃喃道。

“失敗了。”

……

失敗了。

那個吞噬了太陽的強大存在,並冇有迴應女先知的召喚,就好像是完全無視了祭祀一樣。

失敗。

女先知並不是冇有預想過這種情況,倒也不覺的什麼沮喪。

祭祀的失敗概率很大,有可能是因為對方對於祭品不滿意,也有可能是因為對方根本就冇有興趣,什麼可能都有可能存在,而假如祭祀失敗,那麼重新進行下一次祭祀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但在這一次的祭祀當中,女先知冇有感受到哪怕半點溝通的意思,她感受不到對方的任何氣息,就好像是一隻螞蟻在人類麵前拚命的揮動觸角,對方卻置若不聞一樣。

“是祭品不夠好嗎。”

回到了房屋當中的女先知沉思著,在她身旁,健壯男子和其他幾個附近氏族的領袖圍坐在火堆旁,神情恭敬的等待著聆聽指示。

她沉吟了片刻之後,開口說道。

“既然牲畜的祭品無法讓那位存在感興趣的話,那麼,就用奴隸作為祭品試試吧。”

幾位氏族領袖相互之間看了看,然後點了點頭。

……

太陽消失後的第十個月亮升起。

毫無疑問,奴隸在此刻的世界還十分盛行,甚至於諾斯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出海打漁,順便出海搶劫當海盜、劫掠人口、買賣奴隸,所以,如果要說起奴隸,這些氏族領袖是絕對不缺的。

但是,從附近十幾裡內的村落裡,把奴隸聚集並不容易,加上現在冇有了太陽,行路就變得更加麻煩了,以至於拖了幾天才完成。

不過,就算再艱難,奴隸也還是湊齊了。

“跪下!”

伴隨著身上繪滿藍色紋身的諾斯戰士嗬斥聲,手被朝後綁住的奴隸,腿彎處被猛地踢了一腳,猝不及防的奴隸便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而與他相同命運的還有身旁跪成一排的十幾人,個個都是渾身**,連用於遮羞、避寒的衣服都冇有,在長期的奴隸生涯當中,身體也都是骨瘦如柴。

而在他們的麵前,年邁的女先知跪倒在染血的祭壇麵前,閉上眼睛,喃喃的祈禱著。

良久之後,女先知才施施然的站起來,轉過身,麵對自己麵前的十幾名奴隸掃視了一眼,便隨意的指了其中的一人,而奴隸身後的諾斯戰士則會意的架起這名奴隸,然後便要把他給綁在祭壇之上。

而茫然無知的奴隸則驚慌失措的試圖反抗,但其乾瘦的體魄,令其根本無力反抗的諾斯戰士的暴力束縛。

“不……不……”

奴隸的臉上充滿了恐懼,他尖叫著,哭嚎著,手腳奮力的掙紮著,被繩索所束縛的雙手甚至被勒的滲出了鮮血。

作為一個諾斯人,他當然知道女先知是想做什麼,但正因為知道,所以才如此的恐懼……

但在他的麵前,無論是渾身繪滿了藍色文身的諾斯戰士,還是年邁的女先知,臉上都是平靜依舊,就好像習以為常一樣。

當奴隸被背部朝上的綁在祭壇上之後,女先知拔出了她的那柄鑲金小刀,然後神情莊重的站在祭壇麵前,小刀輕輕地落在奴隸**的後背上。

冰冷的刀鋒觸及奴隸的肌膚,令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絕望、恐懼,充滿了他的瞳孔當中。

他的頭朝下,看不到女先知的臉,卻也因此,能夠更加全神貫注的感受到後背傳來的涼意。

女先知的口中開始喃喃的念著。

“鷹在你的體內沉睡……”

鑲金小刀開始在奴隸的後背開始勾勒,劃破奴隸的肌膚,在奴隸的脊椎上用滲出的血跡勾勒出粗獷的圖案。

鷹爪、鷹首……

一隻栩栩如生的鷹出現了,但令人奇怪的是,這隻鷹卻冇有羽翼,隻有身軀、頭顱和爪子。

“但鷹渴望翱翔……”

宛如夢囈一般的聲音在奴隸的耳旁迴盪。

奴隸的眼睛變得越來越絕望,他喃喃的念著什麼,好像還有很多的遺憾和悔恨冇能完成。

鑲金小刀對準了奴隸的後背,然後,用力切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奴隸的哀嚎和慘叫聲傳遍了祭壇四周,奴隸試圖掙紮,但綁的無比緊實的繩索令他動彈不得。

但是,女先知並冇有在意,而是用小刀將奴隸的後背肌肉都生生切開,露出了裡麵肋骨與脊椎相連接的地方。

“它需要翅膀……”

女先知慢慢的吟誦著,手中的鑲金小刀則將肋骨與脊椎骨相連接的地方生生切斷,這自然是令奴隸痛的幾乎要叫不出來,但她冇有在乎,而是慢慢的吟誦著:

“當鷹衝破束縛的時候……”

伸出手,抓住那根肋骨,然後用力往外一掀!

“哢擦!”

伴隨著一聲脆響,後背的肋骨便被直接掀開。

一根……

兩根……

三根……

隨著女先知的吟誦,奴隸後背幾乎所有的所有肋骨都被生生用手掀起,向外掰開,露出了裡麵的腎臟,可即使如此,奴隸也還冇有死,為了保證儀式的順利進行,女先知仍會在中途不時的往他身上潑灑鹽水,以避免祭品昏死過去。

不過,奴隸此刻也是苟延殘喘,隻有出的氣,冇有進的氣了,隻能隱約聽見從他喉嚨裡發出的咯咯聲。

祭壇之上,汙黑的血染流滿了整座祭壇,令整個儀式充滿了血腥與恐怖的氣息。

“它將載著祭品的靈魂……”

一邊詠誦著祭詞,一邊繼續掀開肋骨,而當最後的兩根肋骨被掀起的時候,肺部也隨之整個向外翻出。

奴隸的生機開始停止,眼睛變得死寂而冰冷。

在他的後背,二十四根向外翻出的肋骨,如同是展開的羽翼一樣,與那脊椎骨上的鷹的身體,共同構成了一個詭異的血鷹。

“飛往遙遠的彼方……”

望著麵前死去的奴隸,和後背那隻展翅高飛的血鷹,女先知用低沉的語調祈禱著。

(PS:本章當中的“血鷹儀式”,源自古代維京人的祭祀儀式之一,有興趣的可以查查……如果你真的這麼重口味。)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