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祝踏嵐這哥們兒說話做事挺招人恨的,但是圖拉楊卻不討厭他。

將心比心,換位思考,祝踏嵐始終將熊貓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他的所有行動,

他的思維邏輯出發點,都是為了他的同胞。

這種傢夥,經曆了德拉諾那段煎熬的圖拉楊真的恨不起來,不僅不恨祝踏嵐,還挺想跟他做朋友的。

隻是祝掌門如同老海王一般,對圖拉楊或者說整個聯盟欲拒還迎間夾雜著若即若離,

堪稱勾搭界的頂流。

但是圖拉楊來潘達利亞不是為了旅遊交朋友的,

他是來力挽狂瀾的。

如今算上獸人與德萊尼人,聯盟在潘達利亞的獸人不過七萬,

並且加裡瑟斯那邊真正能打的兩萬多洛丹倫戰兵釘死在了四風穀一動不動,自己都指揮不動。再加上翡翠林那邊的港區與雄獅港的駐防,圖拉楊真的有些捉襟見肘。

即便如此,圖拉楊對於洛丹倫的聯盟軍部依然是報喜不報憂,甚至刻意用了些小手段遮掩實情。

因為圖拉楊很害怕卡洛斯一上頭,強行兩線作戰,並且戰線的一端還是潘達利亞這種遠隔重洋的彼岸之地。

畢竟是在德拉諾搞過勢力的軍界大佬,圖拉楊很清楚聯盟如今的“欣欣向榮”本質上是下猛藥打雞血換來的異常亢奮,聯盟全力攻略潘達利亞都有些費勁兒,更何況祖爾格拉布戰爭當下如火如荼。

殖民地雖好,本土更重要。

圖拉楊根本不在乎虛名,他早就做好了一個人揹負罪責的準備,一但潘達利亞事不可為,就全線撤退。

其他人不敢下這個決心做這個決定,他敢,

他來。

但是目前看來,

情況還冇有那麼糟糕。

熊貓人頑強的戰鬥意誌頂住了戰爭最艱難的初期措手不及,

螳螂妖幾百萬軍隊冇有沖垮蟠龍脊,巨蟲萊公冇有摧毀殘陽關,戰爭進入了相對平穩的僵持階段。

而東部王國的援兵也到了。

圖拉楊燒死不少腦細胞給卡洛斯運了波兵回去,好哥們兒扭頭給你送了三萬人回來。

這算啥,凝聚意誌保衛領袖?

好吧,聯盟捨不得潘達利亞養人的小米唄。

正好局勢好轉,圖大帥手裡又有人了,也該正經乾點事兒。

比如為玉瓏重塑雕像,再順手處理一下翡翠林的煞魔問題。

與存在中年早禿風險的圖拉楊不同,老年容光煥發的卡德加這段時間開心到不行。

多少年了。

這是多少年了。

聯盟終於把自己當個研究學者而不是人肉炮台使喚。

淦tmd三分歸元氣,去tmd金鐘罩鐵布衫發生器,老子除了群體傳送法術,也是能搞科研的!

卡洛斯臨走前,慎重的交代了卡德加,不把煞魔的問題搞清楚,終究是要吃大虧的,作為聯盟為數不多的學科帶頭人,卡德加必須主動給自己加擔子,把煞魔這玩意兒的底層邏輯研究清楚,不能將問題留給下一代人。

卡洛斯就這麼一說,

純粹官話套話說順嘴了,

可是架不住卡德加愛聽埃

蟠龍脊那邊人腦子打成狗頭人腦子,**師都冇有去前線搓哪怕一個火球,而是全心全意留在了抗煞救魔的最前線。

還真彆說,真就讓卡德加研究出點東西。

“天呐,我的老朋友,熊貓人都對你做了什麼?1

圖拉楊去翡翠林接手增援軍團,順路去看望了卡德加,就發現了老夥計那比熊貓人還要熊貓人的一雙熊貓眼。

大眼袋,黑眼圈,靈魂出竅一般的重金屬搖滾範兒,卡德加這是準備轉職死亡頌唱者?

“哦,圖拉楊啊,與熊貓人無關,我主動體會了一下煞氣,這隻是小小的後遺症而已。”

圖拉楊聽得脊背一挺,一個馬步向前一記聖光左勾拳,一句邪魔外道有危險,舒服得卡德加發出哦謔謔的聲音連聲道謝。

“不錯不錯,再使點勁兒,左邊點,左上,再往上。”

得到聖光的洗禮,卡德加終於打起精神,說話不再那麼有氣無力的樣子。

“這很危險。”

“冇那麼危險。”

“哎,懶得勸你,說點正事兒吧。”

“正事兒就是我大概搞明白煞氣的工作原理了。”

卡德加開始思考怎麼跟非專業人士進行魔普。

“一開始,我被煞氣的表象誤導,認為這是一種暗影能量的變體。這是不對的,嚴重的誤導了我的思路。煞氣不是暗影能量,而是靈魂能量,在切身體會過後,我很確定這一點。”

圖拉楊點了點頭,裝作自己是老懂皇。

“所以我們現有的常規防禦手段都對煞氣不起作用,不管是暗影防護結界還是暗影抗性藥水,並不能有效的抵禦煞氣侵蝕。”

“那聖光為何有效?”

圖拉楊見卡德加終於要挑著重要的說,也認真起來。

“因為聖光並非對煞氣有直接的剋製效果,而是對人有效。”

“怎麼說,詳細點。”

卡德加彎嘴一笑,露出了老學究通用表情,開始顯擺學識。

“煞氣並非直接作用人體造成傷害,而是一種精神,心理,靈魂層麵的傾向性。”

“讓你仔細點說1

眼看圖拉楊皺起眉頭,卡德加不賣弄了。

“仔細點說很難啊,我也不追求魔法的嚴謹性了,直接進行類比吧,煞氣的效果更接近於詛咒,惡魔之血,獸人喝過那種,不過效果更加多樣化而已,比如怠惰,多疑,悲觀,絕望,憤怒,暴躁。”

聖騎士也是施法者,回到艾澤拉斯後圖拉楊也冇有忘記充電補課充實自己,卡德加這麼一說,他就懂了。

煞氣並不是直接造成傷害的類型,而是一種唯心的debuff,所以聯盟目前的魔法手段不好使。

聖光對煞氣有效,也不是因為聖光對煞氣有剋製問題,而是聖光自帶的淨化效果有益煞氣入體者的身心健康,患者自愈了。

雖然卡德加說的跟圖拉楊腦補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兒,但是**師與聖騎士的雞同鴨講莫名其妙的取得了令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現在想想,真的是冤枉熊貓人了。之前我一直以為他們冇心冇肺的傻樂,現在看來,這種樂觀開朗正是他們幾千年來對抗煞氣的手段埃”

卡德加感歎到。

“所以你準備為聯盟提供怎樣的防護手段?”

圖拉楊關心的從來不是魔法原理。

“哈?”

卡德加拖著長長的尾音,對老哥們兒露出鄙夷的神情。

“進攻纔是最好的防禦,難道你指望我給你調配點治療脫髮的藥水嗎?”

硬了,圖拉楊的拳頭硬了,但是他忍住了。

“你不會以為我現在這副鬼樣子是區區煞氣入體造成的吧,告訴你吧,我的研究已經小有成果,關於如何將煞氣凝聚成煞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