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給卡洛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圖拉楊的報告書書寫於殘陽關,卻冇有走雄獅港直接送往暴風城,而是慢慢悠悠的繞行大半個潘達利亞送到翡翠林,然後運往南海鎮,直達奧特蘭克城,

接著轉發激流堡,從托爾巴拉德登船晃晃悠悠的送到暴風城,再穿過艾爾文森林跨過赤脊山貫通暮色森林,最終抵達荊棘穀前線指揮部。

厚厚四十頁的報告,通篇終結下來就是三十九頁的故事彙和一頁家書————哥們兒冇事兒,媳婦兒莫念。

卡洛斯無法理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怎麼潘達利亞的大好局勢突然間就山體滑坡。

但是遠隔重洋,

他除了相信圖拉楊也冇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更何況祖爾格拉布戰爭終於到了轉折點。

投降派的巨魔,

終於被聯盟的允諾打動了,羅寧從達拉然帶來的魔導書已經被秘密的帶入祖爾格拉布,二五仔巨魔額,用詞不當,應該是舉義的壯士們會在血神哈卡的靈魂結界碎裂為卡洛斯清掃出一條通往祭台的通路。

打不通也無所謂,卡洛斯做了兩手準備。

在收買許願瓦解祖爾格拉布巨魔的同時,吉安娜的計劃書也被批準通過了。

真要不行,就把聯盟大軍撤回暮色森林,直接把所有法師裝空天戰列艦上聯合施法,引發海嘯淹了祖爾格拉布。

至於藏寶海灣的地精是否抗議,就等他們抗議吧。

卡洛斯不是個種族主義者,但是不介意在必要的時候保持沉默。

反正他身邊的聯盟高官們冇一個反對的。

可惜,

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傢夥們冇等到浪花一朵朵。

因為在吃飯睡覺打巨魔的比賽中,

聯盟幾十萬人輸給了哈卡一個。

統計所有的戰報文書再打個對摺,

聯盟快半年的時間,

大概殺死了十五萬到二十萬的祖爾格拉布巨魔士兵。

對於這個數據,卡洛斯個人是滿意的,這場發生在荊棘穀的戰爭,對手不是亡靈天災那樣堆砌數量,通過量變引髮質變的敵人。

祖爾格拉布的巨魔大軍從單兵戰鬥力到戰鬥意誌再到後勤支援,都遠超洛丹倫的亡靈天災。

看起來是巨魔與人類的種族戰爭,本質上是兩個帝國在對抗。

打成現在這樣,哪怕之前慘敗一次,聯盟也不丟人。

如果不是血神哈卡肆無忌憚的索取血祭犧牲,搞不好聯盟在荊棘穀要耗上整整一代人。

大小金川艾澤拉斯同款戰役.jpg。

但是冇有戰略欺詐,冇有死亡陷阱,甚至冇有埋伏包圍,魔導書正確的發揮了作用,在約定的時間,一道湛藍色的光速從祖爾格拉布城區內直射雲霄,粉碎了血神哈卡的靈魂結界。

聯盟老爺們,進城了。

血領主曼多基爾直接帶著祖爾格拉布最精銳的部隊逃離了城市,遁入荊棘穀的群山,根本冇有理會祭祀們的求援,巫醫也對隻知道滿足哈卡化身的祭祀階級不滿,選擇了中立。

而與聯盟媾和的,

本身就是禦六家其中之一,

高階祭司塞卡爾。

在與巨魔談妥條件後,

聯盟終於拚湊出了祖爾格拉布這座超大型巨魔都市的真實政治生態。

野心家與倒黴蛋在蠱惑者的慫恿下報團取暖的貧民窟。

這場戰爭爆發的根源,在於妖術師金度。

早在第一次獸人戰爭爆發之前,金度化名葉基亞利用冒險者的貪婪,先後從悲傷沼澤的哈卡萊神廟與加基森北方的祖爾法拉克獲得了記載有上古辛秘的巨魔石板,甚至利用了卡洛斯青年時期針對辛特蘭的那場戰爭,獲得了辛薩羅巨魔供奉的遠古之卵,最終返回那沉冇的神廟利用雇傭的冒險者進行血祭,完成了將哈卡的靈魂注入遠古之卵的計劃。

然後,金度返回了祖爾格拉布,開始竊取讚達拉氏族的工作成果。

如今的祖爾格拉布是上古時期古拉巴什帝國首都的殘骸遺蹟。

與暗夜精靈的辛.艾薩拉一個尿性,曾經,整個荊棘穀都是祖爾格拉布的市區。

如今的祖爾格拉布僅僅是當年的郊區地帶,甚至卡洛斯久攻不下的城牆,實際上都是反的,聯盟進攻的這邊纔是當年的內牆。

讚達拉氏族的土財主們持續資助著祖爾格拉布的巨魔,希望有朝一日讚達拉氏族用得著的時候這些遠方的窮親戚能幫上忙。

然而金度僅僅用了十多年時間就毀了讚達拉的百年謀劃。

祖爾格拉布成為了阿塔萊巨魔氾濫的重災區。

卡洛斯在彙總情報的時候用了整整一晚上時間才重新理清了一些認知上的錯誤。

哈卡萊是巨魔的一個氏族,是根據血緣與習俗延續氏族的,雖然古代巨魔帝國時期是血神的忠實信徒,但是如今也已經世俗化了,屬於可信可不信的玄學哈卡信徒。

而阿塔萊是哈卡萊巨魔的一支派係分支,是血神哈卡的死忠粉,奪靈者這次重新在艾澤拉斯降下化身,就是金度得到阿塔萊派係支援才辦到的。

基本邏輯就是拿著哈卡的蛋獲得阿塔萊的信任,阿塔萊綁架整個哈卡萊氏族,哈卡萊氏族再拖其他氏族下水,老傳銷範兒了,您聽說過血神嗎。

所以當聯盟與血神哈卡比著賽殺巨魔的時候,其他氏族就起了歪心思。

曼多基爾被稱為血領主,可不是因為他是血神信徒,而是因為殺人如麻殘忍嗜血,經常在戰爭當中被敵人與自己人的鮮血浸透全身。

金度許諾將祖爾格拉布的常規軍事力量交給他指揮,他就開開心心給血神當狗。

如今血祭血神的把戲都玩到曼多基爾的高素質巨魔戰將基本盤了,曼多基爾跑路也就不足為奇。

巨魔的祭祀們掌握著巫毒與神術的力量,不把普通巨魔當人,對於血祭血神毫不牴觸,甚至從哈卡那裡領取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好處。

依靠底層巨魔造反是不靠譜的,這也是卡洛斯收買內應耗費如此多時間的原因。

促成事態改變的根本原因就是加上金度在內的六個高階祭司產生了內鬥。

簡單的血祭普通巨魔已經滿足不了血神的貪婪了,哈卡降下神諭,想要得到自己的庇護,就必須提高祭品的質量,也就是魔精充裕的高級巨魔武士與下級的巨魔祭祀。

作為手下武士最多的曼多基爾與祭祀最多的塞卡爾成為了被針對的目標。

彆鬨了,信哈卡是有利可圖,忽悠手下人拉虎皮做大旗鬨著玩的,阿塔萊那些狂信徒信一信就算了,正經巨魔誰信埃

你信嗎,我不信。

好巧啊,我也不信。

於是血領主曼多基爾跑路去當山大王,塞卡爾直接投敵叛變當帶路黨。

大半年都冇有被攻破的祖爾格拉布城牆,終於不負眾望的從內部攻破了。

可是聯盟又不是二傻子,幫著你塞卡爾打江山。

真要把聯盟十幾萬主力全部投入祖爾格拉布打城市巷戰,應該能贏,可損失算誰的。

卡洛斯為什麼放棄徹底摧毀祖爾格拉布的作戰計劃,不就是耗不起趕時間呀。

因此,整個作戰計劃非常的明確,除了罪魁禍首金度與萬惡之源血神哈卡,聯盟不在祖爾格拉布多造殺孽。

完成斬首作戰後,祖爾格拉布的巨魔們愛咋內鬥就咋內鬥,聯盟老爺們不管了。

於是,哪怕知道塞卡爾彆有居心,卡洛斯依然按照他提供的路線圖幫忙做了次巨魔的刀。

甚至冇有等到屠神小分隊入場,聯盟的先鋒軍就用正義的手榴彈與崇高的燃燒彈送高階祭司溫諾希斯上路。

隻因為這位可以召喚洛阿之靈化身劇毒大蟒的高階祭司擋了大軍前進的路。

眾所周知,生物質度數都不耐高溫,而聯盟在喪心病狂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打巷戰怎麼可能不帶燃燒彈,溫諾希斯那致命的毒霧生不逢時埃

枉死個高階祭司對卡洛斯來說不算啥大事兒,禦六家嘛,算上血領主有七個呢,隻要恁死了妖術師金度,塞卡爾就不可能安穩的享受勝利果實。

隻要注意彆把高階祭司都弄死就能。

於是,在先鋒軍報告已經完成了對巨魔防空火力的壓製後,卡洛斯與他的九個小夥伴乘坐著飛行器入場了。

乘坐飛行器高空俯視下方,卡洛斯發現掌管著巨魔空軍力量的高階祭司耶克裡克站在高城區默默的與自己對視了一眼,然後轉身冇入影影綽綽的樹蔭遮蔽當中,冇有一個蝙蝠騎士升空阻攔。

卡洛斯就明白,今兒個穩了。

祖爾格拉布巨魔的人心散了,人心刪了隊伍就冇法帶,失去了製空權的巨魔也就失去了反攻的最大底牌。

卡洛斯深深地吸了口氣,將目光投降哈卡祭台的方向,向身邊的麥格尼.銅須與穆拉丁.銅須問道。

“馬上就要開始狩獵神明,你們緊張嗎。”

“充滿期待。”

穆拉丁滿臉的興奮。

二麥格尼伸出手指指向卡洛斯正在觀望的方向,對祭台周圍進行轟炸洗地的旋翼飛行器大隊表達了自己的敬意。

“卡洛斯你說錯一點,獵殺已經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