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穆仔細看著設計圖。

除了上次曼樂的競標,慕少淩已經冇有這麼儘心去完成一張建築設計圖。

她不禁為設計圖的每一個細節感到驚豔。

“慕總,您這個設計圖好棒呀!”念穆感歎一聲,想起什麼,她卻來不及收住。

她從事的行業是生物製藥,但現在卻感歎著慕少淩設計的圖紙設計得好……

慕少淩聽見,要麼就會懷疑她隨意恭維人,要麼,就會狐疑,她懂建築設計?

念穆有些忐忑地看著身側的男人。

“你也覺得好,那我給村長髮過去。”慕少淩說道,冇有立刻發送,畢竟這份檔案大,他需要列印出來,還有做成光盤,給村長郵寄。

念穆笑了笑,他好像冇意識到問題。

“慕總您的設計,村長一定會很滿意。”她說道。

慕少淩嘴唇微微勾起,心情愉悅,被自己心愛的女人間接誇了,他的心情自然好。

一旁的列印機開始運行,念穆站起來,知道他要操作列印圖紙。

這些圖紙不是一般的列印機能夠列印的,她站起來說道:“我先回去洗澡……”

“好,等我。”慕少淩回了三個字,卻讓念穆臉一紅,遐想連篇。

太丟人了!

念穆快步離開臥室。

慕少淩把圖紙專用紙放在列印機上,讓機器開始運作。

放在一旁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冇注意。

幾秒後,手機便響起鈴聲。

慕少淩看了一眼來電,是朔風的。

這個時候朔風來電,肯定不是好事情,他皺了皺眉頭,接聽電話,“什麼事?”

“老大,這段時間一直跟著曼斯特的兄弟剛纔發來訊息,說他跟蘇曼訂了明天回a市的機票。”朔風說道,這個訊息還是顏驥文的下屬特意跟蘇曼覈實過才轉告

的。

“曼斯特?”慕少淩手指敲著桌麵,陷入沉思。

“是的,老大,我們要部署嗎?”朔風問道,曼斯特回到a市,那目標肯定是念穆。

冇想到過了這麼一個假期,他還麼死心。

看來他們老大的情敵,確實多。

“要,必須把曼斯特給盯緊了。”慕少淩說道,雖然他也會保護念穆,但此刻正是多事之秋。

恐怖島,還有一個曼斯特……

“好的,老大,我這邊會派人輪流監視曼斯特,那念教授那邊……”朔風頓了頓,等待他的指示。

“我會讓司機接送她上下班。”慕少淩說道。

念穆的身手不錯,隻要防備在上下班的時候曼斯特派人來綁架,其他都冇問題。

他的人也在配合馬科斯調查曼斯特,如果抓住他以前曾經有過犯罪證據,交給相對應的部門,他會被驅逐出境,到時候也能解決一個辦法。

想到馬科斯,他又說道:“你還得讓調查組的人想辦法,把馬科斯的生母找出來。”

“是,老大。”朔風掛掉電話後,慕少淩檢視列印出來的圖紙,冇有問題,又多列印了幾分,這些他明天要帶去公司蓋上t集團的公章。

畢竟出這些圖紙,是用作報建的,而且還是他親自設計的,必須蓋上公司的章。

慕少淩又把圖紙內容裝入磁盤中,然後把所有東西放入檔案袋裡。

完成一切,他估摸著念穆那邊,應該也洗完澡了,於是走出房間推門走進念穆的臥室。

她已經洗完澡,坐在梳妝檯前細緻地塗抹著護膚品。

念穆回頭看著他,“慕總,資料都列印好了?”

“嗯,列印好了。”慕少淩說道,見她站起來,便上前抱著她,說道:“念穆,剛纔朔風來了電話。”

“什麼……”念穆心裡有種隱隱的不安。

這個時候朔風來電話,肯定有事情發生。

“曼斯特訂了回a市的機票,明天就會回到a市。”慕少淩說道。

念穆恍然,這個春節過得很舒心,雖然隱隱不安,但她會下意識的把這份不安歸於恐怖島。

曼斯特這個人,她差點忘記了……

念穆說道:“他還冇放棄……”

“看情況是的,所以以後你上下班,還是讓成武來當司機。”慕少淩說道,他已經通知讓成武白天全天待命。

他唯一的職責便是護送念穆上下班,以及偶爾要去彆的地方,也是讓他來。

“好。”念穆冇有逞強,畢竟她的車技不怎麼樣。

曼斯特這個人,她還是要謹慎對待,不能給慕少淩添麻煩。

“還有一件事。”慕少淩說著,拉著她走到床邊坐下。

“慕總,還有什麼事?”念穆凝望著他,燈光散落在他那張英俊的臉上,幾乎看不到歲月留下的痕跡。

恍惚之間,她似乎回到高中,那個很多男孩子揮灑汗水的籃球場,他是那群男孩子裡麵,打球最好的,而且,也是最吸眼球的男孩。

“現在華生那邊很多研究員,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想開放兩間實驗室給研究部的全體人員用,主要是用作給他們提供器械做研究,不限於公司開發的製藥

項目,讓製藥項目,不止於公司的那幾個教授,你覺得這個想法怎麼樣?”慕少淩說道,他今天想了好會兒,決定這樣做。

雖然這樣會讓華生那邊的成本指出增加,但這麼做,也是為了念穆。

他能看得出,她的研究陷入了瓶頸中,而且那些設備也不太先進。

“慕總,這樣做固然是好,但是會導致公司的經營支出增多。”念穆皺眉,這個想法是好的,要是實行了,讓很多研究員都能受益。

他們的資曆,跟學曆,還有在製藥上的成就冇有那些教授多,還需要積累經驗,所以纔會當研究員。

但是他們也會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這些想法往往會被實驗器械跟公司的發展項目給限製。

慕少淩這樣做,是幫了他們,同時對公司的未來收益也有好處。

隻是站在經營者的立場來看,她不太同意,開放實驗室,對公司來說,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實驗器械的損耗,實驗材料的消耗……

而且華生因為錢教授的事情,現在公司還冇真正的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