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覺自己兒子做了皇帝,我做了皇太後似的,可真是爽。冇看杭媛那臉色都跟吃了狗I屎一樣,痛快的。”沈沐坐在桌子前跟白一寧說。

白一寧和沈沐這個婆婆相處實在很融洽,幾乎找不出什麼矛盾點。

她們的三觀也很一致。

白一寧想到沈沐在霍明拓很小的時候就和霍邵容離婚,獨自帶著霍明拓生活在霍園對麵。

每天還能看見杭媛和自己心愛的男人泛舟湖上,甚至在湖上做一些風流快活的事。

那種日子,太過難熬。

霍明拓以前和她說過,沈沐那時候得了抑鬱症,都是他在照顧。

“媽,您辛苦了!”白一寧陪著她坐在桌前打牌。

“怎麼突然說得那麼感人,辛苦的是你,這小齊是生的真好,我很是喜歡!你辛苦生下他,又把他教的那麼好,我真欣慰,幸虧當初執意選你做明拓未婚妻!太對了這!”沈沐一直覺得自己的選擇特彆明誌。

幸虧當初白星楚和霍明拓冇結婚。

一想到白星楚那種女人成了自己兒媳婦,簡直都糟心死了。

“奶奶,我覺得我生的也很好啊!王炸了!”說話的是沈沐對麵的宮小雪。

陪著她們在鬥地主,說著就扔出了兩張牌,是王炸。

沈沐哈哈笑,“當然好,我孫女哪都好!奶奶也愛你!特彆也喜歡你!把王炸收起來,彆那麼快炸!你手裡還有那麼多牌呢!”

宮小雪看一眼手中的牌,一張張拿出來說:“三六三七連牌飛機,奶奶,媽咪,我已經出完牌了。”

沈沐:“……”

白一寧:“……”

宮小雪平時不愛讀書不愛看書,除了吃喝玩樂就是欺負彆的小孩。

隻是經常陪著沈沐打牌打麻將,這牌和麻將都打得特彆溜。

記憶也特彆好,自己會記牌。

一來二去,沈沐這種打了幾十年牌的人居然也經常輸給一個四五歲的小毛孩!

於是沈沐出門打牌或者打麻將都會拖上宮小雪。

宮小雪一個小女孩坐她旁邊,誰也不會說什麼。

可是從此以後,沈沐打牌幾乎就次次贏了。

沈沐實在不想玩了,這也忒丟人了。

找了個藉口就溜了。

白一寧見狀教育宮小雪,“你好歹讓一讓奶奶,不能每次都這麼快把牌出完!打麻將的時候也多少讓一讓!你這孩子就知道打牌,能不能學學你弟弟多看看書!你馬上就去幼兒園上學了!”

宮小雪很無辜地砸吧著眼睛看媽咪,“可是我手裡的牌就是這麼快出完了啊!”

“怎麼那麼不謙虛你這孩子。”

“????”

白一寧丟了牌起身,“你贏了,洗牌,都整理好了!”

宮小雪都懵逼了,壞媽咪老欺負她!贏了還讓她洗牌!

肯定是媽咪牌打不過自己,對她撒氣的。

她要看看媽咪手裡什麼牌。

宮小雪一張張打開看,發現白一寧的牌簡直好到爆了,就算她拿了王炸,白一寧剩下的牌肯定也是贏的。

樓上霍明拓處理完工作走出來,早就看到白一寧手裡的牌。

那麼多次機會可以贏,但是她卻一步步幫著沈沐去贏。

可千防萬防,居然還是冇防住自己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