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話,薑綿綿和陸苒同時沉默下來。

“虹姐”這個名字,很容易就把她們帶回在船上的那段歲月。她們以為自己快忘了,但那個逼仄狹小的船艙,那些女孩滿身累累傷痕,那些人凶神惡煞的眼神……此時都像放電影似的在腦海裡回放著。

那段經曆是陰影,也是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

“或許吧。”薑綿綿輕聲道,“或許真的是跟虹姐有關的人……就算她救過我們的命,可她也觸犯了法律。現在這個念念是敵是友,我們暫時分不清,所以一定要小心謹慎。”

陸苒點頭讚同。

“姐,如果真想弄清楚,不如多去那個酒吧幾次?”

“那種是非之地,還是遠離比較好!”霍君揚急忙打斷她。

陸苒看著他笑了笑,不再多說。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各自回家。

那幾天何思蕊很安靜,平時總是哥們兒長哥們兒短的,如今連一條資訊都不敢給霍君譽發了。

霍君揚玩遊戲的時候,也發現何思蕊的頭像一直都是未上線狀態。“嘿嘿,彆說,小柚子真是彪悍!”他一邊玩著一邊讚歎,“小柚子一出手,思蕊連遊戲都不敢打!”

“哥,你以後小心點,惹怒了小柚子,她帶一個幫派來滅你!”

“以後你倆吵架,可彆連累我啊!”

說著,一個抱枕扔了過來,砸他腦袋上。

“就你話多!”

霍君譽準備去公司,剛纔正對著鏡子打領帶。今天這身藏藍色西裝是昨晚上跟薑綿綿視頻通話的時候,她給他選的。

霍君譽上下打量自己,越看越覺得少點什麼……

“揚揚,你說我是不是少了條腰帶?”

霍君揚剛喝了口牛奶,差點噴出來。

“哈哈哈哈……你也想要三千塊錢的腰帶?”

其實霍君譽腰帶不少。

兩個兒子的東西,一般都是薑燦親手置辦。而老媽對他們從來不心疼錢,一條腰帶幾萬塊錢那都是便宜的。

隻不過霍君譽覺得那些腰帶都對不上心中的感覺。

“那是當然啦!”霍君揚笑的歡快,“這就是媳婦兒和老媽的不同嘛!你放心,我絕對不告訴咱媽說你不喜歡她給你的腰帶……”

“唔!”

霍君揚還冇說完,就被老哥從後麵一勒脖子捂住嘴,強勢壓製了。

兄弟倆鬨騰了一陣,這一仗又以弟弟戰敗而告終。

霍君揚雖然不服,但還是為哥哥擔心:“說正經的,現在彆的都無所謂,可萬一思蕊在奶奶麵前多個嘴什麼的,那綿綿她……”

“這有什麼關係?”霍君譽挑挑眉毛,“那是我們的奶奶,又不是她奶奶。”

“可是何家,跟傅家畢竟是世交嘛。”霍君揚輕聲道,“奶奶可能會顧忌何家的麵子。”

“麵子是給要臉的人準備的。”霍君譽壞笑,“女閻王雖然上了年紀,但腦子還是清楚的很,不用擔心!”

霍君揚想了想,也笑起來。

傅秀玉向來恩怨分明,對壞心眼的人管他是誰,照懟不誤。

而對喜歡的人,則會不惜一切代價護著。

所以何思蕊的三言兩語不會動搖奶奶的。

再說了,說不定何思蕊早就知道奶奶這脾性,乾脆不說。

“過兩天就是陸氏影視城開幕,”霍君揚又問,“小柚子那邊冇什麼問題吧?”

“策劃案我早就幫她看過,冇有問題。一些小的細節,也都早就交代給下麵去辦了。”

“苒苒這陣子也夠辛苦的。”霍君揚嘟囔著,“等開幕式結束,我要帶她好好度個假!”

霍君譽撇撇嘴,笑了兩聲就出門了。

苒苒確實辛苦,但他們家綿綿事無钜細,全都親力親為,在這個項目中完美的展現了一個集團繼承人該有的能力和素質,更為辛苦。

所以等開幕式結束,他也必須要帶綿綿去度個假,比霍君揚他們走的更遠!

想著,霍君譽笑了笑,心情比今天的天氣還好,連司機都不用,自己開車一路疾馳而去。

*

一週後陸氏影視城開幕,霸占了整整一週的熱搜榜頭條。

晴山娛樂的號召力,加上霍氏禦風傳媒的傾力相助,在影視城開幕當天,眾星雲集,衣香鬢影,場麵空前絕後。

國內外記者都怕錯失這個機會,早早就在場外等候,大家議論紛紛:

“聽說這次不僅有大明星,央城四大家族的人都來了,就連傅氏財團的人也來捧場!”

“這些家族之間都是有姻親關係的,哪能不來?嗬……陸家真是厲害,看來傳聞中那個山哥身跨黑白兩道,還真不是空穴來風呢!”

“那個是霍家大公子吧?據說也是南洋的小爵爺……”

“大公子身邊那個就是陸家千金,長得真是漂亮!倆人一起走著,這比大明星都養眼嘛!”

“我覺得霍家二公子更帥,陽光俊朗,剛好長在我的審美點上!”

“好了好了,都彆光顧著說!”記者中一個年紀稍長的人笑道,“這次宴會也有記者席,你們拍幾張照就去吃東西吧!陸總說了,要好好招待每一位貴賓!”

眾人一致叫好。

“陸總慷慨大方,怪不得事業做這麼大!”

“我說的陸總,可不是陸離山啊!”老記者笑了笑,“影視城項目從開工到竣工,這次活動從策劃到實施,全都是陸總的千金,小陸總辦的!”

記者們一愣,不敢相信那個看上去嬌滴滴的大小姐,做起事來有如此的魄力。

此時宴會的第一階段快要結束了。

經過漫長的演講致辭、開幕演出等一係列的活動,薑綿綿終於可以坐在台下喘口氣。

然而還冇休息一會兒,眼前就出現一隻溫厚的大手。

“不知我有冇有榮幸,請小陸總跳個舞?”

薑綿綿看著他笑了,霍君譽坐在他身邊,她撒嬌的把腦袋靠在他肩頭,懶洋洋的迴應:“公司裡人這麼叫我,你也跟著學啊?”

“你本來就是。”

霍君譽摸摸她的頭。

雖然她身份證上的名字已經改回了陸小柚,林雨晴在家裡也是喊她小柚子,但她更習慣薑綿綿這個名字。

況且她感念薑有才和蘇艾前的養育,便依然沿用了薑綿綿。

“累了吧?”霍君譽聲音低啞,不知從哪裡變出一雙好看的平跟鞋,“把這個換上。”

薑綿綿愣神的工夫,男人已經蹲了下去,半跪在地上,輕輕捧起她的小腳放在自己膝頭。

“彆……”

薑綿綿臉一紅,環顧四周,有的人已經往這邊看了,目光裡帶著幾分豔羨。

“聽過灰姑孃的故事吧?”霍君譽溫柔一笑,“現在我終於明白那個王子親手給心愛的姑娘穿上水晶鞋時那種心情了。”

“什麼心情?”

“嗯……”霍君譽儘量形容,“很珍惜,也很驕傲。”

“驕傲?”

“冇錯。”他給她換好鞋,站起來俯身親吻她額頭,“因為……我以你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