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劍眼中滿是驚喜之色:“梅兒,你突破了!”司馬梅一臉小傲嬌:“是的,父親,我終於破境,進入那個境界了!”“你可以放心的讓我去保護小蘭了吧!”司馬劍星目一瞪:“胡鬨!”...

司馬劍眼中滿是驚喜之色:“梅兒,你突破了!”

司馬梅一臉小傲嬌:“是的,父親,我終於破境,進入那個境界了!”

“你可以放心的讓我去保護小蘭了吧!”

司馬劍星目一瞪:“胡鬨!”

“皇帝雖然還冇有下旨為你和太子賜婚,但誰都知道,太子求娶你心切,在不停促成這件事!”

“依附東宮的那些大臣當然樂見其成,也一直在促成此事。”

“所以,**不離十,皇帝快下賜婚聖旨了!”

“哼......”

司馬梅鳳目閃過一絲殺氣:“世人都知道,太子好色,是看中我和二妹的姿色,也順便把我司馬家拉上他的戰車,幫他鞏固太子之位。”

“我們就是他爭奪帝位的工具而已。”

“父親,你真的看好他嗎?”

司馬劍臉上毫無表情:“你覺得為父有選擇嗎?”

司馬梅眼神大亮:“女兒明白了!”

說完。

司馬梅轉身就走出書房,傳回話語:“父親是他們夏家的臣,所以你冇有選擇,但,女兒有!”

“若有錯,是女兒的錯,與司馬家無關!”

司馬劍癡癡看著女兒的背影消失,嘴角才露出欣慰的笑意:“若你和蘭兒是男兒身,這天下,都可以爭得!”

“奈何啊!”

“白紙,傳令隱衛,不得阻攔大小姐離家出走。”

“是!”

屋頂有應聲。

“命令隱衛,要保護好大小姐的安全!”

“是!”

司馬劍這才喃喃的道:“梅兒,你這一去,也想你如你妹妹一樣尋求自由嗎?”

門外風雪起,彷彿在回答這個帝國宰相之問。

可惜,風語難明。

不久之後。

相府管家慌亂的跑進書房,遞上一張紙:“老爺,不好了!大小姐離家出走了!”

司馬劍打開白紙,上麵寫著:這天下那麼大,我想走出去看看,不孝女,司馬梅!

司馬劍臉上神色難明,眼皮一抬:“不要慌!”

“將這紙條和大小姐離家出走之事傳遍帝都!”

相府管家眼神一亮,鎮定了下來,恭敬的退出書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