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皇子冊封為太子之日,天降神光,將皇宮籠罩其中,這是吉兆,是老天爺在慶賀,他們的小皇子被立為太子啊!

這也預示著,天元過要迎來一個強大賢明的儲君。

百姓沸騰了,不少人還虔誠地麵朝皇宮的方向而跪,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倚雲殿

因為奇異的太陽光束,讓殿中的人都走到了庭院之中,仰頭看著天上的奇景。

“這太陽光好生奇怪呀,我還是頭一回看到這樣的太陽光。”

“我也是,而且你們看,最大的那一束光,好像是照在金鑾殿上方的。”

“今日是小皇子被冊封為太子的大典,又出現了這樣的太陽光束,這算啥?”庭院中的宮人們小聲議論著。

一個年歲大一些的小太監看了一眼寢殿,壓低聲音道:“自然算是吉兆。”

冷妃娘娘生的皇子被冊封為太子,他們家娘娘被禁足在倚雲殿,這話自然是不能讓他們家娘娘聽到的。

她們娘娘是因為冷妃娘娘才被降位份禁足的,要是聽見冷妃的兒子被冊封太子之日出現了吉兆,這心裡還不得慪氣呀!

寢殿內,儷嬪縮在床上,身上裹著被子渾身顫抖,額頭上全是冷汗,兩排牙齒在打架。

景玉垂首跪在床前。

被禁足這幾日,儷嬪服藥的劑量越來越大,服藥的頻率也越來越快,雖然她已經不咳嗽了,但是卻離不開這藥丸了。

她自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傳了賈禦醫前來。

賈禦醫直言這藥丸裡加的一味藥是禁藥,不能超劑量服用,不然就會讓人上癮。

他早就多次叮囑過的,是儷嬪冇有按量服用,如今既然咳疾好了,那就隻有想辦法戒掉,不然長期服用會更難戒掉,還會損害人的身體。

儷嬪也知道,自己怪不到賈禦醫頭上來,當初賈禦醫說宮中冇有,要他在宮外製好了送進宮時,她就知道了,這是違禁藥。

但是當時她為了能快些好,快些收回掌管後宮之權,還是選擇了讓賈禦醫配藥。

也是她為了不在白婕妤她們麵前露餡,超量服藥,才致使她對藥上了癮。

她也不能怪到賈禦醫頭上,若是他將自己服用禁藥,並且已經成癮之事泄露出去,那她也就毀了。

好難受,渾身上下,像是有成千上萬隻螞蟻在爬一樣,她滿腦子想的都是藥。

藥,好想吃藥,隻要吃上幾粒,就能消除這萬蟻噬心的痛苦。

但是她不能吃,吃了就一輩子都離不開這咬了,她要戒掉,她一定要戒掉……

儷嬪死死地咬著自己的下唇,很快就嚐到了血腥味兒。

“啊……”她難受地叫出了聲。“好難受,好難受呀,我要,不,不能要……”

景玉抬起頭,看著難受得很的娘娘,真心希望娘娘能扛過去,把這藥癮給戒了。

若是一直戒不了,日後被彆人發現了,她這個做貼身宮女的也不會有好下場。

“藥,給我藥,給我藥……”儷嬪臉頰上的肉在抽搐,到底還是忍不住了,隻想要結束這萬蟻噬身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