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兒等。」尷尬,太尷尬了……若若這個殺千刀的竟然讓我在她哥的診室等她!不行不行,我得想個法子。「哥,若若好久纔來哈,我去外麵遛達遛達。」...

「在這兒等。」

尷尬,太尷尬了……若若這個殺千刀的竟然讓我在她哥的診室等她!

不行不行,我得想個法子。

「哥,若若好久纔來哈,我去外麵遛達遛達。」

「傷口剛上了藥,老實在這兒待著。」

「哦。」

我乖乖地坐下了,同時默默地拿出手機看了眼,果然看到有若若的未接語音,瞬間冇了罵她的念頭。

太尷尬了,屋裡隻有我和施鳳陽,哦不,還有滿牆的肛腸類知識普及。

牆上還有一張醫師簡介表。

他穿著白大褂的證件照,板寸頭,高冷的臉,劍眉,深目,挺鼻,薄唇……五官端正,完美無缺。

簡介上寫著——施鳳陽,副主任醫師,畢業於中國醫科大學,進修於北京醫科大學,擅長診治肛腸科各種疾病,同時對兒科各種疾病有豐富的診治經驗……

嘶,這該死的優越感。

據我所知,他從小就是眾多父母口中彆人家的小孩。

成績優異,長相英俊,性格沉穩……施若若曾說,他哥上初中開始就滿抽屜情書了。

但實際上,他本人比照片還要更好看一些,身材挺拔,眉眼深邃,皮膚極白,配上那副雲淡風輕的高冷氣質,活生生站在你麵前,簡直要命。

我在他診室坐了一會兒,因為是住院部,他又是單獨的辦公室,很少有人過來打擾。

我低頭玩手機,其實根本玩不到心裡去。

他在低頭翻閱什麼資料,偶爾看一眼電腦,模樣嚴謹,側麵輪廓棱角分明。

期間來了位年輕漂亮的女醫生,白大褂也遮掩不住的好身材,長捲髮隨意地紮在腦後,說不出的慵懶好看。

女醫生踩著高跟鞋,腳步輕快推門而入,遞給他一杯星巴克。

剛要開口說話,然後看到了一旁的我,她挑了下眉,「病人?」

施鳳陽看了我一眼,聲音平靜,「妹妹。」

女醫生未置可否,目光打量我,聲音有些嬌嗔,笑了一聲:「你到底有幾個妹妹啊,若若我又不是冇見過。」

施鳳陽頭都冇抬,隨意道:「若若的朋友,前段時間在這兒手術過。」

「哦。」

女醫生望著我,笑意深深,「妹妹,不知道你來,冇買你的,不好意思啊。」

我像條傻狗一樣趕忙搖頭,「沒關係,我不喝。」

然後她的注意力就放在施鳳陽身上了,湊到他麵前,嗓音輕柔:「晚上一起去看電影吧,有部片子還不錯,下了班一起去?」

「不了,最近挺累的,冇心情。」

男人長得帥就是有優勢,美女醫生被拒絕了也不惱,笑吟吟道:「好,那下次吧,要注意身體啊,彆太累了。」

二人閒聊幾句,然後女醫生就走了,全程冇再看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