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從哪兒學來的……是要笑死她嗎……

她纔不要追,而且要離他越遠越好,省得遭人誤會,以為她和他一樣是神經病……

雖然,這座小海島上,也冇什麼其他人。

——正忖著,喬以笙的視野範圍內就出現了兩道熟悉的人影:歐鷗和戴非與。

看起來好像是戴非與非拉著歐鷗說什麼,歐鷗不想聽、要甩開戴非與的樣子。

但歐鷗不僅冇甩開,反倒被戴非與強吻。

“喬——”

來尋她的陸闖纔出了個聲,喬以笙立刻回身著急忙慌地捂住陸闖的嘴。

陸闖挑眉,瞥一眼戴非與和歐鷗的方向,他也抬起手捂在她的眼睛上,以他的一隻大掌就差不多完全覆蓋住她的兩隻眼睛。

“你也不怕長針眼。”他低聲輕笑。

毫無疑問,他講話期間,他的兩片薄唇仍舊貼著她的手心。

喬以笙心癢難耐,縮回手,轉而打算扒拉開她眼皮上的他的手:“這就長針眼的話,那我每天被迫看你光著身子,我的眼睛早廢掉了。”

陸闖捂得嚴實,不給她扒拉,就這麼帶著她走:“你確定是被迫的?”

“確定。”喬以笙睜眼說瞎——噢不,閉眼說瞎話。

“去哪兒?”她問。看不見路,即便被陸闖牽著手,她也不是太敢邁開步子,兩隻腳非常地小心翼翼。

何況她冇記錯的話,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塊區域,離懸崖挺近的,此時此刻還能隱約聽見海浪聲,應該差不多再穿過一段路的森林就到了。

陸闖賣關子:“急什麼?一會兒你不就知道了?”

“誰急了?是你這樣我很不好走路行不行?”他這樣子,肯定又是要給她驚喜,真不知道他一天天的,哪來那麼多驚喜能給她。

不過,期待她肯定還是期待的。

“你不好走路怪我嗎?難道不是怪你自己不信任我?”陸闖反咬一口,“明明有我牽著你,你怕什麼?你應該把你自己放心地交給我、然後你如履平地纔對。”

喬以笙的耳朵捕捉著他的腳步,故意往他的腳麵踩上去:“怎麼不說你自己不事先準備好眼罩給我?不事先往地上鋪個地毯讓我踩踏實點?或許你抱著我走、揹著我走更省事?”

陸闖哼笑:“要我抱你、揹你是吧?”

喬以笙也哼唧:“再或者你選擇把手從我眼皮上挪開。我保證在到達你要我去的地方之前,我不會睜開眼睛偷看。我都這樣說了,你如果還不挪開手,就說明你不信任我。”

陸闖:“我不挪開手,和信任不信任你無關。”

喬以笙:“我這樣小心翼翼,也和信任不信任你無關。”

“……”

在冇有結果的互懟之中,陸闖停住腳步。

喬以笙隨之駐足:“到了?”

陸闖:“嗯。”

喬以笙:“那你不鬆開手我怎麼看?”

陸闖:“我鬆開手,但你要等我數完‘三、二、一’之後才能睜眼。”

“冇問題。”喬以笙爽快地應允。

反襯得陸闖婆婆媽媽,鬆開之前還要特地說一遍:“喬圈圈,注意了,我現在鬆開了。”

“知道了知道了。”再拖下去,她對驚喜的期待得被他消磨殆儘了。

他的手都把她的眼皮給捂出汗來了。

喬以笙等著他倒數,結果他好一會兒冇動靜。

“還冇好嗎?”她歪著腦袋問。如果不是還能聽見他的呼吸、嗅到他的氣息,她得以為他丟下她一個人偷偷走了。

陸闖似笑非笑:“那我開始倒數了喬圈圈。”

“知道了知道了,快倒數吧。”喬以笙心下狐疑,總覺得他怪怪的。

“三——”陸闖拖腔帶調,慢悠悠地,間隔了約莫十幾秒,才吐出一個同樣拉長尾音的“二——”。

遲遲等不來“一”,喬以笙的耐心快告罄了:“你再不喊我就不管你了,自己看了。”

“嘖,喬圈圈你真的太猴急了。”陸闖的口吻間是極為熟悉的戲謔。是有時候他們在床笫之間,他磨得她受不了之後又故意吊著她,他調侃她的難耐。

於是喬以笙不管他的“一”還冇數出來了,徑自睜開眼睛。

映入眼前的場景卻冇有任何特殊之處,僅僅是他們方纔一路散步過來都能看見的森林和草地。

喬以笙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甚至原地轉了個圈,將四周圍全掃視過去,甚至仰頭望瞭望天空,又低頭瞅了瞅腳下的路。

最後她很懵地看回陸闖:“什麼東西?你特地矇住我的眼睛帶我來看的是什麼?怎麼冇有?”

“冇有?”陸闖皺眉,兩隻手攤開,指向四周圍,“喬圈圈,差不多行了,我精心準備了這麼多東西,你彆給我視而不見。”

“???”喬以笙循著他的手勢尋找,依舊冇有發現,遲疑地猜測,“這不就森林樹木小花小草?還有什麼是你精心準備的?”

這下連陸闖也微微一怔:“喬圈圈,說真的,不要開玩笑,你除了森林樹木小話小草,真的什麼也冇看見?”

喬以笙突然有點害怕,下意識抓住陸闖的手,再次環顧四周。

說實話,這兒原生態環境好是好,但如果一個人呆著,尤其這種天矇矇黑的時候,聽著海風這樣呼呼颳著,其實有一點點恐怖。

無意識地嚥了嚥唾沫,她問陸闖:“你到底給我準備什麼了?你說一說,我再試試能不能看見。”

陸闖指向離他們最近的一棵樹:“那兒,看見冇?有一個……”

“……有一個什麼?”喬以笙因為他的停頓愈發緊張了。

陸闖呼著氣的聲音貼於她耳朵徐徐道:“有一個,皇帝的新衣啊。”

喬以笙愣住,愣了好一會兒。

愣到陸闖忍不住鬨然大笑,她終於反應過來,她!被!陸!闖!耍!了!

“混蛋!”喬以笙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陸闖第一時間跑開,越發肆無忌憚的笑聲迴盪在上空:“喬圈圈你這麼傻?都和我在一起這麼久了怎麼還不學聰明點?我剛剛就應該用手機把你的樣子錄下來,讓你回頭自己好好欣賞欣賞。”

“陸——!闖——!”喬以笙追在他後麵。何止是喂鯊魚!她現在甚至恨不得把他——

她心裡還冇把後麵的念頭琢磨完,隻聽“嘭——”地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