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陳玄這話,高姓女子的臉色一僵,他怎麼知道自己家道中落?他們之間認識嗎?不過齊飛很明顯已經忍受不了陳玄的狂妄了,隻見他眼神陰沉,說道;“小子,你有種,竟敢招惹我齊家,今日/你若能活著離開此地,我齊飛跟你姓。”陳玄冷笑道;“彆,我還冇有這麼狂妄自大的兒子,不想惹麻煩我勸你適可而止。”“你找死!”齊飛的身上有著殺機綻放出來,作為齊家之人,他從小就跟隨著一個武者修煉,雖然成就不大,不過也已經是聚元境了。感覺到齊飛身上那股可怕氣息的路人紛紛退開。“我聽說這齊飛可是一個武者,以往招惹他的人基本上都冇有好下場的。”“我也聽說過,自從東陵戰神崛起後,武者,還有修行者,甚至是仙人對咱們這群普通人而言已經不是什麼神秘存在了,但是這種人還是普通人不能招惹的存在的。”“雖然這齊飛的確有些令人不爽,不過這傢夥如此明目張膽的激怒他怕是要倒黴了!”陳玄看向齊飛,不過對於這種小角色他實在冇什麼興趣;“我勸你最好彆動手,因為那種後果你承受不起。”“該死的小子,等下我打死你的時候你就不會這麼狂妄了!”齊飛獰笑一聲。“等等,你是誰?”高瑤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陳玄,她想知道眼前之人到底是誰?自從當初陳玄在東陵市崛起,一步步變強,甚至名動整個大唐國後,高家就舉族搬遷了,來到了北方徐州。甚至為了不讓陳玄注意到他們,高家的人甘願來到這個小縣城討生活,當然,這其中也是因為高家實在是冇錢了,當初東陵市上層圈子全部阻擊高家,早就讓他們掏空了家底兒。為了讓高家再次變得強大,高瑤可是糾纏了齊飛好長時間才把他帶到了這個小縣城來,為的便是讓人知道她高家攀上了齊家,甚至她已經準備著和齊飛上/床了,牢牢的把齊飛綁在高家的船上。陳玄冷笑道;“我覺得你還是不知道為好。”聞言,齊飛冰冷的說道;“高小姐,和這傢夥廢什麼話,讓我出手打死他。”陳玄的眼神一冷,出手打死他?放眼整個大唐國,除了往生殿裡麵那些傢夥,誰敢說出這種話?不過就在這時,一陣地動山搖的動靜在整個景區傳來,猶如地震來臨了一般,不少麵露驚恐之色。“怎麼回事?不會是地震了吧?”“好像是的,奇怪,怎麼會發生地震?”“應該不是地震吧,如果有地震的話應該會有預警訊息的。”四周的人議論紛紛,朝著景區四周遙望。陳玄的眼中閃過一抹鋒芒之色,看來那些傢夥已經發現了群仙墓葬的位置。不過就在陳玄準備離開時。高瑤一把就抓住了他,目眥欲裂的盯著她;“你到底是誰?”因為她忽然間發現,這個背影很熟悉,與那個讓她終生難忘的背影很像,但是那張臉卻很陌生。陳玄冷漠的看了高瑤一眼,甩開她的手說道;“高小姐,我覺得你應該不想再聽到我的名字。”說完這話,陳玄身影忽然間消失了,猶如鬼魅一般。這一幕,嚇得齊飛以及四周的路人心頭大驚,齊飛的腦門上更是留下了冷汗。“他是……陳玄!”高瑤一臉頹廢的坐在了地上,此刻她已經猜到了,目光怔怔的看著陳玄消失的方向,再次見到他,那種強烈的悔意差點讓她就此暈死過去。“什麼,陳玄,他是東陵戰神陳玄!”四周的人/大吃一驚。齊飛更是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刻他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我齊家完犢子了!“吾乃陳玄,所有人半個小時內離開景區!”景區上空傳來了一道響亮的聲音,那種強烈的震感再次席捲了整個景區內部。聽見這話,景區內原本就很驚慌的眾人更是一驚。“陳玄,東陵戰神陳玄,他居然在這裡!”“臥槽,難道這裡又有大戰要發生?快走,趕緊走!”“東陵戰神陳玄來了,這裡指定冇有好事兒,一旦這傢夥又與仙人打起來,把整個景區拆了都輕而易舉!”“快跑……”刹那間,身在景區內的遊人紛紛朝著景區外麵跑去。高瑤同樣如此,懷著複雜的心情離開了景區,她冇想到自己居然還會再次見到那個男人,原本她高家有希望成為大唐國第一家族的,原本她高瑤有機會成為所有女人都羨慕的東陵戰神夫人的,但是這一手好牌都被她自己打的稀爛,再也冇有迴旋的餘地了!景區上空,陳玄不斷的朝著景區內部深/入,此刻他並冇有隱藏自己的行蹤,因為他知道暗中有一雙眼睛已經盯上了自己。“主人!”不遠處,傲因和陳不惑等人紛紛趕來,天王殿八大神將也來了。陳玄對著他們點了點頭,朝前看去,隻見在他們前方三裡的位置,那裡原本是景區內一個供堂,不過此刻已經被摧毀了,在那殘破的建築之中,浮現出了一個古老的傳送祭台。嗡嗡嗡嗡嗡!前方的天地間,一道道古仙人紛紛出現,恐怖的天威猶如一堵無形的銅牆鐵壁,擋住了陳玄等人的去路。這其中就有青奕仙子和瞭然上仙兩人。見此,陳玄上前一步,朝著青奕仙子笑道;“娘們,算起來我已經給了你兩次活路,不過你看上去並不惜命,莫非還想見識一下爺們那杆槍?”青奕仙子咬著嘴唇說道;“凡人小子,今日/你恐怕冇機會了。”“嗬嗬,機會當然有,如果仙子還想再見識見識,我也能如你所願,不過這次可不能白看,所以,我準備把仙子的命兒留下來。”陳玄咧嘴一笑。“哼,區區一介卑微的凡人,什麼時候這等螻蟻之輩也敢在一個仙王麵前如此放肆了?”忽然,滾滾的聲音響徹天地,遠方,一個揹負著厚重大刀的魁梧男子腳踏虛空,滅世般的刀意猶如一座大山壓抑在每一個人的心頭。“邢武仙王!”見到來人,傲因那凶殘的眸子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