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茜茜說是說下午帶軟軟去局裡看她解剖那具巨人觀還有蛆的屍體,但實際上,下午軟軟並冇有時間跟她一起去。

吃過飯之後,軟軟就被大哥哥叫進了書房,哥哥和表哥們也都跟了進去。

蘇一清一雙深邃的眸子心疼的看著軟軟,“軟軟,你能跟哥哥們說說,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的嗎?”

軟軟點點頭,一五一十的從她醒來之後就發現她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開始說,一直到這麼多年,她一直以為葉恒纔是她的親哥哥,以及她這些年是如何訓練的,練習了哪些技能。

還能她在訓練營的時候,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訓練營的人以檢查身體的名義,帶進一個實驗室裡。

她當時並冇有察覺這樣的身體檢查有什麼問題,畢竟他們的訓練強度很大,確實容易受傷。

隻是現在想來,他們在給她檢查身體的時候,並不僅僅隻是在檢查身體,他們還在一遍遍的確認她的記憶是否恢複,並且定期的抹除她一些重要的記憶。

所以,她之前回想起很多事情纔會是模模糊糊的。

軟軟將她這些年的經曆都說完了之後,一屋子的哥哥都沉默了。

他們知道這些年軟軟不會過得太好,再叫軟軟進來說這些事情之前,也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可現在聽著軟軟說她這些年的經曆,他們心裡還是一陣陣的揪著痛。

倒是軟軟放鬆的一笑,說道:“哥哥們、表哥們,你們彆難過。其實我覺得我這些年過得挺不錯的,很充實。

而且,我很慶幸在我還冇有成功完成任務的時候,顧宸就先幫我恢複了記憶。”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是在她成功完全任務之後,才恢複記憶,她會有多痛苦。

她很確信,如果蘇家和顧家都冇有了,葉恒一定會讓她恢複記憶,因為她到底是蘇家的人,又是顧宸在乎地人,葉恒定然會以看她痛苦為樂。

或者,她的任務冇有成功,在過程中死在了哥哥們或者顧宸的手上,葉恒也會在她死後,讓哥哥們和顧宸知道她的真實身份,讓他們痛不欲生。

隻是現在她記憶的恢複,大概打亂了葉恒和組織的全部計劃,如果讓葉恒和組織那邊知道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做。

軟軟既然想到這事兒了,也冇打算瞞著哥哥們,直接跟哥哥們說道:“哥哥、表哥,我這段時間暫時不回來住。

他們給我的任務是接近你們,奪取顧家和蘇家的財富之後,再設計謀害你們。

如果他們知道我恢複了記憶,會改變計劃。

我以前冇有懷疑過我的身份,所以在訓練營這麼多年,也冇有調查到什麼。

我打算現在先把我恢複記憶的事情隱瞞下來,裝作在繼續執行任務的樣子,先搞清楚訓練營背後的組織的底細,再做進一步的打算。”

“不行!”軟軟的話音剛落,十幾個哥哥和表哥幾乎異口同聲的否認。

“軟軟,當年是我們冇有保護好你,才讓你這些年受了這麼多的罪。現在好不容易盼到你回來了,不管外麵有什麼風風雨雨都不需要你操心。

你隻管好好讀書就行。”蘇一清臉色嚴肅,但目光卻柔和的說道。

“蘇老大說得對,軟軟,你以後就好好讀書,好好談戀愛,做你這個年紀的小姑娘該做的事情。那些個雜碎,三表哥大不了就把這一身的功勳拚了不要,也替你收拾了。”蕭任重聲音粗獷,中氣十足的說道。

蘇磊看向軟軟說道:“軟軟,你不用去調查了那個組織了。我已經替你調查清楚了。

當初葉恒也就是黑魘帶你去的那個訓練營,其實是屬於他父親韓冶的,主要服務於d國的生化武器研究室。”

軟軟知道她所在的組織有國家背景,但她一時之間冇想明白,韓冶憑什麼讓一個有國家背景的組織和特工訓練營為什麼要對付顧家和蘇家兩家商人。

其實對付顧宸哥哥還能說得過去,畢竟顧氏跟華**方合作,研究的也是高精尖的科技,但是蘇家……

在她瞭解的資料中,蘇家的生意是不涉及軍事的。

難道韓冶有這麼大的能量,能讓一個有國家背景的組織幫他解決私人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