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給我做什麼好吃的?”

寧初夏走進來,隨口一問。

傅墨霆撩起袖口,露出他半截緊實有力的手臂,就那樣叉腰看著寧初夏。

“你想吃什麼?”

寧初夏問戰墨爵,“都這個點了,你們不會一直在等我,什麼都冇吃?”

傅墨霆實話實說,“怎麼可能?玩味餓肚子沒關係,可不能餓著孩子們。

早上你大家離開前,你姐給我們做了吃的。”

聞言,寧初夏無力的歎息了一句,“你應該讓我姐給我留點,那樣就不用你現在麻煩的給我做了。”

傅墨霆說,“那怎麼行,剩的冇營養,你現在是關鍵期,可不能在吃的上糊弄自己。

我可不想虧待我的寶貝女兒,更是不想虧待你。”

說著,傅墨霆走過來,就從後麵摟住寧初夏,手本能的傅墨霆她腹部的隆起,感受著孩子的存在。

寧初夏將自己的手,放在傅墨霆的手上,跟他一起感受著腹中孩子的存在。

“其實我冇有那麼嬌氣。”

寧初夏說,“而且,我相信,我們的寶寶也不會那麼嬌氣。”

想到六年前懷孕時候的狀況,她對傅墨霆說,“六年前,我懷他們三個的時候,孕吐的特彆厲害。

幾乎前五個月吃什麼吐什麼,他們還不是好好的,生出來的時候,個個都健康。”

傅墨霆錯過了三個孩子的出生,本來就很遺憾,聽到寧初夏的話,他心裡更加酸澀。

“我知道,讓你受委屈了,都是我不好,不過你放心,這一胎,我一定會好好陪著你。”

寧初夏說,“他們是我的孩子,作為母親,我必須要為他們付出。”

“作為父親,我當然也要義不容辭的參與。”

寧初夏讚同傅墨霆的話,“好。”

“那就乖乖聽話,去外麵客廳等著,我現在就給你做吃的。”

寧初夏轉身看著傅墨霆,“今天就讓我站在這裡吧,我想看看,堂堂傅爺會不會?”

傅墨霆寵溺的捏了捏江楚楚的臉,“你想監視我?”

寧初夏笑的眉眼彎彎,“你說監視就是監視。”

“好,那你就遠遠站著。”

“冇問題。”

很快傅墨霆就開始行動,他從冰箱拿出恩賜和露娜提前備好的小米。

抓了幾把出來到瓷碗裡,用清水洗乾淨,然後,找出煲粥的鍋,接了水,就要將洗好的小米給倒進去。

寧初夏及時阻止,“現在不能倒,想要小米粥好喝,必須等水開了後,開水鍋裡下小米,那樣的粥營養又美味。”

傅墨霆也是跟卡米雪取了經,纔會照本宣書來操作,麵對寧初夏的話,他停了下來。

“真的?”

寧初夏點點頭,“相信我。”

“好。”

隨後,傅墨霆又拿出蒸鍋,接水燒水後,就從冰箱裡拿出紫薯、貝貝南瓜、胡蘿蔔和玉米。

寧初夏看著麵前一堆食材,問傅墨霆,“你不會要把這些都煮了吧?”

“對啊。”

寧初夏說,“我吃不完,就算我肚子裡還有一個也吃不完,完全就是浪費。”

“彆擔心,我和孩子幫你一起吃。”

大姨子卡米雪說了,懷孕的人,一向胃口大開,傅墨霆隻想多做一點,讓寧初夏多吃一點,不想讓她委屈自己,委屈到他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