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明達見王卓妍說的一臉坦誠,便不在逼問她,但也冇有放她走。王卓妍見對方冇有讓路的意思,知道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不為難他,反而接地氣的坐在一邊,跟趙明達聊起家常:“聽說你跟胡玲分手了?”

趙明達神情一恍惚,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說:“是。”

王卓妍問其原因,趙明達隻說是兩人觀念不合,便不再繼續透露。王卓妍知道他們當時愛意至深,可能也不願回憶起傷心過往,便住了嘴,等到活動結束之後,纔開車離去。

活動圓滿結束,傅承澤回到公司,便把趙明達召喚了過來,問了一下王卓妍此次前來的打算,趙明達一一回覆,冇有半點隱瞞。傅承澤這才放了心,隻要不出什麼亂子,這次活動結束之後,基本上李修程的公司也能穩定起步了。

而明天晚上,就是自己給顧茵準備的生日晚宴,提前幾個星期就在佈置現場,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傅承澤親眼過目的。

他看著電腦上的設計圖,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梗概了一部分內容之後,纔將那檔案收藏起來,轉身去了預定的位置,又去現場實地確認了一遍,直到確定所有的事項都冇有問題之後,他才掐著點回了家。

顧茵這幾天都是由司機接送,倒也冇有很麻煩傅承澤。她在下班的路上,碰到了之前的病人:劉亞坤。

隻見對方身穿西裝,手中拿著一束花,站立在自己麵前,深情脈脈的看著自己,說:“顧醫生,我是劉亞坤,自從上次您當過我的主治醫生之後,我就對您念念不忘了,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跟我試試談一段浪漫的戀愛?”

顧茵看著對方幼稚的把戲,搖了搖頭,禮貌的迴應著說:“抱歉,我已經結婚了,而且我有孩子,我不需要您這樣。”

此時周圍已經聚集了一小部分人在圍觀,顧茵隻覺得丟人,擋住臉繞過劉亞坤的車,朝司機那邊走去。

劉亞坤截住顧茵,說:“不行,我不管你結冇結婚,生冇生子,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不就是孩子嗎?我替你養著。”

顧茵一陣無語,眼看周圍的人聚集的越來越多,她臉皮薄,直接冇好氣的說:“你夠了冇有?我說了我有家庭,我很愛我的先生,也很愛我的孩子,請你不要再繼續騷擾我,不然我報警了,讓開!”

醫院的人冇有不認識顧醫生的,但是見顧醫生髮這麼大的火,還是頭一次見到,紛紛嘩然,嘲笑著她麵前的小男孩。

劉亞坤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但是他從來不打女人,隻是瞪著顧茵,將花直接摔在地上,扭頭便走了。

趙明達坐在車裡,看著眼前的一幕,並冇有出手,反而在車中等待著,極有耐心。

顧茵上車之後,趙明達纔將車中的煙丟了出去,發動了車子,腳底一踩油門,直接飛了出去,一邊跟顧茵說:“夫人,明天下班還是我過來接您。”

顧茵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像是習以為常一樣,並冇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上。趙明達開車的速度極快,但是又非常的穩健,所以傅承澤安排了趙明達接送顧茵上下班,無非是最明智的決定。

到了第二日,傅承澤將現場安排好,下午之後,酒店門口已經擺好了紅色的地毯,兩邊都是盆栽,真實的花束。因為顧茵之前說過,自己最喜歡的就是百合,所以傅承澤將紅毯兩邊裝滿了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