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茵對上傅承澤深情款款的眼神,一邊靠近他小聲的問著:“這是要乾什麼呀?”

傅承澤牽其顧茵的手,也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小聲的對顧茵說:“今天,你不是生日嗎?”

顧茵這纔回想起來,今天確實是自己的生辰,但是往年都冇怎麼過過生日,導致她老是忘掉,但是今天不一樣。

顧茵看著頭頂牌上閃爍著的字樣:“祝顧茵生日快樂。”

雖然有點土,但顧茵心中已經感動的無以複加。好像從今以後,都會一直有人給她過生日,將她記在心中一般。

她眼中啄著淚水,朝傅承澤又走進了一步,咬著嘴唇說:“謝謝你,老公。”

傅承澤聽著這一聲甜甜的老公,頓時心都化了,他的心彷彿飄飄然起來,像是懸浮在空氣之中,有點不真實。

他瞬間回過神來,拉起顧茵的手,朝酒店裡麵一步一步走去。隻見裡麵已經被裝飾成一個藍色的海洋,因為之前顧茵曾經跟自己提到過,先要去海底世界玩,但是一直到現在,都冇有時間過去。雖然現在冇有時間,但是卻有足夠的經曆。

她跟著傅承澤來到裡麵,整個房間都被藍色所包裹,讓人彷彿置身於海洋之中,感受著大海的遼闊。

傅承澤帶著顧茵來到展示台上,台下不知道何時,竟然冒出一群人來,紛紛給顧茵送這祝福:祝傅太太身體健康,萬事如實,生日快樂!

大家齊刷刷的喊著口號,顧茵從台上看著他們,心中無限感慨。楚楚雖然熱被擠在角落裡麵,但是還是投來了萬分的祝福,在人群之中喊得格外賣力,雙手努力的揮舞著胳膊,像是給顧茵加油打氣,她的動作實在是太過誇張,顧茵想不注意到都不行,人群之中第一眼就發現了她。

顧茵心中這麼想著,傅承澤已經拿了話筒,緩緩對著自己開口:“小茵,我們認識也有幾年的年歲,但是我生活的二十多年裡麵,從來冇有過像你這樣通透,聰慧的女人。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在這裡為你舉辦了一場生日宴會,冇有提前通知你是因為想給你一個驚喜。好了,廢話不多說,小茵,祝你生日快樂。”

顧茵聽著這幾句簡單的話,在眼底之中打轉了無數遍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啪嗒啪嗒”的順著臉頰,掉落在禮服上,她掃了一眼看著這邊的眾人,朝著傅承澤點了點頭,哽咽的說:“好......今天是我這輩子過生日,最開心的一天,謝謝你,老公。”

傅承澤看著她姣好的容顏,長長的睫毛上麵還掛著淚珠,濕漉漉的,他抬手將顧茵臉上的淚水擦拭掉,緊接著在一片歡呼聲中,低頭吻住了顧茵柔軟的嘴巴。

他明明已經吻過無數次,但每一次顧茵給他的感覺都不一樣,讓他沉淪其中不能自拔。

人們歡聚一堂,吃喝玩樂,好不快活。顧茵和傅承澤手牽手,坐在台中的兩座位上,二人相視一笑。

幾個月之後,顧茵已經休請了產假,在家休息。李修程的公司終於完全複活,在慶典當天,正在後台吃著東西的顧茵突然感覺腹中疼痛難忍,還在現場的傅承澤立馬開車帶著她去了醫院。

等韓楚楚幾個人趕到的時候,顧茵和寶寶已經從病防之中被推了出來。傅承澤急忙跑上前去,著急的問:“醫生,我老婆孩子怎麼樣?”

醫生摘下口罩,說:“可以,母子平安,都很健康。”

傅承澤這才鬆了一口氣,看著病床上一頭汗的顧茵,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像是永遠不會分開的兩個人,拷上了永恒的愛情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