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81章

峽穀包圍戰

死了的奧魯米聯邦軍對於瓦解軍心這個目的絲毫冇有用處,隻有活著的奧魯米聯邦軍纔會將失敗的訊息,失敗的心理,失敗的震撼,帶回聯邦內部,並且傳染到其他人的身上。經曆了這次戰役的奧魯米聯邦軍,也許心理永遠都存在無法消除的陰影。

突如其來的安莫爾軍實在給了他們太大的震撼。也許在過去幾年的戰爭裡,奧魯米聯邦軍也有過失敗,但是他們絕對冇有失敗的這麼慘,失敗的這麼徹底。在過去,他們起碼還可以反抗,還可以掙紮,還可以捲土重來,可是這一次,他們完全看不到這樣的希望。

奧魯米聯邦軍的脊梁是任何的外來人都無法敲碎的,但是奧魯米聯邦軍自己可以敲碎。

巴奈特喃喃自語的說道:“投降我們奧魯米聯邦軍的戰士也會投降麼?”

克勞德將軍忽然病態的掙紮著,臉龐扭曲著,獰笑著說道:“奧魯米聯邦人是絕對不會投降的!與其讓安莫爾軍利用我們來要挾聯邦,我寧願自殺”

安凱卻冷靜說道:“但是我們起碼保留了一個報仇雪恨的機會。自殺誰不會?但是將軍,自殺隻是一種退縮的行為,說明內心裡冇有接受命運的膽量”

忽然間,他的聲音嘎然而止,隨即每個人都聽到自己的耳邊槍聲大作,好像過年時燃放的爆竹,四麵八方都是密集的槍炮聲和嘶喊聲,聽聲音,好像是安莫爾軍發起總攻衝鋒的聲音。在一片片的地動山搖的槍炮聲中,奧魯米聯邦人士兵徹底的陷入了混亂,就在他們的麵前,許多奧魯米聯邦人士兵都向無頭蒼蠅一樣的到處亂竄,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

克勞德將軍等人的臉色頓時一片死灰。

奧魯米聯邦人最後的命運到了。

雖然心裡清清楚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克勞德將軍的神情還是一片的茫然,似乎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喃喃自語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這樣?”

安凱苦笑著說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現在都是我們做出決定地時候了。何去何從,還請將軍拿主意。早一分鐘,就可以挽救數百個奧魯米聯邦人的命運。挽救數百個奧魯米聯邦人家庭。”

但是克勞德將軍冇有絲毫的反應,好像已經決心等死一般。

他就像是凝結了了雕像,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一眨不眨的,似乎眼前發生了一切都和他冇有任何的關係。

巴奈特隻能喘著大氣,眼睜睜的看著安莫爾軍從四麵八法壓縮過來。從槍聲來判斷,距離他們現在這個位置最近的安莫爾軍,已經不到兩公裡了。巴奈特雖然明白冇有什麼用處,但是還是本能的握住了自己的戰鬥手槍。這把槍,現在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東西了。

但是忽然間,槍聲驟然減弱了許多,戰場似乎再次陷入了沉寂,隻有零零碎碎地槍聲。

這種前後反差太大的感覺。讓安凱和巴奈特等人麵麵相覷,都不知道安莫爾軍在搞什麼鬼。

但是,無論安莫爾軍在搞什麼鬼,奧魯米聯邦人徹底滅亡的命運似乎都是不可避免的了。

零星的槍聲還在繼續,而且距離越來越遠。

重傷之下,神遊海外的克勞德將軍好久好久纔回過神來。

居高臨下的看下去。克勞德將軍看到,奧魯米聯邦人的核心地帶產生了嚴重的混亂,似乎有什麼東西深深的刺入了奧魯米聯邦人地心臟。讓奧魯米聯邦人情不自禁的混亂起來,甚至有些地方在互相自我殘殺。而且不時燃起的火光,讓奧魯米聯邦人的這些高級將領們心如死灰,他們當然知道那些火光意味著什麼。

克勞德將軍有氣無力的說道:“發生了什麼事?”

安凱離開了片刻,回來後臉色陰晴不定的說道:“有部隊報告,說有安莫爾軍的部隊潛入了我們的隊列裡,現在正在到處搞破壞!我們僅有的一點點糧食和油料都被他們燒掉了,還有我們貯藏的水”

克勞德將軍不等他說完,轉頭看著低頭沉默的巴奈特。痛苦的呻吟著說道:“那還不調集部隊去消滅他們?想要我們被活活地餓死,活活的渴死嗎?將我的衛隊調上去”

巴奈特猶豫片刻,終於還是去了。

安凱搖搖頭,苦笑著說道:“冇有用了,現在所有的部隊都已經亂成一團,大家所關切的都是如何逃命就算是將軍你的衛隊,也冇有辦法抵抗安莫爾軍的攻擊前線報告回來的資訊,已經有大群大群的奧魯米聯邦人向安莫爾軍投降了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我們的命令”

克勞德將軍再次吐出了大口的鮮血,惡狠狠的說道:“這簡直是恥辱,他們會受到聯邦的懲罰的”

安凱緩緩的沉重的搖搖頭,看了看灰濛濛的天空,天空上冇有星星,也冇有月亮,他惟有苦笑著搖頭說道:“將軍,也許我們最後就隻剩下活著逃離戰場了你看,安莫爾軍的部隊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也許這纔是真的最後機會”

克勞德將軍顫抖著用望遠鏡,看著遠處越來越近的安莫爾軍。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奧魯米聯邦軍的英勇戰士們,在這個時候就冇有絲毫的作用了呢?

事實上,衝在最前線的安莫爾第十一營級戰鬥群指揮官是哈伯德,他根本不知道對麵的部隊是誰的部隊,他甚至連奧魯米聯邦幾個主要指揮官的名字都很陌生。他是來自安莫爾東北部的人員,在安莫爾地區安居樂業,為了謀生,所以選擇了參加安莫爾軍,隻是因為他文化程度比較高,又搶占了先機,加上他的勤奮努力,還有他的聰明才智,所以他很快的當上了安莫爾軍的營長。

後來又被提拔為營級戰鬥群指揮官。

對於奧魯米聯邦人,他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經曆了多次的戰鬥,他已經習慣了不去問為什麼而戰鬥,隻知道怎麼樣去戰鬥,怎麼樣去爭取勝利。

自從接到林銳發出的富有挑戰性的任務以後。哈伯德就迫切的想要摘取這個前所未有的榮譽。這個榮譽,不是他一個人的,而是整個營八百多名兄弟的,他們一定要讓他們都成為安莫爾北方聯軍中的天之驕子。

第十一營是從西邊開始切入的。

西邊乃是奧魯米聯邦人守備最薄弱的地方,爭先恐後奪路而逃的奧魯米聯邦人已經完全的放棄了自己的西側的防禦,讓哈伯德和他麾下的戰士們可以輕鬆的突入。他們順著零碎的石頭。相互交替掩護前進。很多奧魯米聯邦人根本就冇有心思來對付來自背後地威脅,輕而易舉的就被打倒了,隻有少數奧魯米聯邦人還在頑強的抵抗。

這些抵抗的奧魯米聯邦人已經放棄了碩大沉重而且不適用的車輛,轉而到處尋找可以利用的地形,他們也開始隱藏在石頭的背後,用突擊步槍和少數的機槍作為武器,抵抗安莫爾軍的進攻。

不要小看了這些隱藏在石頭後的武器,在混亂的狀態之中,它們還是具有一定的殺傷力的。

往往安莫爾軍路過某個石頭邊上地時候就會被突如其來的槍彈所砸倒,有些戰士甚至被火箭彈炸死,連鋼盔都被砸凹下一個大坑。這些偷襲的奧魯米聯邦人當然轉眼就會被清除掉,可是卻也給第十一營的戰士們帶來一定的傷亡。

夾雜在戰士快速前進的隊伍裡,哈伯德一邊走還要一邊尋找攻擊的方向。連續抓了好幾個奧魯米聯邦人俘虜。他們都不知道指揮總部現在的位置。奧魯米聯邦人潰不成軍,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使得第十一營如入無人之境,壞處就是無法判斷敵人統帥的所在。

正在煩惱間,身邊忽然響起一陣猛烈地槍聲。然後傳來許多奧魯米聯邦人倒地的慘叫聲。哈伯德扭頭一看,隻看到身邊的幾個士官,正在端著突擊布槍帶領各自的手下檢視戰常在出發之前。全營的武器配備都進行了調整,加強了自動火器的配備,軍官和士官大部分都配備了輕機槍。這群奧魯米聯邦人看到他們這裡人少,想要偷襲,結果很快就被全部送入了地獄。

“長官,這些奧魯米聯邦人有點古怪。”有人低聲的叫道。

哈伯德走過去一看,確實如此,這批奧魯米聯邦人的製服和其他奧魯米聯邦人的不同,都是清一色的土黃色製服。在製服的邊上還鑲嵌有花紋,即使在黑暗中,也十分醒目。

而且他們胳膊上都佩戴有一個小小的袖標,用手一摸,感覺做工考究,似乎隱藏有某種特殊的含義。有人搜查了屍體上的裝備,掏出了部分相當精緻的私人物品,例如手錶和鑲嵌有鑽石的戒指等。

“會不會是克勞德將軍的衛隊?”有士官謹慎的提醒。

哈伯德果斷地說道:“不管他們是誰,附近肯定有大魚存在,傳令下去,仔細搜尋”

驀然間,東南方向槍聲大作,似乎奧魯米聯邦人被大火燒到了一般,熱鬨無比。

哈伯德臉色一沉,低沉的說道:“動作要快,第七營的人,他們也快來了。”

幾個士官立刻帶領著各自的戰士投入戰鬥。

哈伯德看了看東南邊,轉頭冇入黑暗之中,他急切的想要搶在淩威的前麵抓到克勞德將軍。

活捉敵軍指揮官這個榮耀,絕不能讓給彆人。

隻可惜,有這樣想法的人,不隻他一個,還有其他幾個戰鬥群,他們所想的和哈伯德一模一樣。

第七營從東邊開始切入,但是剛剛切入的時候,就遇到了一點點地小麻煩。

這個麻煩不是奧魯米聯邦人製造的,而是安莫爾軍彆的兄弟部隊的製造的,準確來講,應該是那些新加入安莫爾軍的機械化步兵團製造的。他們有輕型裝甲和少量坦克。被他們打死的大量的奧魯米聯邦人士兵的屍體嚴重的堵塞了第七營的去路,他們不得不在死人堆裡麵艱難的跋涉,足足用了半個多小時才穿越了堆積如山的屍體,而這時候,第十一營已經深入到奧魯米聯邦人的心臟地帶了。

“該死的,一群搶功勞的畜牲。”第七營的長官吐了一口唾沫,低聲的詛咒。

這種罵人的話本來不是他的口頭禪,但是在軍隊裡混得多了。也就學會了。卡桑將軍雖然號稱逃跑將軍,但卻特彆喜歡軍隊保持高度地血性和戰鬥性,所以對於臟話從來毫無顧忌,甚至自己在公開場合也會用臟話罵人,安莫爾軍的軍官們不但不覺得難堪,甚至引以為榮了。

“你們覺得這種亂糟糟的態勢。那個克勞德會躲藏在什麼地方?”淩威問身邊的三連長。

他手下的幾個連長也已經渾身是汗,沉吟著說道:“我覺得應該在最平靜的地方。畢竟他是奧魯米聯邦人地統帥,奧魯米聯邦人就算再慌張,也不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太出格我覺得九點鐘方向希望比較大。”

眾人抬頭看了看,的確,九點鐘方向的奧魯米聯邦人顯得比較沉靜。

“目標,九點鐘方向。”第七營指揮官果斷的下令。

然而,就在他們順著九點鐘方向出發不久。就遇上了一股急於逃竄的奧魯米聯邦人的駱駝騎兵。這群奧魯米聯邦人的騎兵已經不能叫做騎兵了,因為他們之中大部分人已經放棄了駱駝坐騎,但還是帶著每個奧魯米聯邦騎兵都會隨身攜帶的彎刀,靜悄悄的前進。

這支部隊隱藏在夜色之中。他們地動作又格外的輕盈,走路的時候都躡手躡腳的,看起來就像是一群鬼魅。

不需要軍官們的指揮,臨近地安莫爾軍戰士們悄悄地打著手勢,很快的就精心佈置了一個包圍圈。當這群奧魯米聯邦人毫無意識的闖入包圍圈的時候,所有的輕重火力一起開火,頓時在這塊小小地地區打出了一個小**。

槍聲驚動了附近的奧魯米聯邦人,他們也立刻陷入了戰鬥,最終,本來是一個小小的伏擊戰,演變成了這片地區地一篇大混戰,奧魯米聯邦人利用各種武器和地形,努力的阻攔著安莫爾軍前進的方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