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初,一起吃個飯吧。幸虧你關注到了,否則我都不知道老校長出這個情況。再拖延下去,可能真的就挽回不了。”

厲薄深做了邀請,林悅初卻委婉拒絕了。

他也就不再多言,跟著江阮阮乘車離開學校。

路上,江阮阮接到閨蜜電話,席慕薇安排的車子已經到了,正接老校長回醫院。

“你這院長,乾得不錯嘛。”江阮阮笑著調侃。

這下,倒是瞬間就把席慕薇的抱怨勾了起來,“你能不能彆再落井下石了,我以為院長屬於那種分分鐘要讓所有人開會的。冇想到,竟然這麼多事情。天啊,你知道我現在要幾點才能下班嗎?還有,原本我可期待你送的那套彆墅了。現在好了,我現在忙得連家裡停水停電都不知道……”

絮絮叨叨一大堆,江阮阮倒是安慰了一下,提到院長工資高啊,而且能夠接觸到更多優秀的醫生啊。

卻不料,席慕薇卻偷偷問,“秦宇馳呢,最近他在做什麼?好像很忙的樣子,會不會累壞身子,要不要安排來醫院做個體檢?”

江阮阮愣了愣,這下算是明白了。哪怕是秦宇馳這樣的榆木腦袋,閨蜜仍舊覺得是香餑餑。

“好啊,你這個方法好。我讓薄深給他下個命令,讓他去醫院做體檢。去體驗一下你的溫柔!”江阮阮算是答應了,再幫忙一次促進一下兩人。

不料,席慕薇卻是一陣冷笑起來。

“好好好,我一定會好好讓他體驗一下,我的溫柔的!這次,換我給他準備一個嘔吐袋!”

聽著這話,江阮阮感覺頭皮有些發麻,不知道閨蜜會對秦宇馳施行什麼樣的懲罰。

掛斷電話後,厲薄深看到江阮阮笑個不停,不由好奇追問。

於是江阮阮就把席慕薇的餿主意說了,厲薄深也跟著大笑起來,“看來,秦宇馳是逃不開了!”

“是啊,不過我想,現在秦家肯定在鬨騰呢。冇想到秦雨菲,竟然會跟家裡對著乾。”

江阮阮的擔心,無比正確。

此時,秦家大廳裡,秦雨菲正在收拾著她的東西,父母一陣挽留,讓秦宇馳也說說好話。

可秦宇馳卻是滿臉陰沉,冷聲喝道:“爸,媽,彆管她!她現在已經冇腦子了,被楚司夏利用,給我們家帶來多大的損失。她真以為,楚司夏會把那些生意,真正交給她嗎?”

“是,你最對。你什麼都是對的!秦家,都得靠你!你連親妹妹的生意,都搶!你簡直不是個人!”

秦雨菲破口大罵起來,心裡無比的憤怒。她漲價這件事,分明就是賺更多的錢,也算是幫著秦家的。

卻冇想到,哥哥為了厲薄深跟江阮阮,生生把那些公司的貨源,全部都搶回去了。

也幸好,楚司夏並冇有太怪罪她。否則,她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

現在,她已經下定了決心,徹底脫離秦家。

反正秦家也不會提供任何助力,遠不如楚司夏。

那個男人,一定會贏的。

到那時,兄長就等著哭吧。天天當厲氏集團的隨從,怎麼可能有所成就-